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31 , 16:24

性骚扰话题:给所有男性朋友们的一封信

[-]
# 本文来自卫报专栏的一位女作者

致我所有的男性朋友:

我想和你们分享我今天遇到的一些事情。

我正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突然一个男人骑着车从我身边经过说,“宝贝,我可以摸下你的PP么?”说实话我搬到纽约后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像往常一样直接忽略了他。相信我,如果每个跟我这样说话的人我都理他的话,可能一天都得跟他们纠缠不清。所以我只是继续走,他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办的时候,我就感觉我PP上多了一只手。是的,他追上了我并且摸了我的PP,然后在我再次反应过来之前,跑了。

我气的快冒烟了。当时我有点难过,害怕,但是很快我又开始庆幸没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最开始的害怕退却后,我开始在想我到底还要不要去健身房,也许我应该呆在家里不出门。这样感觉更安全。自从我从墨尔本搬到纽约后,我就经常在大街上被人骚扰,最开始,我觉得是因为纽约人太多,人员太杂乱,然后也不愿意把这种事情闹大。我一直很感激除了流氓哨之外也没发生更严重的事情,而且流氓哨我觉得自己可以处理,不必放在心上。

但是后来,我发现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组成部分。每当有男人注视着我的时候,我真心希望当我经过的时候他们能把脸转开。我试着穿的非常低调,出门不化妆,但是这些都没用。我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出格的地方需要改进,但是我还是这样做了,可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结果还是这样一点用都没有。

按照之前发生的一些的恐怖事情来看,我感觉目前自己所受到的这些骚扰还算稍微平和,但最后一定会演变成为暴力。你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22岁的艾略特罗杰发布了一段视频,描述了他对女性的仇恨,并且计划报复女性,在那之后他就在加利福尼亚杀死包括自己在内的好几人。在这件事过去了几天后,一名男性枪杀了三名女性,原因是她们不愿意和这个男性及他的朋友们发生关系。这让我觉得很恐惧,每次大街上有人朝我吹口哨,说我□□火辣,我都直接忽略他,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我拒绝了他?哪天我也会陷入这样的危险当中吗?

我意识到这件事可能和你们没有关系不大,你们当中的大部分人不可能知道我每天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几个月前,我都不会告诉我男盆友这些事情,觉得这样会像一种无意义的傲娇——“看,多少男人觉得我很辣。”但是后来我会告诉他越来越多的这些信息,并不是因为我想听到他说我多有魅力,或者我想让别人感到抱歉,我只是想让他,和你们,知道。对于女性的性骚扰和暴力行为是真正存在的,而且这种事情会影响受害者的每日正常生活。

我也不想让你认为这种事情只会在美国发生,当然,在这里发生的频率更高,但是在墨尔本我的女性朋友上街也会被骚扰。还有一次我坐火车时一个男的调戏我。我在脸书上告诉了一些女性朋友,然后发现并不只有我一个人遇到过这种事情。我认识的一个在伦敦的女孩子告诉我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她在慢跑的时候,一个骑车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在她PP上拍了一下。“我现在都感到很愤怒,我也对你的事情觉得很愤怒,”她说。另外一个我认识的在波兰的女孩,从健身房回去的路上一个醉汉试图袭击她,在她经过的时候用言语侮辱她,“最悲伤的事情在于我知道他会来骚扰我,一和他眼神接触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我只能尽力保护自己,不让不好的事情发生。”

说实话,我不想花太多事情去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从法律角度来讲,在澳大利亚的话这些事情都是非法的。属于非法袭击,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强行发生联系。你问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太确定,也许希望你们能够保持警惕,多学习一些类似的处理经验,不要和那些你感觉就不怀好意的人对视,不要开一些无意义的玩笑。 说实话,我真的不太确定我到底希望怎样,我想我只是希望你们至少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com,由译者 Sprit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