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14 , 13:22

小编为美国人民操碎心[续]:美国网速这么慢,怎么办

之前提到美国网速很慢世界排名31,位于罗马尼亚、爱沙尼亚、韩国、和乌拉圭等国家之后。世界上网速最快的一些国家地区比如香港和韩国面积都很小。但是美国的国土面积并不能成为网速慢的原因。毕竟,一些相对较大的国家,如瑞典和日本的网速都比美国要快的多。而且俄罗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经济没有美国发达,但是网速却和美国不相上下。

这些都是可以改变的。美国有着世界上最快的商用网络连接供应商,如谷歌光纤,速度可达到1Gbps,几乎是现在美国平均网速的50倍。即使美国只有一半的家庭网络达到这个速度,美国的平均网速都可以达到全球之最。所以问题并不在于如何发展超高速网络连接,而是如何让更多的人们能够使用这样的高速网络。

首先介绍一点背景知识:克林顿总统在1996年2月8日签署电信法案时,纽约时报报道说,该法案打破了监管障碍,打开了本地电话服务,长途电话服务和有线电视服务的新竞争。确实该法案一度带来了此效果。到2000年为止,电话行业的线路共享的原则,使得美国本土有超过9000家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当时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

后来联邦通信委员会开始接管宽带市场,推出了两个政策改变了市场格局。2002年,联邦通信委员会决定不在有线电视行业延续普通承运人规则,2005年在电缆和电信公司大量的游说后,委员会不再在DSL服务领域进行线路共享原则。意味着宽带公司之间不能共享宽带基础设施,直接导致了拥有基础设施的提供商成为行业垄断者。行业新进入者通常需要铺设自己的设备。到2005年,网络服务供应商数量锐减到不足2500.

其他国家,如韩国,开放了线路共享原则,要求基础设施向所有竞争者开放。这就意味着一种更加竞争激烈的消费市场。很显然,开放线路共享原则不利于私营企业铺设基础设施。每次一涉及到这个问题宽带公司巨头都会指出这一点。私营企业想要生存就必须要盈利,但是行业内没有什么比垄断更有利可图。

为了确保开放的接入,政府在提供基础设施方面必须起承担更大的责任。道路、桥梁、水坝、下水道、电网和水路的建设也是如此。事实上,开放的公共道路系统构成了一个更为开放和竞争的经济。如果每个人都必须付高昂的费用来使用私人道路和桥梁,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抑制城际,洲际以及国际间的贸易。

同样的,网络接入也应该像水电一样成为公共事业。政府提供设施,保证每个人有同等的机会使用网络。政府可以把这项工程承包给康卡斯特,Version,或谷歌这些公司,取决于谁能够以最便宜的价格提供最好的服务。

[-]

根据高盛估计,谷歌光纤速度的光缆在全国铺设的成本为1400亿美元。听上去数目很大,但是和其他大规模的政府投资相比,其实不然。2008年银行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成本是7000亿美元,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的花费至少为4万亿美元。随着政府借贷利率接近史上最低点,政府此时的投资成本是最低的。

此类投资带来的经济增长是巨大的。就像原来的洲际高速公路带来的影响一样,除了构造网络带来的额外的工作机会,企业也能够利用宽带产生一系列的服务和创新。

原宽带革命带来的通信技术的突破,如Skype和谷歌的视频会议,远程办公,在线互动游戏,以及云计算技术等等。我们不知道下一代光纤链接能带来怎样的创新,但是一定是非常重要。至少我们能看到更多的是身临其境的网络虚拟于现实环境的交互,如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医疗监控设备,垃圾管理系统和下一代远程办公和在线协作工具。

时间能够证明一切,就算美国不领导此次的创新,其他国家也会花重金铺设基础设施来实现这次变革。

本文译自 The Week,由译者 Sprit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