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23 , 18:45

无厘头研究:镜中的可悲生物

[-]

乔治华盛顿大学生物学教授Randall Palinack本周发表了一篇新研究,研究对象是他家厕所镜子里的一只可悲生物——他在一个星期一的早上对这可悲的家伙进行了5分钟的观察。他得出结果:“可怜虫,完完全全的可怜虫。”

根据之前的研究发现,Palinack教授的研究详细阐述了这只两足行走弱逼的解剖学特征:注意到这只生物的发际线正在后退、肚腹胀大、双下巴,面部特征显示这只生物相当受雌性配偶厌恶。

“我注意到这只哺乳动物由于久坐,身体呈梨形、眼镜眼睛充血、皮肤油腻。肌肉持续萎缩,皮下脂肪堆积越来越多,”这位48岁的科学家说,“我还注意到这只生物有运动困难,和同龄人社交也有问题,哪怕是最要好的朋友。”

“要我说,这是生物是极好的研究对象。”Palinack说,“与其他雄性同种相比,这只生物相当萎靡。”

Palinack对镜中生物进行了更近距离的观察,在该生物的面部和脖颈部发现了20多个脓包、结痂和凹坑。对于这些他解释说这只生物在青春期的不受控行为导致的(小编:□?)。Palinack将视角旋转180°,发现了身后是这只可悲生物的住所——一间小套一,对任何人解释这里为什么会这么脏,或者解释莫名其妙的味道,都是一种耻辱。

Palinack对可悲生物无精打采的原因进行了推测,认为是吃了过量加工食品,这些食品缺乏营养,加上每天静坐在桌子前,为了在竞争残酷的学术环境中存活下来拼命工作,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鉴于上述证据,我可以推测出这个样本在种群中奄奄一息,是动物王国的渣滓,统计数据清楚表明这生物连生殖都成问题。”这名资深讲师为大家指出从这只生物鼻孔和耳腔朝外突出的几束毛发,他说:“很明显自然的老化过程在在它身上速度更快,这是许多环境因素造成的结果,包括社交隔离、事业失败、Karen离开后的□□受挫,患有严重抑郁。”

“怎么会,Randall” Randall自言自语到,“妈的太他妈扯了!”

Palinack说研究结果和其他正在进行的研究结果相符,所有研究结果都显示这个多细胞生物完全不受女性注意。和以往一样,这只生物在吸引配偶上输给了更主动、性能力更强的其他单身男性,比如Tim,比如在校队打水上排球的葡萄牙博士后。

这名科学家注意到虽然这个可悲生物在进化树形图上的亲缘同类都成了人上人、拿着高薪坐着私营企业管理者职位,这只可怜生物却只能靠着研究院的微薄工资度日,虽然在系中这生物的辈分算很高的。

“虽然这生物面部表情和面部肌肉像死了一样,眼镜也像死了一样,它还是,以不可能的方式,活着,”Palinack表示自己很确定这点,虽然生物没有呈现出突出的生命特征。Palinack认真思考了这点,认为这只生物如果丢掉经费支持,如果拿不到研究资助,真的活不下去。他说:“很明显这只适应力相当弱的生物能够存活到今天,完全是进化的侥幸。这是一种人类的稀有亚种,对社会几乎没有贡献。”

研究最后总结这只生物不太可能把自己的无用DNA传播出去,因为在今年2月14号的晚上它就应该绝种了。

本文译自 theonion,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