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9 , 15:20

写给父亲的一封信:儿子在他乡实习

[-]

本文纯属虚构

亲爱的父亲:

这个暑假我在中国过的很好,一家叫雷帝达斯的好心公司给了去中国实习的宝贵机会,我也从实习中学了解了不少广告业的内幕。我的日常工作包括给我的主管做咖啡和打杂。虽然我干的工作不起眼,他们还是对我很有信心,其他同事都下班回家了,他们还是给了我去流水线上工作的机会,而且一干就是50个小时,干到第10班时,老实说,我终于弄明白了美元的价值,我也了解人民币的价值,我从此觉得我们的国家已经没有希望了。美国那些自由派记者平时总是念叨这里工厂里的机器设备如何如何危险,他们说的没错,但是架不住咱爷们学的快啊。在失去了我的一只大拇指后,我学会了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要用小拇指操作。毕竟小拇指也没什么用,对吧。

我在这里很快就交到了朋友,流水线上的哥们还给我起了歪名:白色闪电!一开始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叫我白色闪电,于是我开始询问他们。他们觉得美国人吃那么多高蛋白的食物,所以才能像我一样如此灵巧快速地操作机器和工具。而且我觉得我是白人,所以我应该很快。

因为我是这间公司流水线部门为数不多的几个会说英语的人,所以有一次德怀特·霍华德来这家公司时,我有幸参加了会议。看起来他是想在这里传播篮球运动,并推广他自己的品牌。我没有机会和他说太多话,但是我记得他留下的几句很有道理的话,他说:“只要高个子男人说你们要买什么,这里的人们肯定就会掏钱去买什么。”我还记得他说“永远不要让自己在一家失掉人性的公司,为了销路放弃做人。” 霍华德这番话太难懂了,我不能明白其中含义,但是我很想在回家的路上买上一双他的新鞋。

之前我在电话里还跟您说我吃不惯这里的食物,我去了本地的麦当劳吃了几十顿,我终于知道“菲力牛排虾”和“海苔味炸鸡”我是真吃不惯。不过,还好我找到一些我比较能够适应的食物,拉肚子的次数也减少到仅仅每天五次。

工厂和繁华城区靠的很近,所以基本上每天下班我都会享受这里的夜生活。尽管每次我去酒吧都会发生奇怪的事情,总有人冲到我面前问我要签名,我觉得他们是把我当成《马尔柯姆的一家》(美国一部情景喜剧)里的谁。我还不知道我长得那么像弗兰奇·莫尼兹,不过至少我没他那么软脚虾,我觉得我应该是里面那个惹是生非的哥哥里斯。

你也应该觉得我过得不错吧,我在这里学到了好多好多东西,遇见了好多好多好玩的人。

爱你的

儿子

最后部分略有删节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