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1 , 00:02

科学家发现,吱星人居然也会因为做错决定而后悔

[-]
明尼苏达大学的David Redish教授和他的研究生Adam Steiner并没打算做「吱星人也会后悔」的研究。他们想了解的其实是吱星人是如何下决定的,只是在研究过程当中半路杀出了一个惊喜: 当吱星人下错决定的时候,它会一停一回头。在Steiner和 Redish看来,它就像是在后悔。

两人因这意料之外的发现为吱星人重新设计了一个实验,诱导小鼠产生后悔反应,再测量与后悔反应一致的行为及神经生理学产生机制。结果已发表于6月8号的《自然神经科学期刊》上。

来做决定吧

后悔可被定义为是一种体现反事实思维的能力:如果不这样做,结果可能会更好。这与失望是截然不同的,失望只在事情完全无解的情况下才会产生。Redish表示:“懊恼是犯错之后的一种自我认可——如果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一件事,事情可能会转好。”

[-]

师徒俩训练小鼠完成一项叫做“餐馆一条街”的任务,小鼠绕着一个四辐条的轮圈行走,每一辐条指向一种不同口味的食物。当小鼠走到一个辐条入口处时,就会有声音提示它需要等待多久才能吃到那样食物。小鼠可以选择‘为爱等待’或是‘转身离开’,这取决于它对该样食物的钟爱程度以及可以等待的耐心程度。

Redish将上述过程与人们走进一家餐厅之后面对入座快慢所做的反应作了对比。他说:“你可以在中餐厅排队等候,或直接甩下一句‘还是算了,队伍太长了’,然后扭头去对街的印度餐厅。” 小鼠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就像你也不知道在印度餐厅排的队会不会比中餐厅的短一样,它也不知道要是换种口味等待的时间又会有多长。

事实证明每只吱星人对不同食物的独特偏好都有一个极限值,师徒俩利用这一点来鉴别小鼠是下对了决定还是下错了。他们想要知道当小鼠放弃心中所爱转移目标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下错注的时候会怎么样。某次实验当中,小鼠对待樱桃和香蕉都能等最多18秒,但却在等了8秒之后就舍弃了樱桃投奔到香蕉餐厅,却在那等了足足2 5秒。在这个过程当中,小鼠停了一停,并回首凝望了一下樱桃餐厅。Redish说:“那神情活像辛普森爸爸仰天咆哮‘噢漏,原来是D !’”

Steiner 和 Redish还将小鼠后悔时( 跳过了心头好而拣了个更烂的)与他们在失望状态时(做了正确选择——等到了想要吃的或跳过了不想吃的——然而无论怎么选,下一个都不是什么好果子)的表现做了对比。

结果小鼠表现出了三个与后悔一致的反应。第一个,小鼠在懊恼的时候回了头,而在失望时没有回头。第二,发现错过了正确选择时更倾向于认命接受错误的选择。第三,在做错选择之后小鼠并没有慢慢品尝食物,然后把自个儿□干净,而是狼吞虎咽一番之后立马转移到下一摊。

「如果不这样做,结果可能会更好」在大脑中的表现

Steiner 和 Redish从小鼠眼窝前额皮质上录得它在后悔时的神经反应,人类在感觉后悔的时候在同样的区域会有相同的反应。一些神经元被特定的味道激活,另一些则在小鼠走进特定餐厅时被激活。小鼠脑部在味道刺激之下和走进餐厅的瞬间都会产生特定模式的神经活动。

而小鼠在后悔的时候,师徒俩看到其脑部会被前一种气味(是心头好却错过了的那一种)少量激活,但当小鼠放弃走进那家餐厅时其大脑则产生强烈的反应。在小鼠回头凝望那家因它没有选择去等而错过的心水餐厅时,眼窝前额皮质上的神经元所产生的反应与它获知自己下错决定时的反应一致。

“这和人类在感觉后悔时的反应相吻合,”Redish说,“你不会对得不到的东西而感到后悔,但如果因为没有去争取而错过本可以获得的,就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

虽然我们不能肯定吱星人的感受,但它们的行为和神经活动模型都与人类的后悔反应存在微妙的相似之处。它们的神经活动对错过的东西并无所表现,却因自己没有对那样东西采取相关行动而反应剧烈。最后它们干脆破罐子破摔,做出不利的选择并匆匆了事,就像是要赶快结束这一切似的。

吱星人也许不会大半夜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掐大腿懊恼白天的事,但它们确确实实有那种「如果不这样做,结果可能会更好」的认识。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Po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