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1 , 20:19
14

被遗忘的权利

被遗忘的权利听起来美味诱人。但它引发的麻烦远比解决的要多得多。
[-]
Max Mosley所享受的性爱活动也许在许多人眼里显得非常的古怪。但是那是他的自由,所以当在2008年一家现已寿终的英国小报作死地错误戏称Mosley先生参与了一场“病态的纳粹狂欢”时,Mosley先生以侵犯个人隐私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而且胜诉了。然而那场海天盛筵的传闻仍在互联网上流传着。如果你输入“Max Mosley”,谷歌则会很帮忙地完成信息搜索:前四项内容为“视频”,“案件”,“图片”和“丑闻”。Mosely先生和其他那些感到被相关或不相关的传闻中伤的人,要求搜索引擎公司的赔偿。

许多来自欧洲的政客们都对此深表同情加理解。当某某人被判无罪时,以英法为例的一些国家们很早以前就会消去其指控内容。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了“被遗忘的权利”,但是在该权利正式成为法律之前还需要全部28个成员国的赞同票。Mosley先生已经在第一轮德国战场上赢得了的胜利,在德国的谷歌搜索会屏蔽掉相关图片。

目前欧盟的至尊法院——欧洲正义之庭(ECJ)蓄意将此案升级为地标性质的案件。一个西班牙人律师Mario Costeja Gonzalez因谷歌搜索引擎将他的名字连接到了一篇1998年早已完结了的案子的报纸文章而控告谷歌。法庭将谷歌定义为“数据大师(data controller)”,在19年历史的欧洲关于数据保护的法律范围内,这意味着人人都有他人占据着的自己数据的完全掌控权。可以这样说,随着时间推移某个事件的完结,谷歌可以被要求消去对于一些“不完全、不相关...或太过分”的信息的链接。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己数据的监察人,一旦它们被人使用得令自己非常不开心的话。

法庭急于保护受害人免于被误解与恶意中伤的热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被遗忘的权利!!怎么来实行?即使谷歌在欧洲审查排除了一些搜索结果,但是美国第一修正案关于自由言论的神一般存在将会完全压倒隐私上的考虑。有点最基础的上网技术的欧洲用户就能启用美国式搜索引擎。欧洲绝笔没寂寞到创建个中国式火墙来阻止人类上网的程度吧。

然而,先假设强迫引擎公司们消除往事是现实可行的,但是这样做只会得不偿失。这将损害大家来挖掘得之不易的真相的热情,一些关于某些人想要掩盖历史经历的真相。至尊法院(ECJ)的新规虽然为公众利益提供了的防护,当一旦有人发出抱怨声时,谷歌和其他的搜索引擎公司只会做出合理的商业抉择迅速下架一些信息,才不会来细细品味这些案件的价值。

警惕啊!那些悄无声息的侵犯

被遗忘的权利同样也会削减互联网的无往不利。互联网是一个高效的有着不可想象的体积的图书馆,跟其他一般般的图书馆一样,充满了新闻、流言、存档材料和其他一些可能不相关、错误或是疯狂的东西。对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信息自由世界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同时也是最烂的时代。搜索引擎应当做好图书目录的本职工作,保持全面性和中立性,此外还要摒除对翻出来的东西的憎爱偏好,同样的也不用管它们将会被怎样使用。分辨什么是对与错,哪个有用或废物一个,这完全是个人而不是国家该管的事。我们应该时刻警惕着不要放走一点抉择的权利,甚至对于那些努力工作、支持弱者的法庭也不能分一点杯羮。正如James Madison所言,“在这个世界我确信无疑着一件事,那些渐进的对自由悄无声息的侵犯要比突然暴起的篡夺来得危险的多。”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14+1

  1. 大滚
    @4 years ago
    2414898

    这是啥?

    [12] XX [1] 回复 [0]
  2. 2414902

    “欧洲正义之庭“这个机翻名字听起来还挺带感的,跟”欧洲司法法庭“比起来就像某个超级英雄联盟的名字一样。

    [114] XX [1] 回复 [0]
  3. 周先生
    @4 years ago
    2414908

    不明觉厉、呼呼!

  4. 星星
    @4 years ago
    2414919

    我会说我没看懂吗?

  5. 我在你背后
    @4 years ago
    2414920

    “在这个世界我确信无疑着一件事,那些渐进的对自由悄无声息的侵犯要比突然暴起的篡夺来得危险的多。”赞个

    [11] XX [0] 回复 [0]
  6. feelings
    @4 years ago
    2414929

    图是不是挂了一半(图的下半身全是马赛克啊)?还是我浏览器的显示问题

  7. feelings
    @4 years ago
    2414933

    果然是我的浏览器问题

  8. abnormalize
    @4 years ago
    2414980

    欧洲是社会主义乌托邦

  9. 2414984

    欧洲人有点用力过猛了,元首表示:为啥不能忘记,我杀了600万犹太猪呢。
    到时网上一搜:希特勒同学,从一文不明的落魄画家,经过不懈努力,成为德国最高元首。
    妈的,好励志,呜呜

    [37] XX [3] 回复 [0]
  10. 伊吹萃香
    @4 years ago
    2414985

    是什么翻译器翻译成正义之庭的?

  11. 2414996

    看不懂这文章

  12. 2415000

    機翻 沒誠意

  13. 2415258

    有认为是機翻看不懂,我对照了下原文,感觉翻译其实挺准呢(除了正义之庭之类明显是卖萌!)可能是经济学人确实行文太冷嘲热讽不好懂,所以我写点个人理解吧。
    首先要说作者是在否定“被遗忘的权利”。然后我们看他是怎么论证的。首先他从毛利斯毛先生的案例开始。毛先生曾经有过海天盛筵式的激情享受,却因此受到某报纸的道德诽议。他以侵犯隐私为由告报纸并胜诉。但发现各种种子或谴责仍然在互联网上流传。所以他和其他受害人希望搜索引擎公司要做出补偿:因为他们有被遗忘的权利。
    至此引入了“被遗忘的权利”这个概念,下一段对这项权力在欧洲的实行现状进行了介绍。然后引入另一个例子:西班牙律师马里欧发现谷歌自己的名字有一个结果是1998年的某案件报道,那个案子当时还没有结案但现在已经结了。(就因为这么点屁事)他又来控告谷歌。但作者说他这么搞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欧洲的数据保护法案给个人以极高的权利,而谷歌在这里是这些数据的掌握者(所以它要对权利人负责)。这里作者展示了遗忘权利的一个高阶用法(可以随自己意愿各种删贴之类的),为下面的否定做了铺垫。

    [15] XX [0] 回复 [0]
  14. 2415259

    然后就开始否定啦!总共有三点理由。第一,作者认为无法实施。因为即便欧洲的法庭认为一个东西应该从网上消失,但灯塔国有言论柿油的第一修正案啊。所以那边的决定很难强制米果这边也删贴。结果就是只要欧洲人民把搜索引擎网址的后缀从点co点uk,点de,点fr改成点??m就又能搜到了,除非全欧洲学天朝建一个壮哉我大墙。
    第二,作者假设即便是可行的,但其结果就是弊大于利:对于每一个普通人,这会打击他们发掘“不方便的真相”的热情(“ an inconvenient truth”就是对某些人,尤其是位高权重的人不利,从而他们会竭力隐瞒的真相。有个讲环保的纪录片就叫这个)。(为什么一定会使挖掘真相变难呢?因为:)对于搜索引擎公司,一旦打开了可以删贴之门,他们肯定只会怎么方便、怎么不影响他们收益怎么来——有人抱怨就直接删呗,根本不会管应不应该删。
    第三条作者觉得很重要所以额外列成一节。当然,我觉得这一点也就是从比较高的高度企图一击必杀对手,就是:互联网本来就应该是全面的,中立的;使用者有权利获得各种信息从而自己判断对错。这是个人权利,各种政府妈妈法院妈妈(或许甚至包括党妈妈)都管不了!但是被遗忘权正在以一种悄无声息、看似有理的方式侵犯人们的这种柿油!
    完了。(果然jifan是名敢词…)

    [10] XX [0] 回复 [0]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