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23 , 01:16

希特勒御用摄影师和他记录的达豪集中营

即使是彩色照片,但这曾被纳粹用以监禁杀戮数万人的达豪集中营还是透出一股莫名的阴森和不祥。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不仅是那用来集中排放囚犯鲜血的水沟和毒气室,同样令人恐惧的是1950年镜头背后的这个男人雨果·耶格(Hugo Jaeger)——他是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之一。

达豪集中营自1933年3月22日它启用以来,这儿所发生的事件在此后的81年间不断被世人所知。但耶格所摄的这组记录了纳粹鼎盛期的作品系列,为目空一切的希特勒和他的追随者们再次涂上了一层恐怖的色彩。

[-]
集中营毒气室铁窗露出的灯光

[-]
达豪集中营里的营房之一,雨果·耶格(Hugo Jaeger)摄于1950年

[-]
达豪集中营一排排简易营房,其中32座用于关押犹太人和其余受纳粹迫害的团体

没人知道为何被希特勒誉为摄影界未来的耶格会在苏联军队解放了该地5年之后重游故地。

这位摄影师远在希特勒掌权之前就已被成为狂热的法西斯分子,他美化第三帝国,为希特勒生日和他在其他场合拍摄宣传照。据Time报道,在希特勒自杀身亡和纳粹德国衰败之后,他把他的照片藏在铁盒里埋在慕尼黑附近的几处场所内。他定期回去查看让它们保持干燥。

据说当年美国士兵搜查他住的房子,他用一瓶白兰地酒转移了士兵的注意力,中止他们搜查他用来存放照片的袋子,之后他立马把它们埋了起来。他不顾一切地保存这些照片实录甚至把它们从地里挖出来转移到一家瑞士银行的金库里。

他记录着纳粹德国鼎盛期的关键事件,然而在二战结束5年之后,他又回到了达豪拍摄废弃的营房,斑驳的焚烧炉,看起来像是浴室的可怕的毒气室。他拍下了观察塔和营房,祈祷围巾和囚犯火化处以及4,000名苏军被行刑队杀戮纪念碑前的花环。

[-]
周围有祈祷围巾和花环的达豪焚化炉

[-]
耶格拍摄的一排炉子前的植物和鲜花

[-]
4,000名苏军被行刑队枪杀地点也被耶格记录下来

[-]
木条盖住水沟,可能是行刑处用来排血水的

[-]
1970年Life杂志一篇的文章中登的耶格照片

[-]
耶格也纪录下了这个不寻常的瞬间,30年代末期,希特勒和泽党区领袖艾伯特·福斯特(Albert Forster)的妻子在他的上巴伐利亚庄园里

1965年,他把希特勒败落前后的大量照片卖给了Life杂志。杂志社出版了照片,编辑语写道这两千来张照片是“一位我们很难赞许的人的作品”。

摄影师在达豪的时候,阳光无力地射入营房的窗户,光秃秃的围墙被蒲公英的黄花点缀着。据Time报道, 难民和饱受纳粹蹂躏的幸存者被赶进了集中营,纳粹企图改造他们。188,000多名政治犯,犹太人和其余受纳粹迫害群体被关在达豪集中营内,它是个劳改营也是个医学实验的地方。

1945年悲剧的尾声中,集中营的士兵们看到美军仅在咫尺慌忙迫使7,000名囚犯,其中大多数是犹太人进行死亡行军。途中许多人饿死,挣扎着跟上队伍的虚弱囚犯被枪杀。幸存下来的人于5月被协约国解救出来。

[-]
全是涂鸦的墙,和通往毒气室的过道

[-]
达豪数千无名者的坟墓

[-]
死难者的纪念碑

[-]
关在达豪集中营里瘦骨嶙峋的人们,1945年美国军队所摄

[-]
希特勒摄影师拍摄的死难者骨灰掩埋地

[-]
一长排的营房延伸到远处

[-]
营地的观察台,此集中营于1933年至1945年间关押了约18万8千人

[-]
冷峻的灰墙和铁丝网下蒲公英带来了一丝生机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