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04 , 10:18

NASA工作不快乐,不如往大鱼缸里倒油漆

艺术家金·基佛像是在水中作画的杰克逊·波洛克,不过他不用画布,而是用一只200加仑(757升)的鱼缸作画。

对于分享自己作画的秘密,基佛很谨慎,他说将油漆倒进鱼缸后,在油漆散开之前,他只有5-20分钟时间记录,过了这个时间鱼缸里就只有一缸浑浊的棕色液体。只要彩色的油漆开始在水中打转并形成漩涡,基佛就会拍下几千张照片,从中挑出自己满意的1张或2张。接下来他要清空、清理并再次将鱼缸灌满,整个过程耗时5个小时。

“画面只需要维持很短时间就行,后面怎么变都不重要,”他说,“只要照片拍下来,油漆的保持时间再怎么短也没关系。”

基佛选择在水中创作抽象画作和他在大学时期的刻板工程学习大相径庭。有几个夏天他在NASA实习,负责导弹外皮技术和火箭喷嘴研究工作。凭他在NASA的职位和职业道德,他应该能在太空署混的不错,有份很好的研究火箭助推的事业,退休以后可以搞搞艺术创作。

不过基佛没有等到退休再那么做,他辞去了NASA的工作,在纽约东村租了一间廉价阁楼专心搞创作。

这是70年代的事情,70年代的纽约是Warhol地铁涂鸦的时代,是闪耀大师的嘻哈时代,是迪斯科的时代。基佛在传统画作道路上走了将近20年的时间,直到1991年,他发现了新的艺术风格和创作主体。

基佛的朋友送给他一个鱼缸,于是他开始在浴缸里布置静态布景,将微缩模型火车浸入水中,打上灯光,营造出一种超现实的景象。基佛采用了强迫透视,光照技巧和水的光感创作出了和室外拍摄效果相似的摄影作品。

慢慢地,他的作品开始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概念化,越来越表现主义,他开始用石膏浸入水中,用照片记录下石膏分解的过程。他的最新作品完全被剥夺了所有意象,只有纯粹的色彩散布和液体的扩散,还有色彩和光线的交融。

他说他的最新作品是过去艺术界理念和经验的融合。

虽然他的摄影作品如此美丽,但是由于这种艺术形式的限制,原作无法保存——但是基佛不在乎:“我尽量不去感伤(作品的逝去),那样做是破坏美。”

[-]

[-]

[-]

[-]

[-]

[-]

[-]

[-]

[-]

[-]

[-]

[-]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