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6 , 00:01

不壕者,无友矣

[-]
牛津大学最近捣鼓了一系列实验,结果发现,人们无法与吝啬小气,不壕爽的人愉快地玩耍。

参加实验的人以非面对面的形式进行一系列互动游戏。以上一个游戏中其他参加者的慷慨程度作为参考,每位参加者都要决定在互动游戏当中谁才是他们认为最可信任的人。

实验揭示,那些小气鬼收获的信任值最低,而这些人也确实有可能是最不牢靠的。这项由牛津大学以及意大利欧洲大学研究所所得的实验成果最终发表于《公共科学图书馆期刊/PLOS One》。

参加者由265名牛大的学生组成,首先进行的是独裁博弈,两人一队,每队只有一人将获得8英镑。手持钞票者可选择“不壕”然后分给队友1英镑,或选择“壕”分给队友3.5英镑。

实验第二阶段是信任博弈。原先组队的人会被拆散,与其他参加者重新组合,还是两人一队。其中一人可以首先决定到底要不要把钱分给队友,给了,那么队友手中的总额就会增加,但队友也有可能把钱分回给他,或选择不给,袋袋平安。然而,先做决定的人在选择分不分钱给队友之前,他可以先了解在第一阶段独裁博弈当中队友的选择。但队友可以选择坦诚布公、隐瞒或谎报他们在上阶段是做了散财童子还是小气鬼。

结果65%的参加者在信任博弈中把钱分给了那些在上一阶段表现壕爽的队友,只有29%的人在得知队友在独裁博弈中表现得不够大方或选择保持沉默后仍把钱分给了队友。

其实,一部分参加者在游戏开始之前已从研究人员口中获知第二阶段信任博弈的游戏规则,而另一部分参加者却是完全不知情。这么做是为了评估是否会有人在第一阶段就策略性地去选择做个壕人。

研究人员的目的是为了找出我们在选择信任一个人时的依据到底是什么。他们发现,当人们无法寻找到一个人的诚信指标及有关其信誉的其他信息时,过往的慷慨行为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关键属性。实验同时演示了参加者如何意识到并利用‘过往的壕史’为其服务,约有60%的参加者在独裁博弈过程中表现小气,却在进行信任博弈的时候选择谎报。

牛津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Dr Wojtek Przepiorka表示:“当一个人壕习成性,并不需要担心别人感觉不到,这种壕性会成为‘值得信赖’的有效信号。慈善晚会是一个土豪们可以尽情挥洒壕气的地方,但正因为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们都知道会备受关注,因此表现得壕气冲天可能会是一个战略,这也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他们的真实个性。我们认为真正的慷慨是一种本能行为,即便只是小手笔也会被视作信任的可靠指标。”

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院士Diego Gambetta教授说:“我们的实验证明了欺骗行为总是成串发生的——很大一部分吝啬之人会选择用谎言来掩盖自身的小气,而说谎的人又更有可能靠不住,就像是一样推动着另一样,恶性发展下去。在不考虑人类特性的情况下,人们似乎会将慷慨与值得信赖等同看待。然而,有些人的慷慨本就只是他们性格优点中的一部分而已。在实验当中,我们还发现,那些为自己使用了策略性慷慨感到内疚的人更善于揭穿别人是否也对他们表现出策略性壕爽。”

本文译自 ,由译者 Po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