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28 , 10:11

内华达州的“两次废奴”

自1993年起拒绝向联邦土地管理局缴纳管理费,并组建武装部队抵抗联邦政府,内华达州农场主Cliven Bundy一直是人们争议较大的一个人,本周的纽约时报刊载了他对种族关系和美国奴隶制的“异见”:

“我还想说一件我知道的关于黑鬼的事情,”Bundy先生回忆起驱车经过拉斯维加斯北部一个公共住房工程时的经历,“那里政府大楼的大门经常敞开,老人和孩子们就坐在门口——经常会看见至少五六个人坐在走廊上——他们可不是没事做,他们的孩子也不是没事做,他们的年轻姑娘们也不是没事做。”

“因为这帮人几乎完全靠政府补贴过日子,那么黑鬼们现在都干些什么呢?”Bundy问到,“他们堕胎、他们让年轻人入狱、因为他们从来不学怎么摘棉花。我也一直感到好奇,他们是作为奴隶摘棉花组建家庭有事可做好呢?还是让他们靠政府补贴过日子好呢?”

[-]

“作为统治工具的奴隶制是一种折磨人的制度,做生意的成本仅仅是肉体的毁损,”我(原文作者)的同事Ta-Nehisi Coates 今早在他对Bundy的评论中写到。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一点,就是内华达独特的宪法史和Bundy的奴隶制反联邦的论调是互相抵触的。鉴于内华达宪法也曾经和奴隶制态度向左,也许这并不出乎意料。内华达是一个非常抵触奴隶制的州,实际上内华达在成立时曾“两次废奴”。

在参议院通过了旨在废除奴隶制和强制劳役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的一个月后,1864年5月国会批准内华达起草州宪法。作为成立州的先决条件法令要求内华政府达永久性放弃所有无主公共地块。这项决策有利于废奴运动,但是也导致了150年后Bundy如此嚣张的伪抗议行为。林肯总统和多位共和党领导人希望新成立的内华达州可以为通过联邦政府修正案多投一票,同时也能保证总统连任。

在此以前,内华达州边境线以内从未出现过奴隶制,这里的沙漠气候和山地也不可能滋生以种植园为基础的奴隶制。但是1864年7月召开的内华达州代表大会还是尽职地通过了联邦废地法案,并制定了宪法的其它部分。宪法起草于1863年某次非正式大会上,不但废除了公共占地在宪法的《权利声明》部分也写上了废除了奴隶制的条文。代表们一条条审查着宪法,同时一个问题浮出水面:内华达州应不应该“两次废奴”?

“我觉得没有必要在宪法两个完全不同的部分提到相同的问题。”当时一位代表说。很多代表都认为没有必要在一部宪法里重提废奴,有的代表们认为在宪法规定废奴和州立基本法中规定的有相同的约束力。

但是另一些代表认为这个条款应当保留。“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我们已经排除奴隶制这点是没有争议的。”有代表表示。来自内华达北部的George Norse是一名备受人们尊敬的律师,他认为执行国会法案可以批准一州的宪法,但不能作为州宪法本身的一部分。“我本人表示非常抱歉,原因之一,本该在奴隶制问题上保持沉默的我们竟然要发布一部废奴的宪法,”在奴隶制问题上,Norse如此说到。另一位代表Charles DeLong总结的最好:“我同意这位先生的话,好东西经得起重复。”就这样,内华达州宪法的废奴条款和联邦的废奴法令保留了下来,直到今天。

虽然内华达州一直以支持工会和终结奴隶制自豪,但是当时内华达州绝不是没有种族歧视的理想国。1861年,内华达州立法机关通过了禁止黑人和中国移民与本土美国人通婚的法令,过了几十年后州立法机关又效仿吉姆·克劳法(实行种族隔离的黑人歧视法)颁布了相似的法律。1871年内华达公立学校允许黑人学生和白人学生在一个课堂上课——这是打破国家种族隔离惯例的伟大举措——不过原因只是建造隔离校舍过于耗钱。

拉斯维加斯当时也被称为西部的密西西比,当时拉斯维加斯将黑人居民全部赶到铁路西侧,远离后来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上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黑人音乐家甚至不能在工作演出的赌场里吃饭睡觉。某位经历仅仅因为Rat Pack乐队成员Sammy Davis Jr.某天夜里在白人专用游泳池里游了一次,居然放光了池子里所有的水。虽然Lena Horne被允许在她演出所在的Flamingo酒店住宿,但是在她退房后酒店管理方还是烧掉了所有她用过的床单和浴巾。

60年代拉斯维加斯终于废除了种族隔离政策,当时的州长授权一位代理人与当地的黑人领袖们签订了一纸合约,随后整个内华达州的民权进步运动如火如荼,整个美国的种族隔离法律也纷纷垮台。

内华达已经将奴隶制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但是Bundy显然还没有。“我们是在追逐自由,”Bundy说,“我们是在追逐解放。”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