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29 , 11:19

孕妇自白:我如何在大数据前隐藏自己怀孕的事实

[-]

Janet Vertesi是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研究的一名副教授,在她怀孕的九个月里她尽量在网上隐藏自己怀孕的事实——结果证明并不容易。

对于商家来说,孕妇是摇钱树。孕妇决定使用好奇还是帮宝适会决定日后的长期消费习惯,这是一大笔钱。Vertesi说,如果普通人的营销数据价值10美分,孕妇的可以高达1.5美元。而且定向广告一旦发现孕妇,就不会轻易松手。

Vertesi在周五布鲁克林举办的Theorizing the Web大会上阐述了自己是如何隐匿怀孕的事实的,她在这九个月里遇到的困难和经历对数据收集机器人和Cookies的整体政治&社交影响都很有意义。

“我的故事是关于大数据,但是是从下至上,”她说,“从个人角度分析如何避免自己的信息被收集、被跟踪、被植入数据库。”

首先Vertesi确保自己绝对不会在社交网络上公布自己怀孕的消息,这也是市场信息收集的最大来源。她直接打电话或用电子邮件告诉家人怀孕的好消息,同时也告诉他们不要在脸书上发布任何有关她怀孕的消息。她的伯父因为在脸书上给她发了一封祝贺私信被她取消关注。

所有和怀孕相关的商品她全部用现金支付,所以也不会有任何信息通过信用卡或店铺会员卡泄露出去。有些商品她很想在网上买怎么办?她用私人服务器注册了一个电子邮件地址,用这个电子邮件地址注册了Amazon账号,所有的包裹会快递到当地一家储物服务商,支付时只用Amazon礼品卡,都是她用现金购买的。

“终于,我今天站在这里应该颁给我Tor最具创意用途奖。”

她坦言隐匿自己怀孕的消息还是多亏了匿名网络工具Tor,因为Tor是唯一能够完全避免浏览器追踪的办法,虽然Tor的口碑不是很好,但是Vertesi还是靠Tor在BabyCenter.com上买到了自己需要的商品。

Vertesi说要避开广告的袭击和传统的消费主义攻势,给她带来了许多麻烦。有一次她的丈夫去药店买500美元Amazon的礼品卡来买一辆婴儿推车,但是药店收银员说他买的数额过大,根据法律要求,必须将交易信息上报当局。

Vertesi说自己偷偷摸摸买婴儿用品的行为好像在犯罪。Vertesi认为我们应该可以对交给商家的信息做出选择。

但是Vertesi研究小组的同事,也是Facebook的数据科学家Winter Mason在今天这种想法已经不太可能。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