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4 , 07:29

哈萨克斯坦小镇的“睡美人症”

在哈萨克斯坦几乎被苏联放弃的小镇Krasnogorsk以及Kalachi村子附近都弥漫着“睡美人”症。患上这种症状的人会突然沉睡6天。就像是恐怖电影,奇怪的疾病突然袭击某个地区并且每人知道这背后的原因。科学家和专家们都被这种现象困扰着。

这种奇怪的疾病并不是一直普遍存在的。而是一波一波出现的,最早一次出现在2013年3月,第二次出现在2013年5月。自从那以后至少出现了3次。2014年冬季节日结束后出现了一些,在5月又出现了一次。在该地区总共有40到60人遭受了这种奇怪的疾病。大多数的病人都伴随着短暂性的失忆。
[-]
第一位患者是来自Kalachi的50岁的挤奶工Maria Felk。她说:“当时我和平常一样在挤奶,早上很早我就睡着了。我什么也不记得。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医院的病房里。护士微笑着对我说‘欢迎醒来睡美人,你终于醒过来了,’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睡了两天一夜。和我同病房的妇女说在这期间我试着醒过来好几次,说我要去挤奶。”

有趣的是,这奇怪的疾病在当地很快的传播开来。游客也不能幸免,例如30岁的 Alexey Gom,他到Kalachi拜访他的岳母,他说:“我和我的妻子去拜访我的岳母,那天早上我想完成我的工作,我打开我的电脑,打开我需要读完的那页。之后我感觉到某人把我身上的开关关掉了。”
[-]
Alexey说:“我在医院醒过来,边上站着我的妻子和岳母。一系列检查后医生没有在我身上发现任何异常。我至少睡了30个小时。这从来没有在我和我的亲人身上发生过。”

我必须说Alexey和Maria是十分幸运的。曾经有报道有的人睡了超过一个星期。谣传人们以为这个男人已经死了差点把他活埋了。有些人会反复发作。Lyubov Belkova是当地卖场的一名服装售货员,她患这种病超过7次。她的女儿患了2次,她15岁的外孙女也患过一次。和她一起在卖场工作的同事也在不同时间里患过这种病。
[-]
同一个家族重复患上这种病这让人感到十分困惑,但有些人似乎对这种病完全免疫。有一个共同点——这种病主要发作在俄罗斯人和德国人身上。人们不知道这种病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所以村民们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好以防突然要冲去医院。

当2013年第一次发生这种病时,医生以为是劣质的伏特加造成的。但结果发现,睡着的6个人都没有喝过任何酒。当地一些人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大气温度突然上升造成的结果。另外一种理论认为附近废弃的铀矿渗入当地的河流,当地人使用了河流中的水。
[-]
为了寻找睡眠传染病的病因,几名科学家来到了该地区,他们对当地的油、水以及患者的血样、头发、指甲做了超过7000次的实验。他们还分析了地下的天然气和手机信号。他们测试了房屋的氡气、辐射水平高、重金属盐、细菌和病毒。所有这些测试都不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曾经,Krasnogorsk受到Moscow的管辖,当地有6500人从事铀矿开采工作。那时他们的生活很富足,但随着苏联的解体一切都变了。Krasnogorsk的人口只剩下130人,而Kalachi的人口也只有680人。他们的生活资源和稀缺冬季甚至都无法正常供暖。
[-]
根据Kabdrashit Almagambetov医生的说法:“当这些患者醒来以后,他们什么都不记得。每个病人的症状都是一样的——虚弱、行动缓慢、睡着。”他的一位病人,Alexander Pavlyuchenko在当地的一个公墓里参观时,陷入了长时间的睡眠,当他最后醒来时,他坚称自己完成了所有的参观。

Kabdrashit医生说:“不幸的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不清楚。我们已经排除了相互传染的可能,我们还检查了血液和脊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我们把它归类为毒性脑病,但毒性只是我们的猜测,而脑病只是标志着它是脑部疾病。”
[-]
两名患过睡眠症的儿童也产生了幻觉。其中一名儿童Misha Plyukhin说他看到灯泡和马在他周围飞,然后看到他的母亲有8只眼睛和树干。然后他觉得床上有蛇和虫子并且不断的吃他的手臂。另外一名儿童Rudolf Boyarinos不记得什么了。但当他很冷的时候他会大叫“怪物”。这两名孩子已经回到了学校。
[-]
Tomsk Polytechnical大学的地球生态和地球化学学家Leonid Rikhvanov告诉我们一些好消息。他和他的团队分析了Kalachi居民寄给他的铀。他说:“我们分析了这些样品后发现了氡气,但这并不是因为放射性氡。而是因为气体的化学效应。换句话说,这种疾病的原因是由于矿井中散发出来的气体。”为了证明他的结论还需要更多的测试。

但氡真的是这种病的原因吗?Kabdrashit医生是一名麻醉学者他说他利用相似的气体,患者在手术后1到2个小时里醒了过来。他说:“这些患者睡了2到6天,这些气体究竟有多浓呢?为什么有些人会睡着而有些人不会呢?”

不幸的是,这些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哈萨克斯坦的环境保护和水资源部长Nurlan Kapparov承诺找到病情的原因。让我们一起来祈祷这个问题能早日解决吧。

本文译自 odditycentral,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