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1 , 12:17

这个奥地利小镇上有着世界上最独特的公交站台

[-]

在多数城市里,公交站台是最低等的城市基础设施。但在奥地利布雷根茨沃尔德区(Bregenzerwald)的小城镇克伦巴赫(Krumbach),公交站台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东西。去年,该镇文化协会邀请了来自中国,俄国,智利,挪威,西班牙,比利时和日本的7位建筑师,为镇上1000名居民设计公交站台。作为回报,该镇为他们提供的是在克伦巴赫的度假,而不是钱。(Schloss Krumbach是一个由11世纪古堡改造成的旅馆,是当地的一大吸金点。它提供spa,和地牢游览服务。)这些公交站台将在这个月,与Vorarlberg建筑研究所展览一起,对外开放。

该项目的基金多来自于私人捐助,所以可能并不适合用作城市规划。这项项目将传统的公交站台变成了典型的装饰建筑,建筑与雕塑的结合体。

作为18-19世纪花园建筑的流行特征,装饰建筑(follies)的本意是为了装饰,至少花哨高于实用。20世纪,装饰建筑在自反建筑师手中获得新生,如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装饰建筑能让先锋设计师们设计出客户不看好,政界不喜欢的建筑。文章最上方的公交站台是俄国建筑师亚里山大·布罗德斯基(Alexander Brodsky)设计的。他早期爱好设计奇特展品甚至是2D建筑,而且还是“纸建筑”运动的领军人物。

克伦巴赫这些公交站台的亮点在于将奇特的概念和日常用途结合在了一起。除了藤本壮介的这个,这种开放式结构根本提供不了遮蔽功能。至少,公交司机不会注意不到它。

[-]
藤本壮介,日本:“每个人都能爬到公交站台顶端欣赏克伦巴赫的美景。圆柱组成的透明式森林能够营造一种被自然环绕的奇特风景。”

[-]
Smiljan Radic,智利:“城市外景是狭小内景的自然延伸。”

[-]
Ensamble工作室,西班牙:“巧妙的用一堆木板搭了个牲口棚。”

[-]
Architekten de Vylder Vinck Taillieu,比利时:“超简洁的房顶……让人想到索尔·勒维特。”

[-]
RintalaEggertsson Architects,挪威:“这个建筑是参观活动的总和,是注意力的汇总与组织。”

[-]
业余建筑工作室,中国:“这就像是一个能坐人的120 SLR 折叠相机。”

本文译自 qz.com,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