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28 , 11:04

摄影:拥有自己枪支的孩子

摄影师An-Sofie Kesteleyn去年6月份拍摄了系列作品《我的第一支步枪》,她说自己可以拍摄到这些照片,可能是因为自己不是看上去怪怪的家伙。

[-]
我害怕丧尸

Kesteleyn住在阿姆斯特丹,从新闻里看到美国肯塔基州一名5岁男孩用步枪杀死了自己2岁的妹妹后,决定亲自访问美国家庭。对于这次被认为是意外的事故,Kesteleyn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感到不解。悲剧的故事是其中一个原因,还因为在荷兰,很少有人有枪,即便有,也没听说过5岁男孩有自己的枪械。

“我很想知道家长和孩子们对持枪的看法,”她说,“我很难理解因为在荷兰我们几乎没有持枪的习惯。(在荷兰)唯一有枪的人是警察。”

[-]
我害怕鲨鱼

Kesteleyn认为与其去以拥枪闻名的德克萨斯州,不如先从俄亥俄州开始,她访问了田纳西、阿拉巴马、密西西比和路易斯安那,最后在孤星之州德克萨斯结束她的拍摄。拍摄的大部分时间进展都很艰难。很多人不愿意谈论持枪。通常和她交谈的都是枪店或射击场老板,都是些最坦率的枪支支持者。

[-]
我怕狼人

在三周的拍摄时间里,大约有15人愿意让她拍摄自己小孩手持Crickett青少年步枪的照片,这些步枪有包括亮粉在内的不同颜色。因为在射击场拍摄较为寻常,Kesteleyn坚持在人们家中拍摄照片,她希望展现出孩子和父母更多更细节的东西。

[-]
我最害怕熊,因为只要你踏进了它们的地盘,熊会追你很久。

她花了一些时间跟踪拍摄一名拥有自己的Crickett步枪的小姑娘,希望做成传统纪录片,但结果证明不成功,她放弃纪录片转拍人像。如果家长们同意自己拍摄,她就让孩子在自己的房间里摆出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让她拍摄,当然手中都会拿着步枪。

“在卧室里拍摄我认为可以让人们认识到他们还是孩子。”她说。

[-]
小胖妞说“我最害怕看见恐龙”

Kesteleyn还让孩子们写下自己最害怕什么,以及他们会用枪去射什么东西(比如丧尸、恐龙、熊)。她讲卡片和孩子们的照片组合成双联画。

目前为止Kesteleyn的摄影项目在欧洲反响很好。但是Kesteleyn不敢在美国进行展览,她担心家长会有不好的反应。

[-]
我最害怕丧尸和窃贼

Kesteleyn说大多数美国家长给孩子们配枪都是为了教育他们确保他们长大后懂得如何使用枪支。同时,她对站在持枪孩子身边一直感到很不自在。

“我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拥枪或反对持枪的人,但是我又觉得给孩子们配枪就好像给他们汽车钥匙。”她说。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