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02 , 11:37

无厘头研究:如何证明降落伞能救你一命?

不以科学观点解释,降落伞真的能救你一命么?

BMJ期刊上的一篇论文回答了我们的猜想。当然,一般人认为降落伞可以救命,不过这份研究在最后认为,降落伞能够挽救生命的证据底气不足。

看过这篇文章,你会稍稍更喜欢科学家,或者更讨厌他们。

[-]

文章名为“使用降落伞阻止与挑战引力有关的死亡或重度昏迷:随机控制实验的系统评价”。“挑战”是这篇文章标题里我(原文作者)最喜欢的词,一个科学上常用的委婉说法:科学家在你脸上抹病毒,你就在挑战病毒;科学家放出蚊子□□你的手,你就在挑战传染病携带者;如果他们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你就在挑战地球引力。

更欢乐的是,文章标题中用了“related to”(涉及、有关的)。好像是说我们还无法确定人丛天上掉下来是因为引力作用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研究认为,我们确实所知甚少。本来我们觉得,丛飞机上掉下来,如果身上有一个降落伞包,肯定会很有用。你确定?因为研究最后总结部分这样说道:

与许多为预防疾病的发明一样,降落伞的有效性还没有用随机控制试验进行严格评估。仅仅采用观测数据评估降落伞有效性的做法受到了循证医学支持者的声讨。我们认为应该让最激进的循证医学支持者设计并亲自参降落伞试验,试验要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和交叉试验设计

在这个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和交叉试验里,循证医学支持者们背上降落伞包登上飞机,从高空坠向地面。分发伞包的人并不知道哪个伞包里面是降落伞,哪个伞包里面是“安慰剂”。

那些认为观察研究就可以判断药物是否有效的人看来,这个实验很讽刺。

没错,药物试验中,完美的随机双盲试验和观察研究的界限不明。但是在降落伞试验里,实验结果一眼就能看出——要么活着,要么死了,在实验中没人想背着安慰剂往下跳。也就是说“循证医学的支持者们”在这个实验中受到了小小的“讽刺”的挑战。

文章最棒的部分在最后,最后参与研究的人员名单里写着Gordon C S Smith和Jill P Pell。文章最后的注解中写道“GCSS提出了最初设想,JPP努力说服GCSS放弃这个想法,然而GCSS弄丢了JPP的第一稿文献研究,随后GCSS起草了手稿,JPP将里面最好笑的笑话都删了。GCSS是担保人,可是JPP说自己才应该是担保人。”

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