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22 , 09:14

杀死虱子没那么简单

[-]

谈到虱子不少人会恶心,因为人们不了解虱子,觉得虱子既可怕又怪异。几千年前虱子就寄宿在人类头发和私处毛发中。有些父母担心孩子们感染虱子,所以严格教育孩子生活习惯,让孩子们定期用香波清洗身体,里面的化学品味道闻着总是让人不快。

要对付虱子,最有效的办法是一种从除虫菊中提取的天然杀虫剂,名为除虫菊酯,人工合成品称为拟除虫菊脂。这些分子能够作用昆虫的神经系统,包括苍蝇、黄蜂、蟑螂、蚊子和虱子,除虫菊酯可以在短时间内麻痹并杀死昆虫。由于这种化合物的杀虫效果非常好,含有这种化合物的产品在园艺商店和药店随处都能见到,除虱香波里就有这种成分。

但是,和抗生素一样,昆虫对这些化合物也会产生抗药性,注意不是可能,是很可能。早在1950年左右,昆虫就已经具备了对除虫菊酯的耐受性,这种现象被学界称作沉默突变。但是那时技术条件不允许测试基因突变,所以当时人们认为产生耐受性完全属于侥幸。直到1969年,抗生素的耐药性慢慢增加,有人曾经呼吁昆虫对杀虫剂的耐受性可能也会提高。所有的迹象都表明除虫菊杀虫剂和与之相关的化学制品只能在短时间内起效。

人类直到1994年才弄明白抗药性的机制,昆虫神经系统的靶分子发生了突变,除虫菊酯不再对昆虫神经系统起效。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有待解决,为什么这种突变的范围如此巨大,这种突变是否对人类健康有影响?接着人们开始寻找和抗药性有关的基因,发现抗药突变基因存在于世界各地的虱子体内,对于虱子来说,突变只是早晚的问题。

五年时间里人们就发现虱子产生了这种突变,接下来的十年,突变的普遍度之高让人们深深震惊的同时也感到绝望。2011年,几十个国家都发现了这种超级虱子,澳大利亚等国家就比较悲剧,所有虱子都具有抗药性。所以在澳大利亚除虫菊酯类杀虫剂是没有用了,只能求助于其它方法。

虱子的这种抗药性在美国数量较少,只在明尼苏达和佛罗里达等地数量较多,但是绝大多数地区还有希望。然而,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团队这周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虱子的抗药性比例正在增长,且成蔓延之势,在加拿大尤甚。

团队收集了美国和加拿大一些地区(亚利桑那、加州、佛罗里达、德州、英属哥伦比亚、安大略和魁北克)的虱子和之前在同地区采集的虱子,分析各自的基因突变。经过分析,团队得出了各个区域耐药性呈阳性的害虫百分比。

结果比预计的更加糟糕,所有地区几乎所有虱子样本都监测到抗药性突变,而且更让人头疼的研究人员发现突变的势头相当猖獗,结果显示虱子不太可能会被除虫菊酯杀死。更糟糕的是三年前的虱子样本结果显示抗药性的传播似乎无法阻止。研究的作者都认为在未来想要杀死虱子必须采用其他办法,而所有的办法最终在强大的虱子面前都会失效,因为虱子终究会得到抗性并传播抗性。

虱子对化学制剂的抗药性和医学界的抗生素耐受性并没有多少差别。抗生素一度被认为是对抗细菌的神奇药物,而今天人类对抗生素的使用似乎走到了尽头,未来我们不得不向其它方向寻求解决的出路。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4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