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28 , 23:43

无厘头研究:最后一代长毛象可能是先天畸形

[-]

新的研究表明,动物史上最后一代长毛象可能遭受了高度破坏性的先天缺陷。

在北海附近发现的猛犸象化石可以追溯到12000年前的更新世晚期,在这些化石中很容易看出在猛犸象的颈椎旁长着额外的骨头。这些骨头虽然本身并不对它们的身体造成危害,但却已经有着向坏处发展的迹象。200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约有78%长有颈肋的胎儿在出生前就死亡了。对于86%的胎儿来说,颈肋甚至不会让他们熬过第一个生日。

人们在北海鹿特丹港开始一项建设工程时发现三块猛犸象颈椎骨,关于猛犸象骨头的研究就此开始。可以看出三分之二的颈椎骨曾经长过颈肋,生长处表面光滑,但是缺乏正常的血管和神经。

鹿特丹自然历史博物馆和荷兰乌德勒支大学的古生物学家Jelle Reumer说:我们知道的仅仅是最后一批猛犸象在这里生活过,所以我们怀疑当时发生什么导致猛犸象的身体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的工作可以证明,在这个种群中确实存在某种问题。

Reumer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16个猛犸象颈椎骨,并对其中的9个进行了分析,在这9个中,有三个长过颈肋(一种先天性的畸形肋骨)。尽管对于骨头的研究属于小样本研究,但是数量却是惊人的。研究人员发现,现代大象中,只有3.6%的大象长有颈肋,这个数字大约比比猛犸象少10倍。在现代人类中,一百人中大约只有一人患有颈肋。

颈肋的存在总是与灾难性的发育异常相关。例如,某些特定类型白血病和其它儿童癌症的患者比健康儿童更容易长颈肋。Reumer和同事们认为,有两种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最后一批猛犸象在颈肋上有这么高的患病率。一种解释是近亲繁殖,相比于普通种群,这种行为带来了更高的缺陷基因频率以及颈肋患病率。另一种解释是产前压力,也许在灭绝前的最后几天母猛犸象要面临饥荒和疾病的威胁。

研究人员表示,鉴于颈肋的高发病率和严重程度所显示的物种脆弱性和在哺乳动物中的先天性异常,这种脆弱的生理条件可能是导致猛犸象最终灭绝的原因。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千里之外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