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3.01 , 00:08

生存实验:这个家伙靠吃披萨过了25年

[-]

我(原文作者)的朋友Dan是一个仅靠吃披萨存活的人。都说变化是生活的调味料,但对于来自马里兰今年38岁的木工——Dan来说,牛至是他唯一需要的调料,因为他的食物只有披萨而已。下次如果再有人向你说教,奉劝你要多吃蔬菜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摆出Dan的例子。

事实上每个认识Dan的人都很疑惑这家伙怎么还能活在这世上。除了他那让人震惊的食谱外,Dan还患有糖尿病并经常会出现低血糖的现象。所以当他的血糖值低过危险区,你可能就会看到他只穿内裤昏迷在厨房,冷冻食品散落一地的现象。最特殊的一次经历还数某次他买了辆新车却在开回家的途中昏了过去。但除了这事外,他的怪癖并没有为他的生活带来其他困扰。所以近日我找到了Dan,决定好好聊聊他靠披萨为生的“心路历程”。

Q:听说你被封为“披萨之王”,能说说你是怎么得到这头衔的吗?
Dan:在过去的25年里,我只吃披萨不吃别的。我不是每天只吃一块披萨,我一般能吃下一整块14寸的大披萨,但我只吃奶酪味。而且我完全吃不腻。每当我吃到不同店的披萨时,我都能感觉像在吃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食物一样新鲜。

Q:你比较钟爱的店是哪家?
Dan:我最爱的是纽约北部的Pontillo's(罗切斯特的一家披萨连锁店)。不过我已经超过10年没吃过这家店的披萨了,所以我不能保证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好吃。但就我曾经品尝过的经历来说,真的是我吃过最好的披萨。

Q:你为什么不吃其他食物?
Dan:我15,6岁的时候跟一般美国人一样吃着平常的食物,但后来我基于道德观念决定做一个素食主义者。其实我直到现在都还很想念肉的味道,可惜我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信仰。说实话23年前的我还是个讨厌蔬菜的少年啊。

Q:你现在的饮食习惯会加重你的糖尿病吗?
Dan:当我第一次被查出患有糖尿病的时候,我的医生告诉我:“你必须去找个营养师来调节你的饮食,你现在的饮食习惯太糟糕了。”所以我只好照做,但我感觉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当时营养师开了个单子给我,里面有一堆要我做的事,还说:“噢,你是个素食主义者,所以你得试试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可是我明显没办法照做啊,我就是爱披萨。而且除了第一个医生外,其他医生都没有对我的“食谱”提出反对意见,他们都说:“你的胆固醇指标正常,你还是挺健康的,所以继续按自己的喜好做吧。”说实话我周围并没有哪个人真正的担心过我,除了我的未婚妻。最后在她的建议和支持下,我还是找到了一个理疗师来治疗我的偏食症,我们一同努力寻找我饮食习惯变得如此单一的原因。不过我真的想告诉大家,你们应该认为我是个极度不健康的胖子,但其实正相反,我身材苗条而且充满能量。

Q:能告诉我们,你的理疗师为你治疗的内容?
Dan:他们先是帮助我挖掘出一些我一直都懂但却没意识到其重要性的事。好比我4,5岁的时候,我家住在卡罗莱纳州北部的郊区。当时我父母把我寄养在Stanfill夫人的家里,而她每天都给我们做不伦瑞克炖肉,这可不是一般5岁小孩会被喂食的东西。所以那时候我们每天吃的无非就是鸡肉、猪肉、兔肉、牛肉加上一些豆子、玉米、土豆、西红柿什么的。每次我不想吃企图逃跑都会被Stanfill夫人抓回来,我忘记她会不会打我,只记得她会因为我不吃饭而把我关进厨子里。然后我每次只好坐在那里嚎啕大哭上几个小时直到妈妈来接我回家。

Q:你是不是还提过一个关于你姐姐的故事?
Dan:我5岁的时候,我姐姐给我吃了一些蘑菇。结果这些蘑菇有毒,所以我被紧急送往医院。人们不停地给我喂可乐和糖浆直到我把蘑菇吐出来,结果导致我一整晚都一直不停地呕吐,好在之后我就恢复了健康。

Q:噢,这听起来真糟糕。现在有这么多的披萨连锁店,哪家是你最喜欢的呢?
Dan:我不得不说这些店做的都不好,但我还是挺常去的。因为披萨就像□□——就算质量不高,我还是需要它。

Q:所以你会尝试自己做披萨吗?
Dan:哎,算了吧。我完全不懂烹饪。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财力来做一道食物,结果你一吃掉就没了,你难道不觉得有种淡淡的忧伤吗?

Q:有没有哪种食物可能会使你“变心”呢?
Dan:我应该永远不会放弃对披萨的爱。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和一般人一样去那种没有贩卖披萨的餐厅自由地点餐。我的未婚妻也是个素食主义者,所以如果我能吃其他食物,我就可以和她一起去一些更棒的餐厅了,但现在因为我对披萨的执着导致我们的选择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可与此同时,我还是不想放弃只吃披萨的喜好。我不想成为什么美食家或坚持所谓健康饮食的人,这简直是这个自恋的社会愚蠢的产物。那些秉持这些理念的人挑剔的饮食习惯简直让人无语。我就喜欢加工的食品,就喜欢防腐剂和披萨。事实上我的父亲也同我有一样的想法,他在心脏搭桥手术一周后就外出吃了顿牛排大餐。

Q:既然你已经去看理疗师了,你是不是慢慢开始能吃别的食物了?
Dan:当然没有(笑)。事实上,我同意去看理疗师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她人在城里,所以每次去治疗后我都可以顺便去Joe Squared吃披萨。

本文译自 VICE,由译者 lu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