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9 , 19:45

犯人刑满之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
“哐当”一声监狱大门关闭了,那个男人磕绊地走进刺眼的太阳光中。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蒙着头巾,戴着大号太阳镜的金发女郎开着一辆帐篷车正等候着他。那都是编剧的谎言,在现实世界中,刑满释放是件冷酷的事情。(@feeling:还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那个图书馆老头么)

犯人们常常在没有监管和工作提供的情况下刑满获释。这使得他们更容易再次犯罪二进宫。长凳智囊团于6月4日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未经假释环节直接释放的犯人数量翻了一倍有余,这种情况当然依州而定。在佛罗里达64%的犯人都未经过假释;但在加利福尼亚未经假释的犯人不到1%.(见图表)

一条老旧的政策导致了假释的衰微。从1980s到1990s犯罪猖獗时期,法律判决犯人在蹲牢房期间全天义务劳作,且不能提早哪怕一天被释放。也就是说,一旦犯人们刑满获释,他们就没有任何监管,不存在假释中的监管。甚至保守派改革家们也争论说关押200万个人是负担不起、毫无效率的。但严厉判决的影响依旧存在着。

各个州释放犯人的方式各有不同,但都进行着试验来寻找能减少再犯的几率。全国上下大约有40%的、犯人出狱后的三年里会再次犯罪。州与州的比较可能是个误导,因为那些未成年犯人比较多的州当然要比那些被判重大罪行比较多的州的再犯率要低得多。但是各个州的再犯率的差异写在了纸上。明尼苏达的再犯率比密歇根的多上一倍。密歇根的改造部门把这一情况归功于2008年起推广全州的犯人监管计划,一个因预算削减而被迫启动的计划。

在一个州内作比较就简单的多了。在新泽西州,长凳智囊团细查了那些不经假释与经假释犯人们的生活状况。在肯塔基州,他们审查了肯塔基于2011年颁布新监管条例之前与之后的犯人再次犯罪情况。来自长凳的Adam Gelb说,在经过改造罪犯的努力之后,两个州的再犯率下降了30%之多。这直接省了一大笔钱。肯塔基改造部门的Todd Henson说关押一个罪犯一天要耗费60美元,而监管一个假释中的犯人一天只需要3美元。

糟糕的是,加利佛尼亚州——从开明的1960s政策转变到近几十年来的劝警模式——他们认定假释对于消除犯罪毫无作用。干得漂亮的是,参考过监禁时间之后的判决能通过减少犯人再犯从而节省预算。关于此新做法累积的大量证据引起了国会一场关于监狱与判决不分党派的争论。

来自伊利诺州民主党的Dick Durbin介绍了他的“机智判决账单”议案,并且他已经获得了茶党议员Ted Cruz, Mike Lee 和Rand Paul,还有律师界头头Eric Holder的支持。他的建议将能减少判决的数量和缓解监狱的拥挤程度。而此项议案的反对者们是一群视温柔对待犯人有损民主党利益的老家伙,而一些在1990s投票赞同把更多的人扔进监狱的共和党人仍旧会这么再干一次。因此整个联邦的推广受到了阻碍。虽然如此,各个州的试验仍进行着。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