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25 , 19:20

打电话还是手机的一项基本功能吗?

[-]
上周当亚马逊的CEO Jeff Bezos 在西雅图公布自家新手机 Amazon Fire的时候,他花了一个半小时不停的絮叨这款手机有多虎:无限的照片存储空间,全天候视频服务,高清摄像头,一个类似于3D效果的“动态景观”屏幕,一个物体识别购物按键,还有一打的可选铃声。

但有一个特性Bezos并没有提及,那就是:这手机,它能打电话吗?

几年之前,Bezos忽视的这个特性还是人们关心的一个重点(还记得当年大河湖畔旁的iphone 4s信号门吗)。但近来,手机也就是名字上可以这么叫叫了。对大多数人来说,屏幕上那个绿色的按钮正变成像秒表一样无关紧要的功能,而对其他人来说,它已经完全是多余的了。

“我已经好久没有用手机打过电话了”Bezos在发布会过后告诉时代杂志,“但我知道人们还是会用手机打电话的。”

但其实并不多,语音呼叫的使用量自从苹果发布iphone的那一年(2007年)起已经开始下滑,并且最近正在大幅下滑。例如去年,美国的手机运营商从上网流量上赚到的钱已经超过了语音呼叫的利润。一项最近针对7000名美国高中生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34%的人每天打电话,远低于发短信或者使用微信□□的数量,而美国手机运营商们在看到如此庞大的上网数据使用量后,开始花大把大把的钱建设4G网络,并且已经将语音呼叫作为套餐中免费附赠的部分了。

[-]
美国无线网络市场:网络流量收入

现如今,每当我在工作之外的时间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原文作者,下同)只会想到:谁死了?谁被困在山里了?世界末日要来了吗?微信和短信已经能满足我的所有需求了,叫外卖,打的,告诉别人我要迟到,而且我也很少检查我的语音信箱了,我的朋友基本不会定期打电话,就连我的父母都改用发短信了。

所有的一切让我们想起一个问题:我们手里的这玩意还能叫手机吗?

这并不是一个语意上的问题,更是一个市场营销方面的问题。无线运营商希望我们拿起手机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无线图标。事实上,他们已经从我们多付的没用的语音服务以及额外购买的流量附加包上赚取了上百万美元。

拿我举个例子,前几年我签约了一个手机,每月100美元的费用包括900分钟通话时间以及2G的流量,这在当时很适合我,我很少会超流量。但今年,我发现了一个“忠实客户”套餐,60美元一个月,包括无限量短信及通话时间,2G流量。挺好的是吧?其实不然,像大多数我的朋友一样,我的上网数据使用量开始突飞猛涨,从每月不到2G涨到了每月突破5G,然后我每个月就不得不为多出的流量多花3,40美元。

我并不是一个人被这种问题困扰,根据CISCO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到了2017年平均每位手机用户每月将会用掉6G流量。这对于手机运营商来说是个机会,他们会用大号粗体的“无线短信及通话时间”吸引我们,然后让我们忽视我们那少的可怜的套餐上网流量。

因此这个主要用来上网的东西基本上不能再叫做“手机”了,就像是把出租车称作“收音机盒子”,或者把微波炉称作“爆米花机”一样。所有的手机都能用来打电话,但区别一件设备的基础是它在其他事情上能做的有多好。

当我们接受了这个事实——手机更多的是用来刷煎蛋而不是打电话——的时候,或许我们的手机运营商会提供更亲民的数据流量套餐给我们,那么从你的这个移动设备上往家里打电话就会是件新鲜事儿了,如果你还记得怎么打电话的话。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636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