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12 , 20:59

地球的未来生命,是会□□的机器人?

如果说自我繁殖的机器将是人类进化的下一阶段,我们应该开始担忧了吗?

[-]
(一位艺术家对自我繁殖纳米机器人的幻想)

当笛卡尔在瑞典作为年轻的女王克里斯蒂娜的老师的时候,女王大人曾经问过他,对于人体有什么看法。当时笛卡尔回答说,人体可以被看作是一台机器。女王笑了笑,指着墙上的挂钟说,你看那钟,它会产仔么?
也许在十七世纪这只是个玩笑,但是现在的科学家普遍认为,机器人的自我复制和进化的年代已经来临。

这个概念并不是新鲜提出来的,1964年斯坦尼斯拉夫·莱姆在他的小说“无敌”中就写道:在一个遥远的星球上,探险飞船找到了一个由机器数万年自我复制精华产生的高级生命体。

事实上,自我复制的机器这一概念有一个更久远更细致入微的过去,它最早被间接的提出实在1802年,威廉·佩里在指定生产其他机器的机器时就有了这一说法。

在他的书“自然神学”中,佩里提出了著名的“钟表匠类比”,他认为像钟表这样复杂的东西之所以得以存在是因为有钟表匠,所以比钟表复杂的人们也必须有一个更复杂的创造者,所以世间万物需要有一个上帝。有趣的是作者本人承认如果钟表可以自我复制的话他的论点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了。而这个理论很快在接下来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的浪潮中消失了。

自我复制的机器的理论上实际上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了。1949年,约翰·冯·诺依曼提出了一台机器如何能够自我复制,他将其称为“万能构造机”一台机器有一个活性的建造部分和一个建造的参照。这意味着用于复制的介质在同一时间也是执行复制指令的介质。冯·诺依曼最大的创意在于允许了开放式的复杂度,换句话说错误是被允许的,这也就开启了非生物自我复制并且进化的可能性。这一点和我们DNA双螺旋在复制时出错造成变异是一样的,正是这种变异促成了进化的发生。随着时间的演变,这种代码就成了被称为“细胞自动机”的数字实体。

回到我们最关心的问题上来,最终这种自我复制的机器是是否会发展出人工智能并进化出自我学习的能力? 这个问题取决于机器人是否可以在没有人工设计的情况下进化出满足“大脑”功能的结构。

而这种事情实际上已经发生了。(谷歌嗯……)机器人的自主学习已经存在了许多年,最新的算法可以结合计算机功耗和互联网来进行数据分析。这也就意味着人工智能有了能力理解海量的信息,了解他们的相关性并且构建出一幅“全局图”。这样机器人能够通过相互交流来自行设置目标和行动方案。这样的技术已经出现在了军用无人机上。

而微观的纳米机器人技术又是另一番景象,分子级别的微型机器人能在几乎任何地方取材复制自身并且聚集到一起形成超级智能有机体。当然这只是小说里的内容。不过未来的人工智能也许既是硅基又是碳基,数字大脑指挥复杂的分子在纳米水平上进行繁殖。或许未来的战争将是在有性繁殖的人类和自我复制的机器人甚至混合品种之间展开。

如果哪将是未来,那我们不得不重新拜读佩里的自然神学,并且意识到神创论并不靠谱,我们必须要注意我们的技术可能造成的后果。和自然进化不同的是,机器人进化中智能将成为指导力量,大脑会比身体先到达更高的层次。无论它会发生与否,我们都不希望终结者电影里的末日降临在世界上。

本文译自 Telegraph,由译者 ST岸天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