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06 , 08:00

科学家从西伯利亚冻土中复活了3万年前的巨病毒

如同一部低成本科幻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科学家们将封存在西伯利亚永冻土中长达3万年之久的巨大病毒复活了。这种病毒仍然有传染性,幸运的是它的目标只是阿米巴变形虫。对人类无害。不过,研究者们认为随着地球永冻土的融化,一些古老的病毒可能会从冻土中复活,从而威胁人类健康。

[-]

最新解冻的这种病毒体长1.5微米,堪比一种微小细菌,是迄今发现的最大的病毒。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Jean-Michel Claverie 和Chantal Abergel夫妇领导了这项研究工作,他们受到希腊语“pithos”(指的是古希腊人用来存酒和食物的大口陶瓷坛)的启发,将此病毒命名为“Pithovirus sibericum”(西伯利亚陶罐病毒)。Claverie 说:“我们是法国人,所以这个故事里不能没有葡萄酒。”该研究结果已经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刊登。

[-]

Claverie 和 Abergel曾经为发现所谓的巨病毒做出过贡献,比如2003年首次发现的当时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病毒的Mimivirus,还有去年的Pandoraviruses(潘多拉病毒)。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病毒学家Curtis Suttle 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他赞道:“这对夫妇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巨病毒中存在的巨大多样性。”

两年前,Claverie和Abergel了解到俄国科学家曾从被西伯利亚冻土埋藏3万年的水果中复活了一种古老病毒。Claverie 说:“如果复活植物是可能的,那么复活一种病毒也是可能的。”在由俄罗斯科学团队提供的永冻土样品中,他们使用阿米巴变形虫作诱饵来寻找病毒,因为阿米巴虫是这种病毒最常见的宿主。最后,阿米巴虫死了,研究人员也在其体内发现了巨病毒粒子。

在显微镜下,这种巨病毒看起来和潘朵拉病毒非常相似,但仅仅是外形相似而已,Abergel称“它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巨病毒。”

大多数病毒是通过感染侵占宿主的细胞核来完成复制的,但此种病毒却是通过在宿主的细胞质中建立复制“工厂”实现病毒复制的,它的蛋白质表达只有1/3跟其他病毒相似。令研究组惊讶的是,虽然它的体型尺寸比潘多拉等其他病毒更大,但它的基因组却比它们小得多。

Claverie 说:“在它巨大的体形里基本是空的,我们以为是这种病毒尽可能把自己的DNA紧紧压缩了,但其实任何一种噬菌体(感染细菌的病毒)DNA的紧密度大约都是它的150倍。所以我们就搞不懂了。”

尽管巨病毒一般只侵害阿米巴虫,但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Christelle Desnues去年发现另一种叫马赛病毒的巨病毒感染了一名11个月大的男孩。他因为淋巴结发炎而住进医院,结果Desnues团队在他的血液中找到了马赛病毒的痕迹,这种病毒就隐藏在其中一个淋巴结结点中。

Claverie 和 Abergel担心,随着北极区矿业、钻井作业的发展以及全球气候变暖,很多仍具有传染能力的古老病毒会从冻土中解冻复活并威胁人类健康。

但是Curtis Suttle却指出,人类每天吸入的病毒成千上万,在海水中游泳的时候吞下的病毒更是不可胜数。这种认为冰层解冻会释放有害病毒并广泛传播影响人类健康的言论“缺乏科学理性,危言耸听。”他说,“我更关心的是因海平面上升亿万人被迫搬迁的问题。”

本文译自 nature.com,由译者 panpa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百度词条:巨病毒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