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3 , 16:38

为什么所有写非洲的书封面都是他妈的一棵破树?

[-]

上周,“非洲是一个国家”这个博客列举了一连串西方国家对非洲的误解,博客以书籍封面的设计为例讲述了西方国家对非洲的误解有多深。博客主贴出了一张36本书的封面拼图,这些书要么是非洲裔作者所写,或者是在非洲比较流行的书籍。书中记录的国家各不相同,有尼日利亚、津巴布韦、南非、博茨瓦纳、莫桑比克等,其中文字和记录的风土人情也各不相同。虽然这些书籍的风格不一,作者甚至包括几名诺贝尔奖得主,然而,所有书封面上都要么有一棵非洲金合欢,要么是橘红色落日中的大草原做背景,要么两者都有。

[-]

“长话短说,大多数‘关于非洲’的小说的封面设计者,他们对非洲大陆的认识主要还是来自《狮子王》。”博主在博客上写道。

既然现代的书籍封面设计发展程度已经精湛,为什么非洲读物的出版商还是一味坚持使用老套陈旧又不能正确反应非洲实际情况的图片作为封面呢?

彼得·门德尔桑德是Knopf的艺术副总监,也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封面设计师。我(原文作者)向他请教了这个问题,希望弄明白问什么出版行业为什么就是不放过这些粗制滥造的图片坚持用到滥。(一次一次又一次,为什么不能放过金合欢?)

他指出“个人和组织的懒惰”是这其中的原因。图书设计师和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不愿去了解除了美国以外的世界。再加之图书封面设计师们并不总会花时间用自己的理解诠释一本书的内容,所以他们更愿意沿用以前的老封面。所以当面对非西方文化的小说是,他们常常套用“模糊的东方主义地域观”。(西方对东方的综合认识,往往是错误的,带有偏见的认识)门德尔桑德还说,市场营销部门想规避市场风险,也是这种封面流行的原因。

门德尔桑德还说当手稿临近付梓,出版商往往抵挡不了现成封面设计的诱惑。他说:“如果这时候有人铤而走险,采用不同的封面设计,如果书卖不出去,那么绝对是那个没有在封面上放金合欢的家伙应该对此负责。”

他还说西方人比较能够接受带有金合欢的非洲形象,这么做没有风险。这样做消费者容易理解,因为金合欢很有代表性。

门德尔桑德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们应该如何解决?目前的现状是,出版商只对某些书单独照顾,采取切题的图片;但是剩下的大部分——常常是关于非洲、□□、女性作者的书——只能套用老图。对此门德尔桑德的建议是封面设计人员应该和书籍的编辑展开对话,询问这本书与众不同之处,以帮助封面设计者选用合适的图片。如果这种方法行不通,设计师又迫于压力必须采用可能会伤害读者感情的老套图片,在这种情况下,门德尔桑德说:“我们可以告诉出版商这样做带有种族歧视意味,是恐惧外国的表现,或者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改变要慢慢的来。门德尔桑德预测未来某位非洲作家的畅销小说也许碰巧会使用不同的封面设计,如果这样做能够成功,西方读者会看到非洲的另一面。

“但是我们现在处于破树的时代,”他说,“对于这片广袤的大陆,这片千姿百态的大陆,你却只能用他妈的一棵破树。”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