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9 , 08:30

维多利亚时代明信片预言的21世纪

[-]
100年后,有飞行的士,人们可以随意往返月球,知识通过电线“灌输”到学生头脑。这些都像是当今未来学家对我们以后生活的预言,不过这却是1个世纪前人们眼中的未来,也就是现在你我身处的时代。

这些维多利亚时代的明信片对21世纪的预言,有的相当有先见之明,而有些却实在滑稽,它们的主人Ed Fries说到。这些明信片都是他的私人收藏。

Ed Fries曾就职于微软,是Xbox的创始人之一。离开微软的10年里,他一直都在从事名为“随机收集未来”的工程。他曾为多家公司出谋划策,领域包括3-D打印,感测空间深度的照相机(被Kinect等产品采用),以及阅读脑电波的耳机等。本月初,他在旧金山举行的“神经游戏研讨会”上展示了这些他钟爱的明信片,提醒预言未来的误区。

这些明信片有一个通病:即使是注定会改变的事物,也依然一成不变。有张图像里,一对夫妇坐在太空的士里,这相当具有未来感,但是男士却穿着护脚,手拿拐杖;女士有一把太阳伞,并且还戴着一顶用羽毛装饰的大帽子。交通会迎来一场革命,而时尚却是一成不变,难道当时的人是这样想的吗?Fries说到:“每张明信片里,你既可以看到未来概念,也可以找到我们如今认为很老土的事物。”

同时,这些明信片里,并没有真正提及上个世纪的科技进步的转折性技术,比如个人电脑和因特网。从明信片上面可以确切地看到,有可视电话,但图像都投影在墙上或屏风上。Fries表示,当时离“运动图片”已经不远,所以并不是很超前,但通过照亮屏幕观看确实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力。

总的来讲,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在探索未来科技方面确实做得很不错,但他们的想象力却受到了身处时代的局限。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今日的我们-至少对于没有远见者是这样。

Fries称,要有远见,就必须打破常规。“改变未来的人,需要有疯狂的想法,并且不懈追随,”,他说到:“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和‘怪人’在一起的原因。比如来’神经游戏研讨会‘,这里很可能就有人会改变世界。”

由于版权原因,我们不能看到所有明信片。不过, Isaac Asimov的《未来世界:19世纪》(Future Days: A Nineteenth-Century)中可以找到,另外还可以参看下面视频: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claudi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