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03 , 10:00

Quora精选:体育史上最大造假事件

Alex Suchman, 已经过气的前高校田径名教练 (422票)

史上最恶劣的造假案例是发生在1993年的中国全国田径锦标赛。

首先,我们来补充一些职业田径领域的常识。 所有高水平的职业田径选手,都是经过长期专业训练的精英份子。在现代田径运动中,不会突然出现开了挂逆了天的家伙,或是单凭地狱苦练就能登上巅峰。也就是说,田径世界纪录的刷新是平稳渐进的,顶级运动员以往的成绩发挥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优秀的田径选手,在同一个时期内,只会专注于一个,少数会跨两个项目。原因有两个。最主要的是每一个运动员适合跑什么项目是天生的。在体能和肌肉素质以及身材上的差异,给了每个运动员细小的,但是在某些个距离和步伐上巨大的优势。一些田径运动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参加更长距离的比赛(年龄增长损失了速度,但是提高了耐力)。但是极少见到有哪个运动员在一个比赛中,同时参加两个长度差距悬殊的项目。第二个原因,专业的训练是针对具体项目的高强度,系统化的训练。1500米和 10,000 的选手所接受的训练,和其具备的生理特点是非常类似的,但那一点点差别,在允许犯错的空间很小很小的的竞技体育中,就变得非常重要的。当运动员想跑多个项目时,他/她的目的是当然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奖牌,那么运动员就会选择尽量接近的项目跑。(比如在2012年奥运会上,英国运动员 Mo Farah 摘得了 5千米和 1万米两块金牌。)

在中-长跑项目中(800米以上),要独自一人以冠军的步伐和速度跑完全程(计时赛中)是个巨大是心理考验,必定会影响发挥。因此,向拼世界冠军的比赛中,队员陪跑是一个几乎必会采取的战术。陪跑的任务,就是先领着主跑,以一定的步伐,熬过50%~70%的赛程,最后陪跑们退出竞争,让主跑发飙去。

因为比赛中当领跑的代价很大,所以很少有破纪录的成绩是在预选赛(资格赛)中爆出来的。所有在比赛中一马当先的选手,基本上都是领跑,他们把能量贡献给保护自己的队友上,在冲刺的前一刻,只会留下自己祝福的目光淡出比赛。那些没有执行这种战略的比赛,一般是没什么难度的资格赛(以高手的标准来看),选手的真正实力只会在最后一轮比赛中展现。

所以,总结来说:

1. 世界纪录不会凭空出现。
2. 顶级选手会谨慎选择1~2个合适的项目参加。
3. 中长跑的世界纪录的诞生,基本上都有陪跑-主跑的战术安排。
4. 资格赛中不太会出现破纪录的事情(哪怕是个人最好成绩)。

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

1993年8月,由教练马俊仁率领的一群中国姑娘在德国斯图加特,统治了整个世界田径大奖赛女子中长跑赛场。包揽3000米项目的全部奖牌、10,000米金银牌、1500米金牌。除此以外,马俊仁教练的残酷训练方式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马教练还坚称运动员服用中华鳖精和冬虫夏草帮助运动员提高了成绩。

9月份,中国田径锦标赛举行。毫无意外的,马家军的姑娘们称霸赛场。但是,问题就出在她们在这次国内比赛上那惊天动地的比赛成绩上。

10,000 米

第一个项目就创造了田径史上最彪悍的成绩。世界记录(30分13秒74)保持着王军霞以让人瞠目结舌的29分31秒的成绩撕碎了自己的世界纪录。跟让人称奇的是她在最后的5000米用了14分26秒,和最后的3000米用了 8分17秒。而当时同等距离赛事的世界纪录分别是14分37秒,和8分22秒!同学们可以自己体会一下跑一次破三个项目的世界纪录的感觉(当然这种把破纪录当玩一样的方式是不会被官方承认的)。

1500 米

3天以后是1500米比赛,王军霞再次打破世界纪录(3分51秒92,破了3分52秒47的世界纪录),但是这个成绩还没能让王姑娘拿到冠军,这次比赛冠军曲云霞的成绩是 3分50秒46。

3000米

接着是3000米资格赛。在第一轮中,张林丽(8分22秒06)和张丽荣(8分22秒44)双双战翻了之前的世界纪录(8分22秒62)。如果这样就让你震惊,那你就太年轻了——告诉你这一轮冠军王军霞跑出了(8分12秒19),第二名曲云霞,8分12秒27,领先身后那两个世界纪录整整10秒之巨!这让第二天的决赛变成了诸神之战。

3000米决赛 诸神的狂舞

在3000米决赛中,五位世界纪录制造者重演了昨天的疯狂。再次刷新他们之前创造的神迹,王军霞战翻众神的成绩是8分06秒11,曲云霞也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绩。这绝对是人类田径历史上最神奇的比赛。

她们的表现到底是有多牛

这些奇迹中,貌似最「平淡」的是女子1500米,世界纪录只被提高了2秒。曲云霞的这个纪录至今无人能破,王军霞的成绩也排在世界第四。还要提一句的是,1500米世界最好成绩排名中,前20名中有10名来自4年后1997年的中国全运会。如果刨去那些被怀疑服用兴奋剂的选手,自在1993年以来,世界最好成绩是 Maryam Yusuf Jamal 在2006年创造的3分56秒18。要比王军霞和曲云霞的成绩落后整整6秒,且只能排到第24位。

更别提王军霞那个无人类能及的,在破万米世界纪录的同时,还顺手干掉两另外两个项目的世界纪录的骇人纪录。我都没法找出在人类历史上有过类似跑了7000米,后面破个3000米世界纪录的例子来和她做比较。要知道,除了这环套环的世界纪录,在2008年有女人跑进30分之前,就没有女性人类能把和这个成绩的差距缩小到22秒以内的。王军霞的成绩,起码领先了整个世界30~40年,可谓女子中长跑历史上的超载鸡下蛋事件。

给你看看王军霞在女子10,000米历史最好成绩上的地位:

[-]

作为比较,看看同期男子10,000米的成绩:

[-]

女子中长跑项目在近几年普及程度不断提高(包括高手辈出的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这种运动员基数的扩大,更体现了王军霞成绩的神奇之处,20年过去了,其他运动员的成绩,连王军霞的边都没沾上。

另外我要提出的是,王军霞个人第二个最好成绩是 30分49秒30——落后她的世界纪录整整77秒并且只排在世界成绩第99位。王军霞跑了6个10,000的成绩在30分45秒~31分15秒之间,这足以让人产生质疑。

最后,那个3000米的诸神之战。以下是世界排名前13位的成绩单:

[-]

看见了吗,13人里有10人是来自那次比赛,甚至和王军霞比起来(8分06),都没有人能跑进8分15。而最后两次世界年度最好成绩分别是8分46。84,和8分34.47。但是王军霞的成绩已经永远无法撼动,因为女子3000米项目在1996年,已经被5000米取代。

这些成绩不止好的出奇,而且这些选手在此之前都没有大赛露脸的记录。马家军大爆发之前,只在1992年的奥运会上夺得过一枚奖牌(曲云霞1500米铜牌)。然后自1993年开始,她们在世界锦标赛上狂揽1500,3000,10,000 米9枚奖牌中的6枚。上半年就14次打破世界纪录。有一两个神人冒出来也不算太离谱——但是马家军是整个队伍如有神助,所向披靡。

基于以上的数据,我认为马家军的表现已经突破了我最上总结出的全部四条规律。

然后呢?

最让人关心的问题是,这些运动员是否通过了兴奋剂测试。

因为那次比赛并不是IAAF(世界田协)举办的,所以没有兴奋剂测试。基本上,这些女选手很少出国参赛。然而,只要这6名参加过1993年全国田运会的选手出国比赛,就都能通过兴奋剂药检(尿检)。尽管人们对这支神一般的队伍的成绩的合法性存疑(Lance Armstrong 也曾一直是药检合格),但药检结果显示她们没有作弊。

怀疑,更源自于那场比赛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也没有外国记者在场。而且那个体育场在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时候被夷为平地。

1995年,包括王军霞在内的6名弟子宣布离开马俊仁团队,并指责马俊仁霸占了全部奖金(包括三台奔驰车!),以及虐待运动员。王军霞在1996年奥运会上夺得了女子5000米冠军。但这也无法支持她在1993年的表现,看看她在1996年的成绩:14分59秒88,并且有一个个人最好成绩 14分51秒87,这要比她创造10,000米的世界纪录的那次的前5000米还慢(14分26秒)注1

然而在2000年,7名正筹备参加2000年奥运会的马家军弟子在药检(血检)中查出服用了EPO(促红细胞生成素)。而悉尼奥运会是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采用血检注2

真相?

很不幸,此时我们只能暂时放弃对真相的追究,做一些推测。一下是体育界对1993年那次诸神之战的推测。

兴奋剂

现在主流的质疑观点是马俊仁的弟子们大量使用了兴奋剂。而且有大量证据支持这个观点。兴奋剂能解释为什么这些运动员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能把成绩提高到……那种水平。缺乏药检程序让运动员可以在比赛中大量使用兴奋剂。你看,只要血检一上,马俊仁立使用EPO的行为立刻败露,所以很难确定他使用EPO已经有多长时间了。马俊仁对运动员的绝对控制,可能让运动员连自己用的是什么药物都不知道。

【此处删去缺乏证据支持的内容70字】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在1993年那次比赛中,只有女子项目获得了摧枯拉朽般的成绩,但是相比起来,男子项目却罕有建树,连一项亚洲纪录也没有。因为服用兴奋剂在当时对提高男子项目成绩的帮助很小(最常见的就是使用□□激素使得女性运动员接近男运动员的身体状态)。这能合理解释马家军弟子们个人成绩落差的悬殊。

当然,以上都是间接证据,但是俗话说得好:见狼烟处必有烽火。

不过我们也得承认,兴奋剂并不是这件事的决定性因素,因为所有田径运动员(包括西方运动员)多多少少都有过大量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王军霞的成绩呢,更别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出现过像马家军这样大军团式的冠军选手呢?如果兴奋剂是众所周知的因素,那么马俊仁或许还掌握了什么为他人所不知的秘密武器。

跑道短斤缺两

另一个不太主流的观点是,他们跑的赛道长度不对。所有顶级体育场主跑道两侧都会额外还有一圈,方便粉刷主赛道用的,所以这条最内侧的跑道编号是 0。这条「短道」只有392米长。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些选手在别的地方无法跑出这样的成绩。也能解释为什么既没有任何影像资料留存,也没有任何西方记者在场。同样,在1997年的全运会,在另外一个体育场举行。同样出现了一条「跑两步就完了」的1500比赛赛道。看上去是主办者有意安排了错误的赛道。不过这些纯粹都是猜测,而且这无法解释为什么男子比赛成绩如此平淡。

坏掉的计时器

这个说法和跑道坏掉了类似,而且更不靠谱些。同样无法解释男子比赛的正常情况。而且赛事的计时不是由官方负责,而是欧米茄,考虑到世界范围内的商誉,欧米茄是万不敢在本业上有任何闪失。我还听说过更多的类似的揣测,但我不会接受这些看法。

人为篡改成绩

有人称,裁判人为篡改了比赛成绩。我不知道他们的比赛制度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因为比赛不是由IAAF组织的,透明性存疑。但对于这种说法,我还是要提出为什么他们连着男子比赛的成绩一起改了。

无论你们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我认为这件事里很明显存在有重大的犯罪行为。在任何合法的赛事中,都不可能出现这种「神一般的表演」。但是,我还是没能回答题主的问题:究竟谁才是世界竞技体育运动史上最大的骗子?

[-]

谁应该负责?

抱歉,我们不知道答案。而且将来也不会知道1993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马俊仁教练面对质疑,显得风轻云淡。要么他只是一个傀儡,要么他就是体育史上最大的骗子。而且如果运动员知道自己用的药物是什么,她们也要负有重大责任。2012年,王军霞登上IAAF名人堂。如果没有1993年那次成绩,她或许只是维基百科上,关于田径的一个条目而已。那些帮助实行作弊行为的体育官员也是从犯。这些人我们也无法知晓。但是他们创造了一份卑劣的永远无法抹去的世界纪录,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做到了。


【注1】: 如果这都没能让你一脸扭曲,好吧。我希望你能做这样一个实验。用你最快的速度跑上一英里,记下这个速度。一个礼拜以后,先跑一个比上一次慢一分钟的一英里,然后再以你上次的速度跑完第二个英里。你稍微一想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注2】: 讲一点兴奋剂检查的小历史:早期的EPO检测是基于检查你的血红素是不是远远高于正常人能达到的最大值。换句话说,只要你控制的好,别太离谱就不会被抓到。问题是马俊仁竟然被抓到了,说明他们滥用EPO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Juni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