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22 , 19:30

“我挖出我的眼睛是因为我担心自己死在监狱里”

[-]

眼里闪着希望的光,双手合掌祈祷,Sean Lynch笑着照相,这是一个未来一片刺激的男孩子。但如今,他在黑暗里去看精神科,他的眼睛被挖出来了,手腕和喉咙也被割伤了,他的□□也残缺了。

这名23岁的德里男子并不是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他是在Maghaberry监狱里把自己搞得如此伤痕累累的,昨天Sean首次谈起自己的行为,他将其描述为寻求帮助的绝望哭泣。

他说:“我需要帮助,但是没有人会帮我。我不得不挖出我的眼睛因为他们不会听我的辩解。我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我害怕死在监狱里。”

Sean47岁的父亲说,他的这个儿子身体相当健康,但从小时候其就有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

他说:“过去八个月以来,他的精神状况一直在下降,总是不安并且把自己和其他人隔离起来。我非常担心他,但我们没法帮他因为他不会把自己的问题告诉医生。这真是非常为难的情况,但我确定在监狱里他能得到照顾和帮助。

但我错了。他被单独扔在一个牢房里,还企图自杀。”

“在他把自己搞瞎的前一晚,他给我打电话,他说的最后一件事情是,‘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大蓝眼睛的,爸爸。’我怕他会自杀,于是给监狱打了电话,结果监狱告诉我我的儿子会被照顾得很好。

但几个小时后,他挖出了自己的眼睛,正躺在手术台上,医生试图抢救他的视力。几乎三个小时后,他们才说他们无能为力。现在他绑着绷带,双眼失明了,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什么。

我相信监狱会照顾他,结果他的人生全完了。他只有一个心碎的家,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上周在医院陪了Sean一周,我不明白我们的生活怎么会在四天内支离破碎。”

“今天他告诉我他没别的办法,只能采取激烈行动,因为他需要帮助但是没有人帮他。他说他觉得自己会死在监狱里面,所以把自己弄瞎是他最后的办法。我的儿子在六月2日星期一的时候,用塑料刀把自己的喉咙和手腕划伤了。被诊断之后,他又被丢回了自己的牢房。

他的外祖父和我在他划伤自己第二天后去看了他,他的状态很差。他有黑眼圈,并且抖得很厉害。他几乎不能走路了,是拖着脚步走向我们的。

他的外祖父今年75岁了,他说Sean的样子让他想到了贝尔森集中营的场景。他不适合呆在探监室。每个人都盯着他,我想要紧紧地抓着他把他拥入怀抱都不能。探监室的每个人都看得到Sean的状态不好,他需要帮助。但工作人员就只是让他回到自己的牢房。

第二天,他拿了一块玻璃残害了自己的私处。

用如此暴力的方式切掉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哭泣。Sean在皇家维多利亚医院经历了一场两个半小时的手术,最终拯救了自己的私处。

他再一次被监视了,每分每秒都有人监视他是否会自杀,工作人员要确保他的安全。我确信他在自己的牢房里被监视着。还有人告诉我监狱里有监视器,如果他想自杀的话会被阻止的。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他一点也不安全。在残害自己的私处不到24个小时后,他又挖出了自己的眼睛,还把它们捏爆了。”

[-]

“现在他瞎了,再也不会复原了。他再也不会看到我们,再也不会踢足球或者玩他的X-Box了。他再也没办法看书看碟。因为他的身体残缺和精神问题,他再也没办法找到工作了。

现在他在格兰沙医院的精神科。我觉得很愧疚,因为我竟然相信那些人能照顾好他。在他被逮捕的时候,警察医生就曾联系我,说他有精神上的问题。是Maghaberry监狱的一个护士打电话给我说她和她的团队会照顾好我儿子的。

我们一家人都要崩溃了。

是监狱服务的倒退让Sean以这种方式出来。监狱里并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他挖出自己眼睛的那天晚上只有一名监狱看守,他还要看着别的39个人。监狱应该为此负责。

Sean的生活已经毁了,我因为要照看着他所以也没办法工作。现在我必须要为他活着因为他无法自理。”

监狱服务的一名发言人说:“监狱已经让申诉专员调查了。在结果出来前,任何评论都是不恰当的。”

本文译自 mirror,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