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08 , 22:00

当代马克思大作:21世纪的资本

[-]

Thomas Piketty的畅销新书是本了不起的学术著作,但没有现实指导作用

Karl Marx的第一卷“资本论”在1867年面世之后,花了5年时间才在德国原出版地卖出了1000本。过了20年它才有了英文译作,而那时的报社拖到1907年才提及了它。与此相比,Thomas Piketty的新书“21世纪的资本”却是一夜成名。Piketty先生的关于收入与财产分布状况的巨作最先在法国出版(我们在第一时间拜读了它),三月份出现的英译本让它成为此时最畅销书籍。目前它占据着美国亚马逊图书畅销排行榜上的首席,此排行包含着小说。

这本书的成功得益于恰当的内容出现在恰当的时间里。特别是在美国,不均等问题突然变成热门话题的时候。多年来从未跟像欧洲人一样对有钱、没钱差距问题超级关心的美国人,在经受华尔街群屡屡欺凌之后,开始热衷于财富和分配的话题讨论。因此这样一部争辩资本主义世界的财富最终将集聚为数人所有,对此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全球范围内加以重税的书会得到大量的关注。

“新资本说”的主张理所当然地欣喜了左邻,激怒了右舍,外加给郁郁无趣的中庸科学之道添上了几分情调。如果Piketty先生真的赢得了这场关于不均等问题的争斗,那么世界会很可能变得贫穷。就跟19世纪的那部同名著作一样,它学术成果意义非凡,但要想依此运作世界,缺陷太多。

577页的“新资本说”有三大成就。首先,Piketty先生创新地使用了税收统计记录来衡量不均等问题,他不辞辛劳地整理了主要是欧洲和美国地区过去三百年来的收入与财富的进化数据。通过这般努力,他展示出了这样的情况,在1914年到1970年代期间收入差距与股票价值(与国家年收入相比)同时大量减少;1970年代之后收入差距和社会财富同时增加重回到20世纪初的水平。当然这些统计数据定有些混乱与不准确,但是他的工作用事实展现了财富增替的历史。举个例子,谁能想到法国的遗产继承对其GDP的贡献从1950年代的5%翻了三倍增加到现在的15%,快到19世纪顶峰时期的25%?作为经验主义的调查研究,这部书无疑是成功出众的。

Piketty先生的第二个贡献在于提出一个资本理论,解释了一些事实和预示了财富的流向。他主要宣称了自由市场体系有着聚集财富的自然趋势。原因在于资产和投资的回报率永远比经济增速度要来得高。两次大群殴、一次大萧条还有高税率所带来的低资产回报率跟20世纪让经济迅速增长的高生产率和高生育率相比显得格外让人心酸。但当没有这些干扰因素时,Piketty先生说,资本的高回报率终将聚集财富——特别是在现在,一个老年化的社会意味着经济增长减缓的时候。

Piketty先生对于财富聚集的预言并不是无稽之谈。但那是基于对历史外推的预测,并不是优资本模型构建而来。他假设了资本回报率不会随股票价格上涨而相对下跌。也许这是可能的,但是Piketty的预测是没多少依据的假想,不是铁定要发生的事。

中看不中用的Piketty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因为Piketty先生的第三个贡献,在假设财富必将聚集和解决该问题刻不容缓的基础上,他所给出的政策提议。Piketty先生开出了给全球资本加税的处方(年度起点征收额为0.1%,对于大资本的征税率最高设定为10%)。他同时还建议对于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人赏赐80%的惩罚性个人所得税。

这样一来“新资本说”完全倒向了左邻,抛弃了可靠可行性。Piketty先生主张了但没有解释为何要将财富聚集问题作优先考虑(反对他的人设身处地考虑猜想,也许是为了推动经济)。他也没有对其重新分配事宜作出成本上和各方协调上的考虑。大多数的经济学家们,懂得常识的人和许多法国生意人都对更高的收入税,将财富与企业家分离,加大风险提出异议;对此他却漫不经心地避开不谈。Piketty先生所列举的措施盲目地集中于向有钱人征税,而忽视了从“婴儿债券”到政府附加款的私人存款的其他形式的资本,。在21世纪理性的政策里,一些资产的税收制度,很好地运作着(特别是遗产税制)。它们也不是单独和主要的保护社会共同繁荣的手段。

Piketty先生在向大户征用资产时,心存着世界大同而非学术研究的理念。也许这就“新资本说”能如此畅销,但不能成为施政蓝图的原因。

#新书速递:值得一□的畅销书《21世纪的资本》,下载:mobi格式戳这里epub格式点这里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