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8 , 00:20

作死小贴士:如何在葬礼上讲笑话

[-]
前篮网老板Lewis Katz上周因飞机失事与世长辞,他是是费城问询报的合伙人之一,还曾经是NBA篮网队的老板,在1998年,Katz买下了新泽西篮网,在他的经营下,球队也一度达到了顶峰,在基德的带领下,篮网在2002年以及2003年两度杀入到总决赛当中。此外,他还是NHL(冰球联盟)新泽西魔鬼队的老板。

总统、参议员、州长等政府官员在他的葬礼表示悼念。他曾因跟美国第39任总统Jimmy Carter说黄段子而被人“请”出餐馆,和克林顿在白宫的办公室打过篮球,在他的追悼会上也发生过一些有趣的事情。友情提示:想要在沉重的气氛下调节氛围,请先吸取大师们的经验教训。

讲述公众人物的花边新闻(这个人要是总统级人物就更好了)

Cory Booker把他知道的Carter和Katz之间的幽默小故事讲述出来。

这是所有玩笑中我(Cory Booker)最喜欢的一个。Jimmy Carter是美国最杰出的总统之一,在排队等候新总统(克林顿和卡特一起参选)出来的时候,Lewis Katz就和朋友打赌说他能和总统开个黄色玩笑而不被处罚。而当选出是Carter的时候,他俯身在总统耳边说了个很“脏”的笑话,随后就被总统身边的保镖给粗鲁地拽离现场。我把Katz说得黄段子说出来的时候,他的儿子脸都要吓绿了。

美国历史上没有别人像Katz一样被驱逐的时候还一路大笑,不得不说一句“你赢了”。

讲述一个早期发生的惊人的事

前宾夕法尼亚州长Rendell是第三个开玩笑的人,他讲的这个略显出格的轶事为别人铺平了道路。

我记得曾经有一个的筹款人(Katz是民主党主要筹款人),我就不透露这位出色的人的名字了。他想邀Katz共进午餐,Katz要我和他一同去,这个筹款人在说自己说服人们投资时如何厉害,又提到可能会以自己出资盖一栋楼。

最后,□□到了。他说:“Lewis,我们可以用你妈妈的名字命名。”话音未落,Katz就俯下身子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可从来没喜欢过我妈妈(小编有话说:这句话有内涵,请自行领悟)。”

Rendell接着补充了一句Katz当然爱他的母亲。

做Bill Cosby

Bill Cosby穿着一身T恤和运动裤来了追悼会现场,他站起来说了个与死者并无关系的笑话。

接下来,我给大家讲个笑话,这个笑话里没有Lewis。只是人们一个个地讲述与Lewis之间的故事,剩下的人为鼓不鼓掌而纠结……这种诡异的感觉,我不太习惯。

这个笑话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坏蛋的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里面的人都是真实存在的。死者的葬礼举行在一个犹太教堂,牧师说:“在有人说死者好话之前,我是不会把棺材盖上的。”来参加葬礼的人都在默默坐着等待他把棺材合上,他又说:“我是认真的。你们之中要是没人说死者好话,我就不盖棺材盖。”一个穿着大几码的鞋的男士站起来了,他走到棺材面前说:“他的哥哥比他更坏。”

假装无意中站起来说悼词

Bill Cosby假装他急着去上厕所,匆匆结束了他的悼词。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其实我站起来只是想去上个厕所。我的视力不好,没看清有个台阶把人们惊动了,于是我说:“我想去解手。”然后,费城飞人队(Philadelphia Flyers) 老板Ed Snider说:“坐下吧!你这么大的人了,忍一忍就过去了。至于中断了追悼会,大家不会怪你的。”现在,先让我好好上个洗手间。

讲一个合适的个人轶事

在这个方面,没人做得比前任总统克林顿好。

我们赢了92年的大选,举行了一个大型筹款活动,Lou是里面的头头。我和他一起坐着,他看起来很紧张。于是我问他:“参加的人很多啊,你在紧张些什么?”

他回答我说:“听着,在我介绍你之前你先跟我小声说些什么。”

“好的,你想让我说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我得让他们觉得我跟你走得很近,这样他们就能给我们投更多钱。”

于是,当轮到他站起来的时候,我附在他耳边说了句:“Lou是个笨蛋。”要命的是,他居然不笑,反而一副我把核程式告诉了他的表情,严肃地点点头之后上台开始他的演讲。

讲一个你的糗事

美国参议员Cory Booker讲述了一个他的糗事,Katz把他打扮成了犹太人教派中的哈德派教士。

有一天Lewis Katz突然叫我帮个忙,这事我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我感觉很新奇,很兴奋。直到他把我打扮好了以后,让我和他一起参加一个宴会,并且帮他领一个Lebavitchers(犹太教哈德派中的一个教派)给他颁的奖。我终于知道他要干嘛了,他想要我这个明显的“异教徒”为他说几句好话。

这还不够,在我站起来的时候(要知道我是第一次也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次给别人戴高帽子) Lewis在我说他好话的时候不停拿话刁难我,后来我努力地继续着我的演讲,在肚子里搜罗犹太教知识,他看到我这副的糗样在他的席位上乐不可支。在我结束我的致辞之前,他把一个教士给“抢了”,不是抢钱而是他的帽子和一个叫tzizit的犹太人专门在仪式上用各种结打成的流苏。

他从教士身上取下tzizit花了不少力气,但还是在我结束之前穿戴完毕站上了领奖台。我以为他的举动给我的演讲带来了完美ending,我以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举动,但事实上我已经沦为别人的笑柄了。

低调、自黑

Melissa Silver 是Katz的女儿,她在葬礼上说了两句俏皮话令克林顿笑开了花。

我今天早上在警察的陪同下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因为这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和警察来往,我父亲好像不想让我跟他们离很近……

他曾经犯过一个巨大的失误——雇佣我。我被他叫去复印三份他正在着手的大项目,但是复印机的分拣好像和我八字不合,一堆资料被搞得乱七八糟。不用说,几个小时后,我有报酬地失业了。

本文译自 esquire.com,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