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1 , 00:05

少年在连续在户外住了一年,为流浪汉募资

今年17岁的Rudy Hummel连续在室外居住了一年,连下大雪,大雨或充满蚊子的日子都不例外。这一行为一开始只是个实验,但随后这演变成一个为那些无家可归者募集资金的任务。

“我不认为自己的行为能完全体验无家可归者的生活,但这让我多少能感受到一点他们生活的艰苦。”Hummel在今年1月接受采访时称。

今年6月7日,Hummel决定最后花一晚住在自家的小树屋里,这样一来他一共连续在户外居住了365天。

[-]

据悉,身为童子军的他一共在寒冷的雪洞里居住了76晚,在旅行时随时会搭帐篷过夜,他还甚至住在酒店的露台上。据Hummel统计,他一共住过30个不同的地方。

Hummel的实验慢慢演变成一个为Habitat for Humanity和the Hawk Ridge Bird Observatory等慈善组织筹集资金的活动。在他体验户外居住的最后一晚,他便召集朋友们与自己一同住在自家院子,并劝说大家加入到这个活动中帮助无家可归者。

Hummel表示,冬天的晚上就算温度低至零下27度的时候都不算难熬的。他会居住在一个雪洞里,这样温度可以保持在比室外高10度的状态。但更多的时候他依靠一个特殊装备来取暖,这个特殊装备就是羊毛内里的睡袋,这个睡袋外还套了2个睡袋加上2,3床毯子。然后他还会穿上3层裤子及7件衣服睡觉。

[-]

“其实最难熬的还属夏天的夜晚,真的热惨了,而且还有可能会突然下起暴雨。”Hummel回忆道,“夏天的夜晚热到我经常会有浸泡在自己汗液里的感觉。”Hummel还回忆起最难熬的两个夜晚,其中一个是在安大略省的公园,他当时支了个吊床和蚊帐。“蚊子实在太多了,简直没法睡,而且蚊子的嗡嗡声也非常吵。”Hummel说。另一个难熬的夜晚是雪刚要融化的雨夜,他当时在空地上支了个帐篷。“那是我唯一感到很冷的夜晚,风吹得帐篷上的防水布沙沙作响,我根本睡不了多久。而且防水布还漏水了,雨水被风刮进帐篷里。我还一直被雷电声吵醒。”Hummel表示。

Hummel的父母虽然很担心儿子的安全,但他们还是为儿子的“壮举”感到十分骄傲。“我儿子在17岁就做到了许多我都做不来的事。”Hummel的爸爸——Mark说。Mark还表示他对儿子通过实际行动为他人谋求福利的行为感到十分骄傲。“我感觉一代比一代人更强了,而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我们可以把世界变成更人性化的世界。不过我感觉我儿子比我强太多了。”Mark说。

[-]

Hummel 表示自己从去年4月开始决定每晚都睡在自家的树屋。而到了8月后,他决定要把自己的体验时间扩大到一整年。而到了去年12月,他决定把这一活动变为一个资金募集活动并开始运营2个资金募集网站。

Hummel 表示自己选择的“住所”让自己随时可以在遇到“危险”时进入室内,但他却意识到有些人根本没有这种选择的机会。他在开始资金筹集计划后便很快募集到了4000刀。

不过,Hummel想到自己即将结束的体验生活感觉还是有点五味杂陈,因为他空置了一年的床似乎变形了。“我想我要躺□□之前必须要好好打扫一下。你不知道这么久没动过那床后,床上会有多脏。”他说。

Hummel的妈妈——Gail Johnejack也为儿子感到骄傲,她说:”我想如果他能把这事搞定,我相信他也能面对今后的各种的困难。“

Hummel则表示他将把自己特殊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我的童军团长表示愿意帮助我把自己的故事写成文字,所以我决定试试看。也许我不会出版这本书,但这绝对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纪念品。“他说。而Hummel的朋友则表示他的确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跟我们这些人比起来,他绝对是我们的榜样。“Hummel的朋友说。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lu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