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01 , 21:14

一战中第一位因叛逃而被枪决的英国士兵

[-]

托马斯·詹姆斯·高门(Thomas James Highgate),是一战中第一位因叛逃而被枪决的英国士兵。

[-]
纪念碑

他的命运,至今仍能激起悲愤和质疑。

他的侄孙,特仑苏·高门(Terence Highgate),多年来一直想为他清洗罪名。

他觉得,村庄的纪念碑,和它的墓志铭,自己的叔爷爷也有资格。

高门先生说,“墓志铭写道:‘Shoreham Kent人,在你放眼满山的墓碑时,请记住这些名字,他们在1914-1918,为国献躯。’”

“他(托马斯·高门)也是其中之一,这上面也应该有他的名字。”

“逃军”

1914年8月,在比利时小镇Mons的一场冲突之后,精疲力竭的英军被迫开始一场持续两周的大撤退。

历史学家Julian Putkowski,写出高门先生是如何在9月6号早晨,做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

“当时英军正在跑路,”他讲到,“高门掉队了,并要求休息,洗洗身子。”

“这便是他的叛逃。不超过一两个小时,最多几个小时。”

当天晚些时候,在被通告失踪之前,高门先生便在一个村庄里被找到了。那时,他正穿着平民的衣服。

几个小时后,便召开了针对他的军事法庭审讯。他认罪说:“我已经受够了,我想逃离这一切,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逃跑。”

[-]
托马斯·高门

但他还是为自己辩护,坚称自己有意再次加入军队。

然而,他无法解释为何自己脱下了军装,只说自己不记得了。

几乎立即他就被判定为有罪。

9月8号7点,当着两个部队的面,高门先生被枪决了。

“自信危机”

Putkowski说道:“其实,在那时,到处都是高门先生这样的逃兵,但只有他被处决了。”

“我感到,这其实是一场高层军官的自信危机,和高门先生无关。”

枪声仍在回响。

据英国皇家军团,1920年代,建设村庄纪念时,他们家并没有提出要写上托马斯·高门的名字。

2000年,教堂为此举行了一次投票。参与投票的大多数人都支持加入高门先生的名字。

6年后,因胆小叛逃而被处决的306名英国或帝国士兵,得到了宽恕。

然而,这个纪念碑群里,还是没有高门先生的位置。

草率的正义?

当地的皇家军团分部□□Maj Michael Green说,这个问题已经反复讨论过多次了。

“他们觉得,作为一名逃兵,他不应该被包括在内。他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叛逃。”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他放进战争纪念碑里,这些可都是履行使命为国捐躯的人。”

“我们还会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但我觉得这开了一个坏头。不过,这只是我的观点,并不是最后决议。”

高门先生的案子,体现了用当今标准评判历史事件的困难性。

他的审判,不仅草率,而且偏向平民标准,仅在紧急战争时期才会实行。

死亡判决是由当时的指挥官核准的。在那时,他需要做的是稳定军心。

而当时的情况是,截至9月5号,英国远征军已经损失了两万人,或死或伤或失踪,这数字几乎是军队的四分之一。

而上头的命令指示,没好借口的逃兵们必须严惩。

而在高门身上,事情又变得更复杂。

1913年初,19岁的高门加入了军队。但他的军事记录很不好,缺勤,甚至还因叛逃被关了42天。不过那时,他只是想加入离哥哥较近的另一支军队。

战争开始前几周的医疗报告称,他患有精神混乱和短暂失忆,大概和他以前在船上服役时染上的黄热病有关。

“翻案?”

Kent大学英军现代史教授Mark Connelly警告说,不要去改写历史。

“这么说吧,20-30年来,一些德国家庭会说‘我祖父参加了二战,并且因为与纳粹暴行有关而被处决’。”

“但我们都明白,在参军之前,他们只是怀着爱国理念的好青年,并没有任何政治意识。但是后来被纳粹思想引诱了。”

“这样的家庭就会想着抹掉这段历史。”

“我们真的应该为这样的案子翻案么?”

[-]
高门的出生地,100年来几乎没什么变化

高门家一直处于困境,后来搬到了Shoreham和伦敦之间。托马斯和他的两个兄弟都死在了前线。而后者,在位于Sidcup的纪念碑上榜上有名。

不过,特仑苏·高门坚持认为纪念碑上应该写上叔爷爷的名字。

“既然他被原谅了,那他的名字就应该被放到纪念碑上。”

“可他并没有。所以我只好为他做个十字碑,写上他的名字,矗立到永远。”

本文译自 bbc.com,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