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22 , 14:50
101

逼死强迫症:大脑里的神秘声音,到底是什么

[-]

家住哥伦比亚阳光海岸的 Glen MacPherson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师同时也是中学物理、生物和数学老师)深受怪声荼毒,他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听到怪声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在2012年年初开始,他的脑子里就一直回响着像街上的柴油发动机没熄火的、沉闷的嗡嗡响的声音。自第一次听到几个月后,他才意识到这个怪声是从脑子里发出的而不是外面汽车或者开过而造成的杂音。

“当我发现这并不是我生活的环境所带来的声音之后,我开始把自己从一切可能的原因中隔离开免受骚扰”MacPherson说。“我以为是电的原因,把房子的总闸关了以后,脑子里的嗡嗡声反而更大了。于是我开着车在家周围四处寻找可能的声源,慢慢的我发现它在晚上会变得尤其大声。”

MacPherson感到很恼火,放弃了寻找声源开始转向学术报告。他把他脑子里出现怪声的经历与一些学科文献与报告之类进行对比看有没有与他情况一样的人,直到看到了俄克拉荷马大学地球物理学家David Deming在科学探索杂志(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一个致力于探索非主流科学的学术期刊)上发的一个文章。“我都要把我的笔记本电脑给丢了,“MacPherson说,”我确定我是听到了Hum(嘈杂声,以下简称H)。“

H是指世界各地一小部分人能听到的神秘声音,特点是持续的低频音或者是嗡嗡声,常常还有伴随震动感。这种神秘的怪声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9世纪30年代,英国媒体在当时对这个现象做了大量报道,美国和澳大利亚则是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

H的分布具有区域性,并经常由一个中心往外扩散。例如加拿大安大略的”温莎H“、新墨西哥州的”陶斯H“、新西兰奥克兰的”奥克兰H“。在这些地方都只有2%-10%的人能够听到这种怪声并且无法摆脱它的折磨。很多受害者都反应,这样的怪声在晚上和室内会更扰人,尤其抓狂的是他们根本找不到声源、没法把自己解救出来,简直要疯了。

因为这种现象出现的人群参差不齐没有规律,有些研究者就把它简单理解为”错觉“,但因为这个现象所造成的麻烦和痛苦,错觉这个假设并不能令人信服。这个怪声激起了MacPherson的探索欲,他在2012年11月绘制了一幅Hum的世界分布图并公布了相关数据库,搜集罗列了各地受害者并以此显示H在全球的影响。

[-]

MacPherson很快发现,这个对他来说只是奇怪的隆隆声的脑部现象已经给数百人造成了不利影响:头痛、焦虑烦躁、失眠。有报道说,布里斯托尔的H现象令有些人几个星期睡不好觉至少引起3个当地居民自杀。”它让我精疲力尽,引发焦虑和睡眠不足,“一个患者在1992年在一个英国媒体中说,”我一直都使用镇静剂,在无数个夜晚无法入眠,只能抱着我的头不停哭,不停哭......“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受害人分享了他们与H的作战经历,有些像MacPherson一样不懈地投身于寻找声源的事业中。

奥克兰理工大学教授Tom Moir也是H调查者之一,他是在2002年梅西大学成立”莫尔的办公室(Moir's office)“之后才开始注意到H这个问题的。Moir是控制工程的教授,当他接受一个想找到原因的H受害人的拜访之后,在当地报纸上登出了广告。在几天内收到众多回信,回信中都说自己被一种神秘的声音所困扰,症状和Deming所说的H完全吻合。奥克兰北海岸的居民说这怪声让他们无法睡觉也没法集中注意力。”当它响起来的时候,就像在两个耳朵之间按了一个发动机一样,整个脑部像在一直震动,“居民在2011年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这样说道。还有奥克兰居民说怪声让他的生活完毁,他甚至用电锯放耳朵旁边来隔绝那个恼人的怪声帮助入睡。很多人都处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下生活,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听到的声音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幻觉。

”在我的一生中,我都是睡神一样的人物“60岁的布鲁克菲尔居民Steve Kohlhase说,他是在2009年9月在家里第一次听到怪声的。Kohlhase曾是化工厂的一名机械工程师,像很多受害者一样他也在空余时间寻找声源。”我的感觉就像是手指放在耳朵里,有些人会有不同的感受:有时候感觉房子的地板明显震动或者是脚在震。更多人是感觉耳朵嗡嗡响。“

[-]

所以它背后到底是什么在作怪?经过将近四十年的调查研究,终于有了点苗头。得到普遍认同的是H由甚低频(VLF,频率3千HZ到3万HZ,波长10-100千米)甚至极低频(ELF,3HZ-30HZ,波长1万到10万千米)的无线电波。这两个电磁波都对人体有害,关于极低频通常是手机给人体辐射造成癌症的潜在威胁。世界卫生组织与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 Institute for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研究表明,ELF的外部磁场能在体内产生电流,刺激神经和肌肉从而改变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细胞变化。VLF也被证实对人体的生理功能有不利影响。

关于这个想法有实例可证。去年,由加拿大政府发起、温莎大学机械工程教授Colin Novak带头的研究发现在楚格岛(Zug Island)附近、密歇根底特律河边的一个重工业区确实存在低频杂音。研究人员采用专门的设备来捕捉神秘的声音的蛛丝马迹。不仅证明这个嘈杂声不仅真实存在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于楚格岛的美国钢铁厂。每当它厂内运转的时候就会产生大量VLF。”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卡车或是火车停在房子外面,嗡嗡得仿佛要把窗户都给震得摇晃。“H受害者Novak说。”感觉真是糟透了。“

H的研究者发现各地的起因都不太一样,它似乎不是固定的一个原因。那么奥克兰和陶斯的原因又是什么?为什么它们好像都在同一时间出现、消失?

一些调查者怀疑这其中一定有一个具有全球共性的来源。Deming研究认为这与上世纪60年代核战争期间,美国”塔卡木通信系统(TACAMO,机载顽存的甚低频发射系统)“,包括导弹潜艇通信系统、陆基洲际导弹、远程轰炸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还有些别的看法,其中包括Moir,他同意MacPherson的看法认为这个恼人的现象是在很低频的声音影响下出现的。他认为奥克兰的H现象就是这个声学的原因而不是电磁波影响,他之所以这么认为一部分是因为他的研究团队捕捉到的一段H现象出现时的声音。

”这是一个低频声音,频率大概在50-56HZ“Moir说,”要想阻止这样的次声波造成干扰基本上很难完成因为它的波长有10米,阻隔它大概需要用普通建材筑成的2.5米厚的围墙。很容易就能穿过木屋进入人的耳朵里。而且,因为它的音频实在太低,当它穿过你的耳朵进入大脑时你甚至都不能分辨它到底是从哪只耳朵传过来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电磁的解释没有可能性:有可能是电磁和低频音一起作用形成的。真正困难的是把它们俩分开进行测试。”至今为止还没有测试提出把人放在消音室里进行实验“ Moir说,”在设计出能够完全吸收声波或者电波的房间,从而将两个因素完全互不干扰的情况下,没有谁能够百分百说是它们中的哪一个引起的。“

这是一个紧迫的公共问题,并不仅仅是随随便便的烦恼和困难这么简单。由此产生的声音覆盖区会引起各种在压力振幅和低音噪声下产生的疾病,包括抑郁、情绪波动、失眠和其它应激反应。国家与地方政府最终都会注意到这一问题。

联邦政府已经出资调查温莎的嘈杂声,成立调查组(包括康涅狄格权威专家做严谨的试验)给予像MacPherson、 Moir、 Novak这样的受害者希望的曙光,通过这样的政府力量和受影响地区数据分析应该能够得出实际的调查方案,而不是各种由此而生的阴谋论。 MacPherson希望他所收集的数据能帮助专业的、独立的研究人员制定和执行实验方案,找到各地H的声源。

但是在有人在对受影响区域进行严密实验、检测之前, Moir说,人们仍然会将H怪罪在现代技术的头上,从手机到信号塔所用的无线数字电波。这些伪科学笼罩在受影响区域将使研究者的工作受到挑战。

当这个神秘的声音的一切谜团都被揭露之后,H由神秘的谜变成了现代生活不幸的副产品,这其中夹杂着人文地理各方面的因素,比如光污染。在这时,很多人已经不再在意能不能把源头解决了只是想在心理上找到源头验证自己内心的猜测。

“很多认真的研究者做这个研究而不想出风头,但我不是一个正式的学术研究者。如果事情真的水落石出了,这些想法是对的那我很乐意因为参与其中而沾点光。” MacPherson说。“这个现象是真实存在的,很多人正在被它荼毒伤害,我只想尽力帮助他们。”

本文译自 mic.com,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23)

TOTAL COMMENTS: 101+1

[3] 2 »
  1. 3744002

    請問是否有解決的辦法?

[3] 2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