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27 , 19:08

刘易斯世界文化模型

会说十种语言的英国语言学家Richard Lewis在游遍世界后觉得自己可以用一张图来表示世界文化。

即便深知模式化见解的危险性,他仍执意要这么做。

他写道:“定义国家级别的特性就像是在雷区行走,这里充满了不准确的评估,和惊奇的例外。不过,也确实有国家级的标准存在。”

很多人都认为他搞定了,因为他的书《文化碰撞时》(When Culture Collide)从1996年出版到现在,已经修改至第三版,并卖出了上百万本。华尔街日报将之称为“领航世界经济的权威指南”。

Lewis把世上的国家分为三类:

Linear-actives(单任务型):指那些做事会制定计划,时间表,组织并遵循任务链,一次只做一个任务的人。德国人和瑞士人属于这一类。

Multi-actives(多任务型):他们活跃好说,会同时做许多事情,并不根据时间日程来计划自己的事情优先性,而是根据事物的紧急性重要性来安排。意大利人,拉丁美洲人,阿拉伯人属于这一类。

Reactives(反应型):代表着那些把礼节尊敬放在第一的文化,安静仔细地聆听说话人,也会认真对待其他人的提议。中国人,日本人,芬兰人属于这一类。

更多细节:
[-]
1,单任务型:一半时间在说话;一次只做一件事;事先计划并按步实施;礼貌但直接;有逻辑的对视;以工作为重;坚持事实;以结果为重;坚守日程安排;重视书写文字;有限的肢体语言

2,多任务型:绝大多数时间在说话;同时做几件事情;仅计划个大概;情绪化;有情绪地对视;以人为中心;感觉先于事实;以关系为中心;前后徘徊;重视口头话语;无节制的肢体语言

3,反应型:绝大多数时间在听;响应搭档的行动;遵循大的准则;礼貌含蓄;从不直视;特别以人为重;声明即是承诺;和谐为重;经常要求重复;重视面对面交流;微妙的肢体语言

下张图展示了世界各国文化与3类模型间的关系:
[-]

Lewis说,这种国家行为模式分类并不会随着时间变化有显著改变:

“不同文化的人的行为并不是混乱不清的。他们的行为里有着明确的趋势,顺序和传统。美国人,欧洲人和亚洲人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而且预测通常是合理的,绝大多数例子下甚至是明智的。即便在那些近期经济文化发生过巨变的国家(俄罗斯,中国,匈牙利,波兰,韩国,马来西亚等),在变革者,政府,或是跨国大企业的施压下,那种根深蒂固的态度和信念总会抵抗价值观的突变。”

他还写道:“通过聚焦社会和商业中的文化根基和国民行为,我们可以准确计算预测出他人会对我们的计划做出何种响应,也可以对他们会如何接近我们做出十足的假设。”

本文译自 businessinsider,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