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6 , 18:39

食品业创新项目,美国首个可食用昆虫养殖场开业

[-]

一群本来居住在欧洲人家里的蟋蟀最近新搬去了一个像面包车的网状结构的纸板做的新家。它们会一直住在那个位于俄亥俄州一个叫Youngstown的小镇里养得肥肥的,直到被杀、磨成“蟋蟀粉”,然后加进面粉中烤成玉米片和饼干。

[-]

蟋蟀是美国第一次养殖并加工以供食用的昆虫。Big Cricket Farms是在Youngstown进行蟋蟀养殖加工的公司,致力于研究昆虫并使之成为波士顿的Six Foods()。图右的蟋蟀片就是他们制造的,他们把这个“新产品”命名为“啾啾”,还把蟋蟀做成饼干。这些食品的出现满足了一些热爱尝鲜的吃货们对食品高蛋白、原材料环保卫生、符合现代饮食讲究的需求。

[-]

Laura D'Asaro和Rose Wang是Six Foods的创造者,她们试图通过改变昆虫原本令人作呕的生存环境和形态,把它们加入人们习惯于吃的东西里面,提高食物的营养价值。像蟋蟀粉,里面的蛋白质含量高达70%,它可以做成薯条和饼干等等常见食品,不让人食用产生排斥心理。

Six Foods不是第一家做昆虫养殖食用的公司, Chapul和 Exo等其他公司已经利用蟋蟀制成了蛋白质条这种蛋白质含量高的类似手指饼的东东。

[-]

这样的食品对环境的有利影响是不容小觑的。根据联合国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养殖昆虫提供给人体的膳食蛋白质比家畜所能供给的多得多。打比方说,一公斤牛肉需要用10公斤的饲料但是同样是一公斤,蟋蟀却只需要1.7公斤。而且同样比例的蟋蟀和家畜,蟋蟀向大自然排放的二氧化碳只是牛羊排放量的1%,所需要的水也比家畜少得多。

[-]

尽管它们对环境有利,但是养殖和销售这些昆虫是很艰难的。美国国家食品与农业研究所主任Sonny Ramaswamy说,在销售和养殖问题上存在“无数的挑战,包括对很多潜在的可供食用的物种的生物知识的缺乏”。对一些可能影响养殖场的寄生虫和病原体的信息缺乏了解,美国农业部(USDA)表示,关于昆虫的养殖食用并没有相关立法,所以养殖昆虫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

而这导致了一些法律怪事的出现。“你不能屠杀农场里的动物,” 荷兰 Wageningen大学昆虫学家、联合国报告作者之一Arnold Van Huis说,“因为昆虫是动物,所以它们的屠宰也要以动物相关法条为准。这意味着你得专门为昆虫建一个屠宰场,这真让人抓狂。”

到目前为止,美国的食用昆虫吃的是宠物吃的食物像狗食、猫粮这样的东西。但是这很难保证整条供应链对人类安全无害。Big Cricket Farms创建人Kevin Bachhuber说,因为它没有通过人类食品安全审查,这意味着在昆虫喂养什么的方面仍然缺少透明度。“有的养殖场给昆虫喂过期的狗食,这样养出来的昆虫明显是不合适人类食用的”。

这就是Big Cricket Farms的突破点,“养殖昆虫是有风险的,我们没办法保证昆虫绝对远离那些不适合人体的食物,”Kevin Bachhuber说,“我欢迎USDA来我们已经建立并运行了几个月的农场检查,并且告诉我们‘是的,这个事情就该这么做’。”哪怕只是一点点问题,都会引起一场灾难。比如,食用昆虫导致食源性疾病。“这将打垮我们整个新生产业”。

从Six Foods的蟋蟀制品中抽取一些,可以发现它能够后来居上。蟋蟀薯条、饼干尝起来和普通的基本上一样,泥土、坚果这些常被人们说昆虫食物中的怪味道在Six Foods中几乎感觉不出来。

低加工的昆虫肉是一个不同的问题,我们得另谈。比如蟋蟀寿司,用□□起来嘎嘣脆的蟋蟀替代柔软鲜美的生鱼片这简直就是不伦不类。蟋蟀肉要是和蔬菜和面条一起翻炒,感觉会好一些。

世界各地的厨师都在努力尝试用昆虫做出新的菜品。北欧食品实验室( Nordic Food Lab)——丹麦的一个叫Noma的餐馆中独立出来的非营利性组织,去年五月推出了一个让昆虫变成西餐中的美味的项目。它们的厨师认为把昆虫做成美味能够引起一波食虫热。

在香港Nur做主厨的Nurdin Topham参与了这个项目,并且发现昆虫的口感与它们被喂食什么有关。“昆虫的饮食直接影响了菜品的质量、口感和新鲜度,而对贝类和虾来说,喂食的东西对它们并不造成显著影响。”

事实上,奥地利得克萨斯的Tiny Farms已经这么做了。它用一个叫肠道加载的程序——即在蟋蟀死之前给它们喂食特定口味和营养丰富的食物来养育蟋蟀,好让它们尝起来味道像蜂蜜、苹果或者其他富含维生素C的东西。Bachhube说一旦这个肠道加载完善好并且投入运行成为模式,Big Cricket Farms计划对大规模蟋蟀施行。他目前是在给蟋蟀喂食有机鸡饲料,但最终会在利用Youngstown周边的废弃食物上想办法。

Bachhuber准备在未来几个月内在Youngstown的第一个养殖场养殖5000只蟋蟀,每个月能繁殖出一百万只蟋蟀也就是113公斤蟋蟀粉。如果仓库进行满负荷生产,那么蟋蟀粉将达到700公斤。

宾夕法尼亚大学厌恶心理学研究者Paul Rozin说,新的稀奇的食物会逐渐成为流行,从上至下,从担负起昂贵费用和具有冒险精神的餐厅开始流行起来。

寿司是这个趋势的典例。20世纪60年代以前,吃生鱼片这个想法对美国人来说是外来的,但是现在,寿司在美国几乎随处可见。“寿司最开始是被在洛杉矶的日本商人带动起来的,那本来只是他们地方民族的东西,但他们会邀请他们的美国同行一起食用,”Rozin说,“这对当时的美国人来说是罕见的烹饪方法,后来一些爱冒险的有钱人开始尝试做这个,结果它就真的在美国流行了起来”。

但即使没有人吃蟋蟀以外的任何 Six Foods的蛋白粉,它们仍然会在提高公民身体健康和改善环境上起重大作用,Rozin说,“如果百事加入3%的蟋蟀粉进入奇多,那它就足以造成重大影响”。

本文译自 New Scienti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