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7 , 19:23

内衣简史:越来越□□

[-]

女性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显示自己的性趣,并通过内衣的选择表达当时的习俗。近期,一个展览带大家回顾女性内衣发展历史。

每个女性都会经历从白色纯棉内衣到带钢圈、有填充、塑形等等的挑选内衣过程,来保护她从少女时期开始迅速发育的身体。我(原作者)不想穿胸罩,一直习惯于穿小孔修剪的机织小背心,直到后来我妈妈把握拖到维多利亚的秘密(全球最著名的□□内衣品牌之一)让一个陌生人给我测量、评估我的胸围。她给我挑选了一款带护垫的肉色胸罩,我勉强试穿了。我们都知道胸罩不仅是两个字而已,它是女性走向成熟的第一步,明显的性征。第一次穿胸罩,是一种微带羞耻、又觉得可怕又觉得兴奋的感觉,但又是绝对神秘的。这一切都比不上对成为女人的期待以及随之而来的快乐。

[-]

一个内衣展览将于11月15日在纽约市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New York City)举行。“内衣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馆长Colleen Hill说“就算在今天,也有一些女性无法接受紧身衣,但是内衣的演变告诉我们时尚潮流的演变、内衣如何和外衣一同在女性解放中起巨大作用等等一系列的社会变化。”

[-]

博物馆馆藏丰富,十八世纪起到现在的500多件内衣,其中暴露的有70多件。跟着内衣发展的步伐,从内衣到内裤,紧身胸衣到神奇胸罩(Wonderbra),午茶袍到睡衣裤等,我们不难发现它们时尚和文化中的地位。

当然,内衣除了纯粹的功能之外的其它带有特殊目的的服务是在新时期产生的观念。几个世纪以来,不论男女在外衣下多穿简单的T形亚麻长袍,多为保暖用。正如纽约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Director Valerie Steele写的“汗渍和污垢糊在身上(很少洗澡)”内衣在18世纪开始得见天日,统治阶级也沉迷于装饰性的紧身胸衣。但在19世纪早期,中产阶级的崛起,把内衣又一次送进阴暗角落深藏,妇女又一次着简单的白裙显示她们的纯净美德,而失去了魅力。

[-]

这一切都在19世纪末改变了,印象派画家画的弗兰克和他的情妇、朋友穿的蓝绸内衣让巴黎开始动摇这一风气。百货公司开始迎合那些开始不再为内衣和财富而感觉羞耻并开始显示财富的中产阶级。而最重要的还是妇女们不再局限于家庭妇女和母亲这两个角色,开始认识自己,争做□□尤物。沙漏的轮廓,穿上内衣以后“S”形的身段得以增强,这样的现象开始极速扩大膨胀,内衣也越来越豪华。1889年开始流行的紫红色缎子胸衣怎么看怎么是Dita von Teese(蒂塔·万提斯,从事电影、电视、舞台、杂志等多个时尚事业)的穿衣风格。甚至维多利亚女王也被曝穿过红色衬裙,据美国杂志“家庭杂志(Home Journal)”说,那是为了“唤醒与Albert王子沉睡的夫妻激情”

[-]

取得合法化地位的紧身胸衣又开始被妇女所摒弃。事实上,在内衣的黄金时代——20世纪初期,已经有精工制成的半透明睡裙和带蕾丝花边的午茶袍,而那时妇女在家里放松休闲时就不再穿内衣只穿这些。无数华丽的、老式的小件物品也在这时出现:一件薄如空气的蕾丝与网眼元素相结合的抽屉布(盖在柜子或者抽屉上的防尘布);蕾丝花边的“闺房帽”(时尚女性用来睡觉时保护头发的帽子)。20世纪20年代也有一些漂亮的内衣裤:丝袜、时髦、流线型、可爱的小抹胸。午茶袍、女礼服也更加让人浮想联翩,比如Fortuny的一款紧身带褶的礼服,把女性身体曲线完全凸显了出来。

20世纪4、50年代,年轻女性眼里,内衣以和她们父母那个年代的大不一样。而是批量生产、昂贵而不必要的。20世纪70年代,许多高级服装设计师比如Halston和Stephen Burroghs,他们的顾客喜欢穿贴身的衣物,□□的紧身装里面不穿内衣。内衣,曾经被认为是羞耻、□□的东西面临着比被禁更糟糕的状态——被抛弃。

[-]

但它又慢慢复兴起来了,并越来越发挥了出色的作用。它的复兴始于朋克,英国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开始大胆地将内衣当外衣穿。法国顽童Jean Paul Gaultier就沉迷于他祖母的胸衣并把它们在巴黎大街上拿出来。20世纪90年代,不入流的摇滚歌手把它们改装为连衣裙,拿废弃的渔网和战斗靴和它们搭配,颠覆连衣裙甜美的形象。

这些完全背离内衣本能的用法,使S&M应运而生,展览中会有一些作品展示。“内衣在21世纪是一个迷人的东西,每个人都能在里面获得些东西。” Hill说“你真的能拥有这一切。”

本文译自 The Daily 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