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9 , 13:54

2050年我们吃什么?

[-]
(以下文中“我”均为原文作者)

我还记得第一次吃美式快餐的经历,当时利物浦开了一家汉堡王分店,我就和朋友们一起过去尝鲜。当时的细节已经十分模糊,只记得柜台前长长的队伍拐了好几个直角,排的十分整齐,不像利物浦当地的炸鱼&薯条店里,人们喜欢排成蛇形。我记得当时马上就要吃到又薄又脆而不是英国卖的软绵绵的炸薯条时激动的心情。不过我运气不好,等我排到队伍前面时,脆薯条已经卖完了。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吃猕猴桃,我叔叔在当地一家菜贩那里发现了这种水果,买回来后我们围着这颗毛蛋坐了很久,不知道何从下手。

我还记得当我搬去美国生活时,第一次发现比英国超市好太多的OJ超市,这里的无菌科技的使用率比英国更高。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吞下第一口转基因食品,不过我人生中一半的时间在吃它们。

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IFT食品科技展时,中国厂商只租了几个小摊位卖他们的柠檬酸,今天中国厂商在IFT的参加规模已经今非昔比。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超市里见到有机食品时自己惊喜的心情。

今天,45岁的我吃的食物和小时候吃的可谓有天壤之别。也许是因为今天的食物比起以前更加便宜、更加好吃也更加多样化、所以今天的人们与饮食相关的疾病要比过去严重得多。世界在慢慢变化,我们吃的食物也一直在改变。我们留给子孙的世界将更加拥挤、更加炎热、人们更富裕的同时,彼此之间的联系也更加密切。过去是发展中国家的国家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世界权力的中心也随之迁移。

世界在变化,我们吃的食物又会发生什么变化?食物又对世界有什么影响?对此,英国食物科技研究院发起了“2050未来食物”,我也参与其中,活动的目的正是用科学解答上面提出的问题。

我们采访了全球75名科学家和思想领袖,从他们口中,我们知道了他们的研究和对未来食物的见解。

在最近一期2050未来食物中,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植物遗传学科学家Pam Ronald认为“有机食品与转基因食品之争实际上不应该发生的争论。因为两者的目的是相同的,那就是生态农业。”

Isha Datar在谈到自己的研究成果时说:“肉类生产效率普遍不高,牛吃下7公斤食物,只能生产1公斤牛肉,更别提砍伐森林和牛向空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其它的采访中,Caroline Smith DeWaal阐述了她在美国公共利益科学中心(CSPI)关于食品安全的研究, Michelle Perchonok解释了NASA目前面临的未来火星任务食品开发问题,Marie Wright解释了如何从自然界提取风味物质,使加工食品更加好吃。

这些女性的奇思妙想和辛苦付出都是为了改变我们的饮食方式。她们的研究是否能够成功,最后还要看消费者和政客们如何对待。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