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24 , 19:43

说起吃狗肉,非洲野狗更需要保护

[-]
濒临灭绝的非洲野狗和非洲当地居民之间的矛盾已经日益加深,人们用尽各种办法都不能彻底杜绝它们侵犯自己的领地。但是日前,挪威科技大学做了个研究,发现了一个能够有效把野狗赶出去的奇招。

为了发展经济,非洲的人口一直持续增长着。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当地某些特殊物种来说可不尽然,濒危的非洲野犬(拉丁学名Lycaon pictus)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非洲野犬虽然叫野狗,但是却并不同于家养宠物走丢沦为流浪狗。不仅如此,它们不能跟家养犬杂交,而日渐没落。尽管它们是受保护动物,但如果人们真的杀了它们(不论是出于无知还是因为经济利益)也并不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广阔的领地

挪威科技大学的Craig R. Jackson近期用一篇以非洲野犬为主题的论文顺利得到博士学位证,在他的论文里,他提到了一种保护这个濒危物种的可行性办法。他用实验证明,对狗而言用尿作为领地标记比围栅栏要有用得多。

几十年前,非洲野犬的数量还维持在一个比较良好的状态。但是上世纪中期就变成了50万,那时它们集中分布在撒哈拉以南的39个城市,数量开始急剧减少,到现在只剩下3000-5500的样子,在25个城市里苟延残喘。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疾病,但之所以数量剧减主要原因还是人类居住地的扩张,使得野犬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同时也激化了它们与人的矛盾。

[-]
因为人类扩张领土,非洲野犬与当地居民的矛盾将持续升级

野犬是群居动物,它们一般生存在一片巨大的领地上,这样可以满足它们动辄跑上几百英里的需求。通常是有公母各一只领头狗,但也有离群的情况,一般都是公狗群或者母狗群集结着脱离开来。人口激增的非洲占用了大片非洲野犬繁衍生息的领地,导致了人与狗之间的激烈矛盾,尤其是在居住地和保护区的交界区。

各种生存威胁

在这样的背景下,野犬的生存面临着各种威胁。主要威胁之一是陷入人们为了捕猎而设的陷阱中。其他的像交通事故、感染家犬的疾病也是不可忽视的生存威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作为被保护的濒危动物,当它们触及了当地居民(多为农民)的经济利益时,它们会被蓄意杀害。整个非洲野犬群被大量毒害的事件在非洲已不鲜见,当成年犬外出捕食时,幼犬在窝里被清剿。Jackson曾现场目击窝里的幼犬被火烧死。

[-]
非洲野犬被成群被毒死或者火烧狗窝的事情并不少见

野狗与其他动物之间的食物竞争也是一大威胁,尤其是一些被某些动物高度统治、占领的领地里。典型的例子就是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平原(Serengeti)被群灭的非洲野犬,这些死亡的野狗里,狮子和鬣狗有一半以上的功劳。

另外,两个相邻的野狗群之间也会有摩擦,增加了自相残杀的可能。大群在小群的领地里为所欲为,以大欺小。

天然屏障

保护非洲野狗的困难在于传统的栅栏阻隔阻止不了它们(农民被它们的破坏逼急了除了杀死别无他法),野狗太聪明了,在它们眼中栅栏根本不算障碍,但这不代表没有其他阻止它们的办法。

“我们正在尝试用生物屏障,”Jackson说。
非洲野犬一般不喜欢进入别的野狗群的领地,研究者通过收集野犬尿过的沙,再把沙放在另一个野犬群领地边界这个办法,成功把野犬圈在它们的领地并使它们不再进入人的活动区域。

“我们发现,带有别的野犬尿味的地方它们都不会再踏入,”Jackson说道。

这样类似的办法美国用来对付过狼。但是这也不是完美的办法。

“把这些带尿味沙散播出去倒是不难,难的是从哪收集这些沙。”Jackson解释道。

很显然,我们不可能真的一点一点去收集野犬尿沙。Tico McNutt博士正在博茨瓦纳(Botswana)尝试制造能让非洲野犬远离居民区的人造尿,还得配合传统的栅栏提供双重保险。

人造尿或许就此书写拯救非洲野犬的革命史诗。

本文译自 gemini,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