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8 , 22:22

造成“日光嚏”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
你是否曾试过从一个黑暗的地方走到有阳光的地方时,突然不自觉得地打了个喷嚏。在之前鼻子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但就是忍不住打了个打喷嚏。如果有,那么你就是那20-35%的“受害者”,人们将这种还未被解释清楚的现象称之为光喷嚏反射(photic sneeze reflex),或日光嚏(solar sneeze)。

远在公元前350年,伟大的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在The Book of Problems中问到:“为什么阳光的热度会引发喷嚏?”。这是关于光喷嚏反射的最早记录。亚里士多德认为光的热量导致鼻子和嘴巴里“出汗”,而为了摆脱这些额外的水分,人们就会打喷嚏。这也是个不错的解释。

到了17世纪,伟大的科学家和发明家Francis Bacon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他证明了亚里士多德的理论是错误的,因为当他睁开眼睛时才会打喷嚏,而闭着眼睛则不会。但无论睁眼闭眼,鼻子接受的温度是没有变化的。他认为是因为当人们看着太阳会产生眼泪,眼泪经鼻泪管进入鼻子里导致喷嚏。

后来,科学家又证实这种Bacon的假设也是错的,很简单,暴露在阳光下非常短的时间内就诱发了喷嚏,但眼泪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产生。

这个问题在接下来的350年中无人问津。最终,1964年一项研究又为该现象增添了一点曙光,研究称日光嚏是有遗传性的,还是常染色体显性遗传,这意味着只需一个显性基因就能表达该性状。如果父母有一人拥有该反射,那孩子就有50%的概率也拥有该反射。

1978年Roberta Pagon和她的同事们做了更进一步的研究。在参加一次出生缺陷会议时,主题转移到了一个轻松的话题,日光嚏。经过了一个快速现场调查,40%的参会医生表示他们自己及家人都有日光嚏现象。不仅如此,每次“曝光”引发的喷嚏次数还因人而异。有的称一般会连着打5个喷嚏,有的则3个,另外一些人则通常只有1次。

因此,有了这个新的信息,这些医生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他们一起发表了一片文章,给日光嚏起了个更专业的名字:强迫性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光眼激发综合征(autosomal dominant compelling helio-ophthalmic outburst syndrome),简称“啊嚏”(缩写为ACHOO)。

究竟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导致“ACHOO”呢?2010年苏黎世大学Nicholas Langer教授通过检测大脑反应来解决这个谜题。他分别检测了ACHOO组10人和非ACHOO组10人的大脑在“曝光”后的脑电图,发现光喷嚏反射并不像典型的反射那样只发生在脑干或脊髓水平,还有其他的皮质区参与其中。

根据脑电图结果,他提出了两种理论。一是脑中的视觉系统在日光嚏中更为敏感,过度的光刺激激发了大脑其他部位的惊恐反应,包括控制喷嚏的躯干感觉系统。

另一理论认为,喷嚏是由于鼻子受到刺激而引起的,跟亚里士多德和Bacon所说的有点类似,但与水分无关。负责掌管面部感觉与控制的三叉神经负责感知这种刺激。那到底是什么引起刺激的呢?三叉神经比邻传送视觉信号的视神经,当视网膜突然暴露在光线中时,视神经传送信号到大脑,让它缩小瞳孔,而这些信号被三叉神经也感受到了,大脑错误以为鼻子也受到了刺激,所以就打了个喷嚏。

无论如何,下次当你从小黑屋走向光明大道时,你的强迫性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光眼激发综合征(ACHOO)发作,你知道该怪谁了吧:爹妈。对,还有太阳,但主要还是怪这一位或两位老人家。

小事实:

a.国际空间站在地球上方约354km的地方以27700km/h的速度环球绕行,因此只用92分钟就能绕地球转一圈。因此,每隔45分钟空间站的宇航员就能看到一次日出或日落,每天要看15-16次。如果没有适当的视觉保护,那具有ACHOO特性的人要打多少喷嚏呀。当然,如果没有视觉保护,喷嚏应该是他们裸看太阳所带来的最小的问题吧。

b.尽管这是一个良性的遗传性状,但还是有职业危害性的。例如1993年一篇名为“光喷嚏反射是战斗飞行员的危险因素”的论文指出,该反射会在飞行的关键时刻引发不可预计的喷嚏,这对战斗机机师来说是一种未知的前所未有的危险。尽管这是一个风险,但有人称通过佩戴偏光太阳眼镜就能避免日光嚏。

c.许多神经病学家对日光嚏也很感兴趣,因为他们相信该现象的研究能为其他神经性疾病如偏头痛和癫痫等提供一些线索。加利福尼亚大学Louis Ptacek博士于2008年称:“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控制日光嚏的基因,那我们就能了解更多关于视觉通道及其他类似反射的知识。”

本文译自 ,由译者 MegaMe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