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9 , 08:00

玻璃大厦这种东西的存在真的合理吗?

[-]
伦敦小黄瓜——Gherkin大厦

伦敦深深爱着玻璃。在炎炎夏日,城市里的玻璃幕墙摩天大楼们总是能把行人的眼睛闪瞎。但“伦敦小黄瓜”(Gherkin大厦)的设计者Ken Shuttleworth说是时候该抛弃玻璃这块心头肉了,并称他的这个标志性建筑也许是个“错误”。Shuttleworth认为,随着人们越来越关注“人为气候改变”,像小黄瓜一样的玻璃幕墙建筑已不再适合这个社会了。

“有窗户被视为一种特权,我也曾认为这是一种特权,但在这个紧缩的年代,开发商应该与这种建筑上的耀眼之光说再见。为什么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气候变暖。”

他在Gherkin大厦建成的六年后的演讲中提到“作为楼房的制造者,我们有义务建造更低碳、更节能的建筑。”

[-]
高楼林立的伦敦

[-][-]
伦敦小黄瓜的里里外外

拥有密闭幕墙,依赖大型机械的全玻璃覆盖轻量级建筑是个又不省心又不省力又不省钱的玩意儿,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还有那些在材料和不规则建筑形状的大量花费同样不合理。玻璃外墙既让室内容易升温,又反射了许多热量。这意味着在夏天给室内降温和在冬天给室内取暖都需要花费更多的能量。

玻璃建筑反射的耀眼光线同样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去年夏天,位于Fenchurch街20号的Waikie-Talkie大楼就曾因此受到谴责,它反射的光线把街上的车都给热融了。

[-]
悲剧的汽车:被大楼反射的光线热融了

但尽管如此,在伦敦还是有几个玻璃建筑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当中,包括“Can of Ham” 和“The Scalpel”。

Shuttleworth自从2006年离开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那时候的他把大窗户视为豪华奢侈的象征。“我开始重新思考在过去40年里我所做的一切”他对BBC说,“如果让我今天再重新设计伦敦小黄瓜,它肯定会大不一样。”

“我们这些建筑师应该对自己设计的建筑更加负责,包括它的外形和他的热效应。”

欧洲玻璃行业协会驳斥称这种人为玻璃是“坏人”的想法太过先入为主。研究人员也致力于发明更安全更耐用的新型玻璃。

但Shuttleworth人为在这个广泛关注气候变化的时代,建筑师应该为自己的作品考虑更多:否则,下一代人回首我们这几十年的建筑时,也许会说“他们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怎么能够这么肆意妄为呢?

[-]
凶手就是你:Walkie-talkie 大厦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MegaMe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