@ 2014.06.29 , 12:54

为什么我们会失去孩童时期的记忆

#感谢積彧成疾来稿

为什么我们失去了自己作为婴儿时的记忆?为什么连一个当时三岁的孩子都能铭记在心的事,在若干年后的今天,我们再也无法准确回忆起来?

很久以来,诸如此类的疑问一直困扰着人们,这就是“婴儿期失忆(Infantile Amnesia)”。而最近《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也许能够解释这种奇特的记忆现象。

这篇旨在研究啮齿动物的论文提出了一个假说,它认为婴孩时期的年轻大脑中会不断地形成全新的细胞,这扰乱了大脑中储存记忆的区域的正常运作。

大脑构造新生细胞这一机理贯穿了哺乳动物的一生,这一过程被称为“神经生成(Neurogenesis)”。而包括人类在内的一些物种在婴孩时期,神经元的生成速度非常快。这一现象在脑部海马体(Hippocampus)中尤为明显。而海马体正是负责大脑的学习和记忆工作的区域。

很多时候,神经生成的发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学习并提升记忆力。但这篇论文指出,在当大脑中神经生成的速率过高时,它的利即转化为弊——以极快的速度产生新生神经元的后果就是“排挤”掉存储着记忆的旧的神经元,最终增加了失去这些记忆的频率,也致使了婴儿期失忆的发生。

[-]
在大脑的海马体中的新生神经元 (白色部分)。 Jason Snyder

科学家们是这样验证这一发现的:首先,他们给不同的动物灌输记忆,这种记忆将某一地点与一次轻微电击关联在一起。随后他们调整了对象的神经生成速率,并观察和记录下这一调整对对象记忆力的影响。

实验人员连续数周给成年小鼠使用转轮或药物,这一行为可以促进神经生成的发生。该条件下的小鼠记忆力明显衰退。而相比之下被延缓神经生成现象发生的小鼠能更好地保存被预先灌输的关联记忆。这一实验同时也向实验人员提供了能够有效控制并防止婴儿期失忆发生的方法。

实验人员同时也对另外两种啮齿动物进行了测试对比:豚鼠,和一种被称为“八齿鼠(Degu)”的智利动物。这两个物种都比成年小鼠更加成熟,且成年豚鼠和八齿鼠神经发生的频率较低。事实证明,它们通常都不会经历婴儿期失忆。但当实验人员强制增加神经发生的频率后,他们同样无法保持记忆。

婴儿期失忆其实也不是一件坏事

多年来,心理文学文坛之上涌现了许多种关于婴儿期失忆的猜想假设,例如将其归结为对于语言技能和情感发展的缺乏。(弗洛伊德曾认为,婴儿期失忆的发生是大脑为了帮助镇压关于童年创伤的记忆,但这种说法如今并非主流。)

哥伦比亚大学细胞生成研究者 Mazen Kheirbek 说“这个新假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解释和机理。”。但是 Kheirbek 指出,婴儿期失忆不一定在于新生神经元本身,而可能是新神经元带来的学习机制阻碍了旧了记忆。“或许遗忘是为了帮助我们去学习新的东西”。他这么说道。“这么看来,这里得有一个折衷,即是保留旧记忆的代价是放弃新记忆。”

记忆的缺失,无论是对于稚童还是成年人都不一定是个坏的事情。“对于记忆来说,遗忘算得上是件重要的事,”Paul Frankland 说。他是多伦多医院的神经生物学家,同时也是这项研究的领导者。“只有摆脱大脑中堆积的垃圾,才能记住重要的画面和事件。”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全部实验都是对啮齿动物进行的,所以严格地说,上述论述和假说也是建立在啮齿动物的基础之上的。但鉴于人与啮齿动物的哺乳动物大脑相似性,该现象和假说同样适用于人类。

本文译自 vox,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