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20 , 14:25

关于莎士比亚,你不知道的10件事

[-]
与其他名人相比,人们对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和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所知不多,这使他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人们甚至推断这人根本不是我们所认为的样子(为何他不能是弗兰西斯·培根,克里斯托弗·马洛,或者就是牛津伯爵、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私生子?醒醒吧,人云亦云的人。)

但我们确实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并且他的作品也足够吸引人。盘点一下曾在坊间流传的关于莎翁的这10件事吧:

1. 莎士比亚不光是剧院里的莎士比亚。

弟弟艾德蒙(Edmund)比哥哥小16岁,也是伦敦的一名演员,虽然没啥大成就。27岁时去世,死后在萨瑟克区圣救世主教堂举行葬礼,葬礼隆重所费不菲——表明他在当地有一个有钱的亲戚。让我们不仅猜想,在剧院之外……

2. 莎士比亚是个暴发户。

在剧院的工作让莎士比亚通过表演、戏剧写作、和公司分红等途径获利颇丰。到三十三岁时他已完全有能力买下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镇第二大住宅New Place。之后不久,他又在伦敦和斯坦福购置了房产。如果莎翁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给他的二女儿Judith三百英镑的遗产,即使她不是他的主要受益人。要知道伊丽莎白时代的货币可是众所周知的奇葩,三百英镑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五万英镑。相比之下,他的同道托马斯·德克尔却终生为债务所困,在1632年他去世时,他的遗孀拒绝整理他的遗产,其实也就是说,他根本没啥遗产。

3. 他与别人联合写作。

在那一时期里,剧作家合作是很普遍的。经常会有三到四个作者共写一部作品。虽然莎翁看起来一直是一人揽活,但实际上他的作品中有许多片段是由他人完成的。他与汤玛士·梅道登合作写成《雅典的泰门》,和约翰·弗莱彻合作《亨利八世》。而《麦克白》中的一些著名片段,比如在后来才被加进文章的巫婆那段,很可能也是梅道登的作品。

4.你在说莎士比亚创造的英语。

除了他语语言优美言具有极高的造诣外,莎翁还直接创造了今天我们仍在大量使用的英文词汇。他不仅被记录为使用词汇最多的作家,他还创遭了许多新词,比如 eyeball, bloodstained, radiance, assassination 和 lackluster 等,还有更多此处不一一列举。

5.莎翁的十四行诗并没有自传性质

好吧,这点我们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十四行诗在当时十分流行。斯宾塞、西德尼等人创造了十四行诗。是个人只要有一定写作技巧就能按格式写出十四行诗,你不一定要对这种文体投入多少热烈的情感。《十四行诗里的黑夫人》等作品可能在原创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改动。更可能的是莎翁在创作十四行诗的时候,他骨子里的剧作家情怀流露,创造了动人的人物和戏曲。

6.莎士比亚的女儿不识字。

莎翁夫妇的三个孩子中,两个活了下来,也就是Susannah和Judith。大姐貌似可以勉强签下自己的名字,但 Judith 真的只能拿笔做做标记涂涂画画了。但在那个时期,读写能力是项运用于特定贸易等专业领域的技术,大多数传男不传女。莎士比亚的年代并不重视女性的知识水平。

7.莎士比亚不在意他的作品。

至少,只要他还在继续创作。只有《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Troilus and Cresida)以及长诗《维纳斯和阿多尼斯》(Venus and Adonis)的印刷工作由莎士比亚本人亲自监督,因为这两部叙事诗都是为了有权势的主顾而写的。直到他去世后的第七年,他的合伙人才戏剧性地把他的剧作《第一对开本》搬上舞台。在他一生中,莎士比亚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剧作是否留存。这可能部分反映了当时剧作在文学中不受重视的地位。当本·琼生把自己的戏剧印刷成册并郑重其事地把它们视为自己的著作时,人们笑了:你居然把戏剧当回事!

8.莎士比亚没有后人

是因为他惟一的儿子哈姆内特(Hamnet)在11岁的时候就夭亡了。他的女儿 Susanna 没有后代而 Judith 的所有小孩都夭折了。他的三个兄弟也都没有结婚。实际上这一支莎士比亚血系在诗人死后的二十五年内渐渐断了。

9.两百年来,剧院使莎翁的作品变成了大杂烩。

英联邦政府之后重开的剧院开创了一个新传统随心所欲改编莎翁的戏剧。他们进行大刀阔斧的删减把它们改编成音乐剧和舞剧。最臭名昭著的举动是,他们甚至去除了悲剧的整个“悲惨的”元素直接安上了一个欢乐的结局。(1681年,Nahum Tate 用寇蒂莉亚和爱德伽的婚礼活脱脱使《李尔王》变成了让人心满意足的盛宴。)对“吟游诗人”的礼遇不得不等到19世纪的来临。

10.莎士比亚有些重量级的仇人。

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莎翁作为一个作家的成就。伏尔泰认为《哈姆雷特》是“醉酒的野蛮人”的产物;乔治三世吐露:“莎士比亚真的厉害吗?说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这样说他!”乔治·萧伯纳谈及《辛白林》的评论里,他的厌恶表露无遗:“把他从坟墓里挖出来向他扔石头对我而言绝对是个安慰。”这还是段出现在当时报纸上的文字。想象下,假如莎翁处于当今的推特时代……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达拉伯伯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