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16 , 20:08

刀锋战士枪杀女友一案开庭审理

[-]

“我想今天是个好日子来说我爱你”,瑞瓦-史蒂恩卡姆帕(Reeva Steenkamp)在她给皮斯托瑞斯准备的情人节贺卡中这样写到。而残奥会金牌得主皮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在晚上透过卫生间门射杀了她,并称以为是侵入者。曾有蛋文:南非残奥明星女友疑因情人节惊喜被枪杀

案发前,他们才交往了3到4个月,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及“爱”这个字。皮斯托瑞斯告诉法庭,他把瑞瓦当最“一生挚爱”,“沉迷”于她,并且已经打算买房。尽管在案发一个月前,他告诉南非报纸说,“并没有什么严肃的打算”。皮斯托瑞斯声明,瑞瓦的死是场意外。而负责盘问的检察官内尔(Gerrie Nel)却并不这么认为:

“你拿了武器,目的就是射杀瑞瓦。”内尔这样告诉皮斯托瑞斯,并反复强调,案发前两人有过争吵,然后瑞瓦收到惊吓逃到卫生间。

皮斯托瑞斯回应说。“不是那样的。”

在进行最终盘问之前,内尔要求休庭,在5月5号,南非选举前两天,再次审理。皮斯托瑞斯的辩护律师Barry Roux同样支持内尔的这一要求。而法官Thokozile Masipa将判决,皮斯托瑞斯是否需要终身监禁。如果提议通过,Roux需要在5月16号完成最终审查。

根据检察院的证词,皮斯托瑞斯的5个邻居分别陈述说,当晚他们听到尖叫声,然后便是四声枪响,随后便是死静。内尔问皮斯托瑞斯,为何在发现瑞瓦死在卫生间的时候没有叫喊,而根据他自己和邻居的证词,他边狂喊着边用板球棒砸开了门。

“叫喊有什么意义?”皮斯托瑞斯反问到,“那时我只有满脑的悲伤。”

内尔进一步反驳辩方的理论,既然瑞瓦去厕所解手了,那她就不可能够在皮斯托如斯所说的时间内,排光膀胱,提上裤子。皮斯托瑞斯并不赞同。

在根据皮斯托瑞斯的陈述所做的情景再现过程中,皮斯托瑞斯暗示到,警察在案件调查的时候动过一些物体。这次,他声称,卫生间的杂志架被动过。内尔驳回了这一点,并展示了一张杂志架在血滩前的照片,这意味着,如果架子被动过,那么地板上就会留有条纹。

在内尔的盘问之后,Roux问皮斯托瑞斯,是否是有意识地向卫生间内开四枪。

“我并没想过开枪。但我听到了些声音,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拉下了扳机。”皮斯托瑞斯如此回答,如以往一样。

在离开被告席之前,Roux要求皮斯托瑞斯读出瑞瓦在情人节那天寄给他的贺卡。他大声的对着法庭读了出来:

“玫瑰红,罗兰紫……我想今天是个好日子,来说我爱你。”

(还哭了,这篇文章没写出来。)

随后Roux叫来法庭地质学家Roger Dixon,他曾在皮斯托瑞斯家里做过防卫时的视听能力测试。

Dixon将在东部时间凌晨3点半继续他的证词。

本文译自 dailybeast,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