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08 , 08:21

被美国人收养的最后一个克里米亚孤儿

随着半夜的火车在克里米亚与乌克兰新划出的边境线上停下,Kristine Proctor屏住了呼吸。整装的士兵从窗外向里望着。

他们问车长:“有外国人吗?”车长指向Proctor和她的同行者:她从克里米亚一家孤儿院收养的小女孩,以及帮助她们逃离的乌克兰妇女Inna。

车长回答说:“有两个美国人。”士兵没有继续问下去,就这么让开了。终于列车继续向乌克兰首都基辅前进。

Proctor松了一口气。她的女儿终于成为了最后一个被美国人收养的克里米亚孤儿。

[-]

周五,在飞回密歇根州的家中几小时后,她接受了电话采访。她回忆道:“这太吓人了,能回来简直是奇迹。”

Proctor越过边境线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克里米亚就正式并入俄罗斯,而俄罗斯一直禁止美国人进行收养。十几个即将被美国人收养的克里米亚孤儿都受到阻拦。

Proctor的奇幻逃亡也反映了该地区从乌克兰转入俄罗斯,几周就将原本平稳的日常变得一团乱。

Kristine和丈夫James决定将他们的养女(新名字叫做Melissa)从克里米亚带回家之后没几天,俄罗斯军队就涌入了克里米亚的街道。随着全民公决的召开,克里米亚眼看将要并入俄罗斯,将Melissa带回美国变成了与时间赛跑。

由于克里米亚的法官和官僚一再因为收养手续的遣词造句问题为难他们,因此收养申请被一拖再拖。在他们焦急等待的时候,克里米亚进行了游行要求脱乌入俄。

James回到美国上班,Kristine则留在克里米亚继续收养手续。全民公决日益临近,他们在克里米亚的情势也愈发严峻。亲俄的人群在街上游行,撕烂乌克兰的过期,公开指责支持基辅的西方国家。Proctor只能保持低调。

[-]

12月的时候,Proctor见到了见到了Melissa,当时她还叫Yana,再过几个月就16岁了。根据乌克兰的规定,一旦到了16岁她就将脱离孤儿院独自生活。

Kristine事后回忆说:“我们一见如故。”

虽然因为首都的抗议活动,乌克兰顿时陷入了不安定之中,克里米亚本身还算太平。Proctor夫妇希望一切都能尽快结束。

但是当法院终于批准Melissa的收养申请,已经是全民公决后第二天了。克里米亚虽然还没有正式入俄,但是当地机构都已经做出改变。他们不再申请Melissa离开孤儿院的乌克兰文件,完成了收养。

Inna打电话给护照代理公司,匆匆忙忙地寻找一家能给Melissa办理乌克兰护照的公司,没有一家办得到。最终她找到一个官员愿意给Melissa一个纳税识别号。这就足以让她买张通往基辅的车票。

俄罗斯将克里米亚纳入疆土的几小时前,他们登上了半夜的火车。

“当火车驶入车站(基辅),Inna和我看着彼此,然后放声大哭。我们之前简直处在生存模式,一切都在阻挠我们。”

但是到了基辅,他们的麻烦并未结束。当地的官员不愿签发护照,希望他们回到克里米亚。
Proctor回忆说:“我告诉他们,‘难道你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我们不能回去。’”
Melissa一事僵持了几天,她和她的新家庭都在寻找解决办法。最终,乌克兰当局考虑到实际情况变更了规则,允许克里米亚人在其他地区获得护照。

上周,Melissa拿到了护照和美国签证。周六下午,她们离开乌克兰来到美国。Melissa此前都不曾离开过她在克里米亚的孤儿院太远。

Proctor说“她很兴奋,她是个很自信的姑娘。很聪明。我相信她一定会大有所为。”

克里米亚许多即将被美国人收养的孤儿不得不留在克里米亚。尽管孩子目前还是乌克兰籍,他们的收养问题还是被搁置,而且俄罗斯官方不太可能让美国的收养行为继续进行。

本文译自 ABC News,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