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7 , 00:03

号外号外:科学家们找到制造和消除记忆的办法啦

[-]
想要看一个脑袋里面的记忆,仅仅将鲜活的大脑打开是看不到的。

鉴于这种原因,加州圣地亚哥大学的大脑科学家Roberto Malinow花费数年时间,试图用其他方法来研究记忆是如何制造和消除的。该项研究——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在小白鼠上做实验——应该能够更好地解决包括老年痴呆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内的人类记忆问题。

“人们一直想知道是什么让人类学到东西,人类为什么会失忆以及为什么人类有时的记忆会特别持久,就像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Malinow说。

Malinow和一组研究人员认为他们也许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们用高科技手段重做了一个经典的记忆实验,展现了其中的变化。在旧版本里面,他说,啮齿类动物学着将一段特殊的声音与一种温和的电击联系起来。

“如果你播放这段声音,实验体就会颤抖,”Malinow解释道,“那么为什么它会颤抖呢?因为它知道播放这段声音就意味着它要被电击。所以基本上一段记忆已经制造完毕。”

科学家们一直以来都在怀疑,实验体是通过加强处理声音和恐惧的脑细胞之间的联系来制造出这段记忆的。该理论认为,记忆会持续到突触削弱这些联系为止。

Malinow决定用尖端的光遗传来检验这个想法。这种技术利用光来刺激特定的脑细胞群。

这种技术的最大优势在于,可以在动物们日常生活时用这种技术来研究它们的大脑。“光遗传学已经彻底改变了脑神经系统科学,”Malinow说,“它能让你在某种程度上解读神经环路,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实验中,Malinow小组利用光遗传刺激了小白鼠脑细胞的特定组群。这也制造了一种害怕的记忆,与之前播放声音并且给予电击的那个实验类似。

之后他们准备测验,加强特定的突触活动是否能够让记忆持续。

“如果那是真的,那么我们应该可以通过削弱这些突触的活动,来消除这段记忆。”Malinow说。

于是Malinow小组再一次利用光遗传削弱了突触活动。当突触的活动足够被削弱后,小白鼠不再害怕。

当科学家们重新加强以后,小白鼠再一次感到了害怕。

Malinow说操纵这段记忆就像玩游戏,“消除记忆,又将其拿回,然后再次消除。”

他说,至今为止,这个实验为“记忆是脑细胞间的联系”的说法提供了最好的证据。

“我不会说我们已经盖棺定论了,”Malinow说,“但是我们已经增加了更多的证据。我是说,增加了更多相当醒目的证据。”

Josh Johansen表示了赞同。他在日本Riken大脑科学研究所研究记忆。他说,早期尝试研究突触的作用,只能检测已被移植出来的动物大脑组织的变化。

“现在,”Johansen说,“他们基本上可以在清醒的大脑里面做实验,并且看到连通性和行为的变化。而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Johansen还认为这个研究为帮助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们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目前的治疗都只是试图减少人们对那些能带来恐惧记忆的声音或者影像的反应。Johansen说加州的科学家似乎已经做得比这些治疗更多。

“他们之前做的就是试图逆转产生恐惧记忆的开始,并尽可能地消除它们。”他说。

Johansen说,在小白鼠身上成功的实验表明,这种技术也有望帮助人类摆脱恐惧记忆。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