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21 , 21:09

一只腿踢球的男人[多图]

[-]

Alexandre Toledo曾是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但在1996年一场摩托车事故中,他左腿严重受伤,最终被迫节肢。

尽管事故很严重,但这并没能浇灭Toledo对足球的热爱。如今只有一条腿的他,在一支业余球队担任守门员。

[-]

受伤之后,Toledo首先在沙滩上踢球,这样摔倒了只会摔在沙子上。

他说,他得到了许多朋友的支持鼓励,现在他经常会和球队参加比赛,他的儿子Gu也会陪伴着他。

[-]

因为要举办世界杯,整个巴西充满了足球热。Toledo继续与自己的业余球队Moleque Travesso参加比赛,并用自己的经历鼓舞着人们。

[-]
Toledo拿着一张自己和以前队友的照片。那时的他是乙级联赛专业运动员。

[-]
Toledo在与俱乐部Jardim Regina Pirituba比赛前更衣。

[-]
Toledo在圣保罗科林蒂安球场的一场业余比赛前路过一名队友。

[-]
Toledo在比赛中站在球门前。

[-]
他在另一场与Jardim Regina Pirituba的比赛中扑球。

[-]
比赛中休息。

[-]
比赛之后,儿子做守门员,Toledo正准备踢球。

[-]
Toledo在与俱乐部Eai do Sape的比赛中扑球。

[-]
他在科罗拉多球场观看比赛。他的拐杖靠在墙上。

见证者

“Alexandre说,最大的挑战是心理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

——路透社摄影师Nacho Doce,2014年5月20日

Alexandre Toledo,今年36岁,每周六都会在圣保罗周围的球场与球队踢球。他是场上22名球员之一,但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一条腿。

他曾是米纳斯吉拉斯州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1996年休假时的一场摩托车事故中左腿受伤。后来,他挣扎了一年想让左腿恢复使用。1997年,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其截掉。

“我父亲看着的我眼说,‘孩子,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而且这并不容易。如果你决定节肢,我希望你能重新昂首挺胸的走出去,活出你的生活。垂头丧气毫无用处,而且我们不会再呆在你身边了。’”

我第一次遇到他的通过邮件,我写邮件给他,问他能否拍他比赛时的照片。临近世界杯,巴西充满了足球热,我决定与他一起在圣保罗附近度过几个周六。他会呆着拐杖和儿子来这里比赛,每次比赛他总是会带上他的。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在想,看他比赛肯定很难,更别说还得给他拍照,带着残疾扑球肯定不轻松。不过今天,我会嘲笑自己当初的想法。Alexandre教会我,只要你想,你就一定行。

在比赛中,Alexandre和儿子Gu会一起从更衣室走出来,在比赛前祈祷。当我在球门后面拍摄Alexandre的时候,我变成了他的头号粉丝。每次当他扑到球了,我都会大喊,“好防守,Alexandre!”。他从不会分神,他还会与队友交谈,给大伙鼓劲,给大家指导策略。看着他用一条腿去扑球,让我无语凝咽。

Alexandre说,最大的挑战是心理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他并不在乎对方球员们会怎么谈论他的一只腿。

我问过他,失去左腿后是怎么继续踢球的。他笑着说,事故之后又个好友约他去沙滩,在那里他被邀请参加一场足球赛。因为地上只有沙子,于是他便拖着假腿玩了起来。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想让每个人都知道,给我机会,相信我的那些朋友们,是我成功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他们,我是不可能用一条腿走到沙滩上要求踢球的。”

现在,他已经用一条腿踢了17年,而且有很高的辨识度了。孩子们会跑过来和他握手拍照。比赛后,他会和儿子互换角色,让儿子守门,他来踢球。

在我写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信任尊敬他的团队。上一场比赛是在贫民窟附近举行的,虽说不算危险,但确实得小心。在上半场,Alexandre做出了一次厉害的扑救。对方球迷们都在惊呼,“好一个扑救!”。

Alexandre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在下半场,他再一次成功扑救,我在球门后面惊呼“漂亮!”。我很高兴能够以这张图片作为故事的结尾。

比赛结束时,一个17岁男孩走过来和我们说:“我第一次看到他拄着拐杖商场的时候,我想我们能打你们十个。”最后Alexandre做了两次扑救,双方以0:0打平。男孩说,Alexandre是足球运动员的典范,更是我们遭遇事故之后的典范。“他让我看到这个国家里球员有多伟大。”

[-]
Toledo在圣保罗一场比赛前摆pose

本文译自 reuters.com,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