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3 , 13:30

1859年,美国人认为国际象棋会损伤大脑

[-]

让我们看看1859年,那个我们的信仰再次产生危机的时代。暴发的娱乐形式拉走了我们脆弱的内心,它们被一种无用又无意义的活动强行占领,以至于威胁到了我们对日常生活的认知。冷静的文化评论家耐心地发表评论,并且谴责这种曾出现过的信仰危机,但是没有用。人们依然沉迷在其中,我们已经注定如此。

当然,我说的是国际象棋。

在今天早一点的时候,我的朋友比尔布雷恩让我去看看新书《Bad For You:Exposing the War on Fun》的作者的问与答。这是一个关于道德恐慌的历史问题,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孩子们很享受暴力游戏但是大人们厌恶孩子们玩这样的游戏。其实大人们讨厌的东西包括孩子们喜欢的漫画书,电子游戏以及龙与地下城等等。但是这个问答访问最吸引我眼球的是一个关于国际象棋的道德恐慌。

(以下对话是作者选取的问与答的一部分)

坎宁安:等等。每一波吸引孩子的新技术让家长恐惧,但这只是暂时的。这一波来了,到达巅峰,但它无法与海岸对抗于是消失了。这也是一定程度上我们为什么要在书中创建如青少年喜欢以及恐惧的事物这样的时间表,这是为了给这些癔病性的行为一个历史的回顾。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恐慌在现在看来是愚蠢又古怪的。

派尔:特别是当内向的孩子们接受了国际象棋里面“毁灭性的兴奋刺激”以后。

国际象棋是一种“下等的”活动吗?我读到这里不得不去读原文。幸好在谷歌上面找到了他们谈论的文章:在1859年7月2日出现在《科学美国人》上的文章——论下象棋的刺激。

这篇文章首先开始谈论美国冠军保罗墨菲最近击败了他的欧洲对手,接着作者开始抱怨美国人玩象棋的平均时长。这种论调如此可悲以至于我要完全开始引用它的抱怨。

“……学习下国际象棋这种毁灭性的兴奋刺激已经遍布了这个国家,并且在乡村和城镇也已经成立了许多俱乐部。可能有人会问,我们为什么要为此而后悔?我们回答道,因为象棋是一种娱乐性很差的活动,它的高要求会剥夺头脑的宝贵时间,与此同时对身体也没什么好处。

作为训练头脑的一种手段,国际象棋却获得了好口碑,因为它要求人们有强大的记忆力和排列组合的特殊能力。国际象棋也通常被认为能够体现人们过人的智力,但我们相信这些观点是及其错误的。拿破仑这位伟人,他对象棋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但他还是经常被一个在圣海伦娜的杂货店主打败。莎士比亚、弥尔顿和牛顿,或者是地球上别的伟人也没有精通国际象棋。正如那些著名的运动员们似乎被赋予了能作出正确动作的直觉能力,但他们别的能力都很一般。象棋既不能为内心增加色彩,也不能激发简单而又美丽的思想,更不能让我们获得和提升自身高贵气质能力。

久坐着工作的人更不应该下国际象棋,这些人更需要户外锻炼而不是练习排序。那些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应该避免像国际象棋这种费脑子的活动,因为如果他们不休息的话脑力将被耗尽。从事脑力劳动的人更应该跳舞、唱歌、打球、进行体操运动或者到林间、海边散步,而不是下象棋。下象棋这种游戏不是依靠经商或者专业能力就能够做好的事情,因为这种游戏需要浪费时间来训练;它是一项不能盈利的娱乐活动,这种活动只有经济独立的人能够腾出时间来追求它。下象棋如果不经过长期的训练是无法精通的,因此它需要大量的时间。我们认识的一名下象棋比较有技巧的年轻绅士,最近把象棋板放在胸前宣称:“我已经在这上面浪费了太多时间,我再也无法承受了,这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国际象棋既不是一个有用的技能也不是什么能有得体成就的游戏,因此我借用这位朋友的例子奉劝沉迷于此道的各位尽早脱身。”

我们可以笑这些看起来脱离了基本观点的事情——但作者确实给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比如,那个认为象棋不适合久坐着工作和脑力劳动人的观点,就直到现在仍然是真实的。我们现在认为体育锻炼有助于提高脑力劳动,而在大自然中散步能够激发人们的创造力。如果你在1859年是个办公室员工,完成一周的工作后将空余时间留给象棋——也就是那时候的电子游戏,无法得到休息的大脑就像疲劳驾驶一样,会带你驶向深渊。(这就好比一周花40个小时盯着一个发光的屏幕,又将时间花在另外一个发光的屏幕上了。)更重要的是,《科学美国人》的作者的观点是对的——你下棋的实力并不会转移到其他领域,你努力地下象棋,但它并不会在其他领域帮你变得更聪明。

我们在这里并不是批判象棋,这只是作者和我们所处的时代的文化鸿沟,但我们彼此尊重。现在,象棋被当作是一种高雅的活动,因为它能够帮助人们学会控制自己的注意力。但类似的聚焦并不总是被当作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正如我的朋友弗吉尼亚赫弗南前不久写的:19世纪的人们发现了注意力集中的力量和其让人毛骨悚然的一面。朝那个方向走的太远的话,你就会像《白鲸记》里面的亚哈:完全被强迫地集中精力。从这个角度看《科学美国人》的作者也是有道理的——太过投入和集中并且长久坐着不动,对你会有害。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健康的平衡呢?

随着时间的改变,象棋可能不会再变,但我们的观念一定会。

本文译自 medium.com,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