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23 , 11:58
51

一个性上瘾者的自述

我(原文作者)叫Danny James,今年31岁,目前我正在康复中。在我20出头的一段时间中,我对色情和毒品越来越痴迷,我因此还差点送了命。

[-]

我对两种东西痴迷:色情和可卡因。我最渴望的也是色情和可卡因。事实上缺少其中任意一样,另一样都会显得美中不足。用简单一点的话说就是“我每天晚 上都要爱爱和吸食可卡因”一直以来,我对性的渴求都是很健康的。我在13岁的时候破了处,但是我很快就注意到,我的性本能和我的朋友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只 不过不同的是我的性本能要比他们强烈的多。我似乎比别人更喜欢性。在我青少年的时候我开始浅尝毒品,但是真正接触毒品是在我20出头的时候。然后我就在 “黑泳池工作室”当一名纹身画师,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吸食可卡因并且逐渐失去控制。

事情变得凌乱不堪。可乐和性触动着我的大脑。我发现“可卡因和性”能使我变得紧张和愉悦,但是同时它还伴随有副作用,“可卡因和性”会消磨我的满足感。 我变得更加饥渴并且发现没有可卡因的性简直不能忍受。我越对可卡因饥渴我就对性越饥渴,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一个瘾依赖着另一个瘾,不过现在这两个瘾哪个都 不能使我快乐。

在“黑泳池”,纹身画家的待遇就像摇滚明星一样好并且我也赚了许多钱。很普通的一天我就能赚6000元,但是经常有人给我小费,如果我的客户是一名 足球运动员,那样的话我一天就能赚12000元。我不用花钱就能进俱乐部因为我的纹身几乎和酒保一样。多年以来我一直活在疯狂的梦中。它确实够疯狂。我一 天花5000-6000块钱在毒品,酒宴和女人上。我真的不怕花钱因为我需要它们。

我和女生爱爱完之后,马上又想和她爱爱一次。我的大脑强迫我这么做。它永无止境当然也不会满足。其实人们对性上瘾误解还是很大的,因为在男人看来这 听起来是个好事。相信我,这并不是。什么东西持续太久都不好。每次的可卡因和性高潮都会导致我渴求更多的可卡因和更爽快的性高潮。就好比多比诺骨牌一样,做了 一件事就会引发一连串的事发生。无法获得满足感始终在纠缠着我,从来都不离开我。和你做爱的人渐渐变得不重要。你让自己过于饥渴其结果就是你变的不再考虑 他人的感受。你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我不是一位会搭讪的商人并且我也不好斗,也没有什么坏心眼。我只是享受和女人在一起并且她们看起来也熟悉这些业务。我从不上网约会也不用Myspace,就达到我的目的来说它们显然来的太慢了。我想我也许就适合这些。记住发生了什么真的很难,而且它看起来实在是难以琢磨。

然后我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我恋爱了。

Joanne知道我过去的事,但是她并不知道此时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我对此真是无能为力。我继续放纵自己,结果差点因此送了命。

在2004年的时候,Joanne怀孕了,我们决定要把这个婴儿生下来。这个婴儿就是我的女儿Freyja,她是我的全部。只有在她面前我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但是我对性和毒品的上瘾意味着我不能处理好这份感情。我的恶习变得更加严重而且我还有来自孩子的压力。

我一直满心负罪的躺着。我的4个手机一直在做响并且伴随来信时的震动。我经常出去到商店里接电话。有时候我会和三四个女生一起去。我的生活看起来就 像一场噩梦,并且伴有不可避免的困难发生,有的时候女生的男朋友会看到我们在会面,有一次我被一个想踢我头的人跟踪了,幸好我是和一大堆人在一起的,他才 没有得逞。

Joanne的朋友开始向她诉说我做了什么,我整天无所事事继续躺着。

虽然我很有负罪感毕竟我伤害了Joanne伤害了自己,但是我根本停不下来。事情在2007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状况。当一个毒贩建议你不要放纵自己 的时候,那你确实真的做过了。我一团乱麻。我在那些天沉迷于安非他明,我正慢慢丧失对可卡因的兴趣。在过去我是学校足球队和板球队的队长并且一直出没于健 身房。但是现在我已堕落。我感觉我慢慢沉入大海没人看得见我在求救。

我曾两次试图自杀。有一次我拿一把小刀准备割破我的喉咙,不过在刀刚进入我的皮肤的时候一个朋友把我的刀缴走。另一次我准备跳火车,就在这时Joanne打来电话,这救了我一命。在我生死的一线间的时候是我女儿救了我,她的声音仿佛停止了时间。

在2008年的一天晚上这场噩梦终于结束了,那年我25,在曼彻斯特的宾馆里我和两个女生呆了两三天。那个时候我因毒品负债累累,当毒品用光了的时 候,我就回了家,千疮百孔。Joanne很痛苦,我失去了所有对我来说珍贵的东西,包括Joanne,之后我搬回去和父母一起住。

2008晚些时候,我联系到了Steve Pope,他是我朋友的朋友同时他还是一名专门给名人治疗上瘾的治疗师。经过14个月的治疗,我遗弃了性和毒品,从新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对于我来说康复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离开“黑泳池”。我从来也不知道是否会碰到原来的老朋友。我的生活还要继续,我必须得和过去许多老朋友断绝联系。他们之中还有继续吸毒的人,想想他们我就心痛。不过我现在有了新的朋友,还有我的女儿他趋使我前进。

我还在恢复当中但是我能自我控制。我在利物浦开了一家纹身房现在的生活变得轻松多了。我戒毒已经4年了并且我期望着和某人开始一段感情。现在我吸食可卡因也比原来少很多,虽然这已经很好的了,但是我还希望它能更好。至于女人嘛,我现在也不再滥情,我感到很高兴。

本文译自 Telegraph,由译者 仙剑守望者3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83)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逍遥阁主
    @4 years ago
    2345960

    我的性也强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