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17 , 00:10

纪实摄影:做整形手术的女士们

不管是好是坏,西方标准确实影响着全世界。从汽车到手机,甚至是胸部。在韩国,整容手术成风,目标就是看起来不那么像亚洲人。这里有很多做完手术后的照片,韩国艺术家Ji Yeo将“变美”过程中的丑陋一面展现出来,在美丑之间寻求平衡。

Yeo是在上网时冒出怕整形术后照的点子。她帮助首尔的女性进行术后恢复,作为交换,这些女性允许她在恢复过程中进行拍摄。她的目标是探索自己在这些被修改过的身体环绕下会产生怎样的情绪。

Yeo说:“他们都很痛苦,非常不适,但是我也能感到他们激动的情绪。”

[-]

她的照片传递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厌恶感,就像一个朋友在讲述自己的伤疤如何而来。它们绝非医疗照片,因此得以迅速拉近了与观者的距离,部分原因也是因为Yeo与她的作品产生了共鸣。她说:“我在这一切的中心用心体会。我时常担心我的存在是多余的。”

Yeo的一幅作品的对象是在一次治疗中削了下巴并进行全身抽脂的女士。三周后,她将接受隆胸手术,三周前,她开了眼角垫了鼻子。这位女士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总共接受了16次整容手术。

Yeo说,她是在拍摄这套“美丽康复室(Beauty Recovery Room)”的过程中遇到这位女士的,“这很常见。一点也不极端。”

[-]

对于29岁的Yeo来说,对于整容手术的后果产生兴趣也有自身原因。她说:“我曾想就要接受大型的整形手术,就是几乎包括全身的那种。没有人真正告诉过我会产生什么副作用,也没有提到麻醉的事情——这对我来说可能致死。”

Yeo没有马上进行手术,她决定先通过她的镜头来调查一下这个过程。她发现韩国文化中对完美形体的迷恋以及发达的整容业,只是一个完美的假象,是这些没有医院会拿出去宣传的“术后”照片所堆砌起来的。

Yeo说:“找到愿意在术后面对镜头的人是最困难的一件事。”

为了找到愿意在动过刀之后被拍的对象,Yeo并没有去联系整形机构,她认为他们并不会欢迎她对这些事情的调查。她在一个当时备受好评的网络论坛里刊登了广告。这个论坛一直在整形机构的黑名单中,用户们分享术前和术后的照片,并对机构和人员进行评价。

和其他地方一样,在首尔,手术恢复期的人也想找一个私密的地方来养伤。Yeo说:“他们没有朋友或家人的陪伴。”Yeo遇到了不止一个女性躲着她们的丈夫接受手术。

所以,Yeo提出了这样的条件:“我会等在手术室门口等着你们出来。”此外,她还会在他们接受完痛苦的手术后最难熬的几天里帮助他们恢复。

她说:“我为他们买药,煮汤,开车送他们去医院,并且开车送他们去复诊。我让每个拍摄对象在我家住一周。”

作为交换,他们同意接受拍摄。Yeo说:“虽然他们躲着其他人进行康复,他们在镜头面前还是很激动,也很有自信。”

Yeo大多数的拍摄对象都不富有,但是很有动力。一位女士从银行贷款进行隆胸,却发现因为自身问题没法儿在短期内接受手术。她并没有选择将手术延期或归还贷款,而是接受了隆鼻并缩小了下颌。

Yeo说:“当时我很吃惊,但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整容,不论在哪里,也不论用什么方法。”

对于Yeo来说,追求完美的压力并非什么新鲜事物。大二的时候,她发现在摄影界允许有差错,甚至差错常常会带来以外的惊喜。她说:“在我过去的生活中,不允许犯错——我必须一直保持完美。”

Yeo说,就像美国一样,韩国媒体鼓励人们去崇洋——特别是美国人,被视为美的典范。这种现象也不断渗透至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公司偏向在美国留学过的求职者,就像Yeo也曾在纽约的国际摄影中心和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求学。

这种留学经历带给她宽广的眼界,了解美国和韩国文化分别是如何看待身体和外表,她也对人体形象产生了自己的认知。在先前的工作中,Yeo拍摄了来自饮食障碍互助小组的熟人们,她大学时曾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每周参与该小组的活动。在试探着和小组中的女性们建立起友谊后,她邀请她们接受采访,并在她们家中接受拍摄,并或多或少地在镜头前露出身体。

最初,她们并不情愿,甚至反感。Yeo说:“她们都至少有四次在最后时刻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取消拍摄。”但是最后,她总会接到她们的电话。她们对身体的不安、与食物的斗争令自己感到痛苦,她们希望能够接受拍摄来改变自己。这会有用么?Yeo说:“也许短时间会有效,但是长期……大概不行。”

Yeo也曾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体像认知的实验。大学的一个午后,在美国布鲁克林的河畔,她穿着紧身衣站在一个标牌旁,邀请人们在她的身上画画,告诉她哪里应该接受整形。Yeo说:“没有太多人愿意参与。我在那儿站了2个半小时以上。人们看着我,用手机拍照,我觉得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那些参与者们提供了积极的建议而非批评,不久那些讨论就变为她身上的标记。Yeo说:“我的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一块白板。”

在她进行“美丽康复室”作品中,她发现保持联络很困难。Yeo说:“三到六个月后,他们大多都不再回我的短信或电话。可能他们都不愿意回想起那段时光,他们正在用全新的外表享受新的生活。”

她曾用来寻找拍摄对象的“独立”论坛此后名声越来越臭,论坛主被爆收受钱财,上传虚假的对比照和评论。

Yeo说:“自从我完成这个作品以来已经过了一年多。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些事情变得太过极端。”

其中之一就是整形机构变得像皇宫一样豪华,有娱乐中心之类的奢侈设施。另一件事是看到了接受目前流行的整形手术的人,Yeo说:“你根本意识不到他们是亚洲人。这是我的新目标。”

[-]

[-]

[-]

本文译自 Wired.com,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