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4.01 , 10:58

长出翅膀的泰国孤儿院

孤儿院很难让人激动起来,但是在挪威社会工作者Ole-Jorgen Edna的努力下,孤儿院再也不是狄更斯笔下惊悚故事的发生地,也不再像《孤女安妮》描述的那样。

Edna在上大学之前离家去了泰国某小乡村,那年他20岁。

他目睹了缅甸泰国边境武武装冲突将村庄弄得满目疮痍,大量儿童沦为孤儿,看到眼前这样的惨景,他放弃了他的大学计划,决定照顾三名孤儿。后来他又接纳了更多孤儿。某次他回家,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遇到了刚起步的建筑公司TYIN Tegnestue。 公司的建筑设计师们非常乐意为这些流离失所的儿童们建造新的家园。

最初的计划是建造一家孤儿院,一家能为三个孩子和其他孩子遮风避雨的简易房屋。“由于我们收养的孤儿有基督教背景,他们觉得住进孤儿院就像住进其它宗教的布道所,他们不想住进去。”Edna说。最后他们没有采用孤儿院的设计,但是同样满足了孩子们的需求,也反映了设计师们的审美。

结果就诞生了六间“Soe Ker Tie”,翻译过来就是“蝴蝶屋”。房屋用竹子和木板建成,色彩明亮。建筑师的理念是不要所有人都住在一起,每间蝴蝶屋只住几个孩子。“这些房间构建起的社区非常好,在自己的房屋里孩子们能够有自己的隐私,但同时又是屋群的一部分。”Edna说。

建筑师将西方的建筑经验和当地的材料相结合,建造房屋并没有使用蓝图或CAD。让人惊喜的是,六间房屋的建筑成本只花费了1.1万美元。

新手设计师设计的房屋还有一些不足之处需要完善。

房屋内的上下床旁边是通向房屋二楼的楼梯,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储存一些自己的个人财产——但是应该考虑到孩子会不会摔下,Edna说这种设计让孩子们睡在上面有点危险,一旦孩子们从上面跌落,落差会很大,但是目前没有响应的整改。Edna还说年纪较小的孩子们会喜欢睡在一起,以现有房屋的布局会有点困难。

设计团队还花时间整修了房屋周围的景观,用竹子和绳索做了秋千,还建成了一个公共娱乐区域。

[-]

[-]

[-]

[-]

[-]

[-]

[-]

[-]

[-]

[-]

[-]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