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22 , 12:03

上辈人的营养水平能改变下一代基因吗

[-]

越来越多的柬埔寨年轻人患上了糖尿病,这是很难以置信的事情。内分泌学家Lim Keuky告诉PRI:“你在每个村子里都会看到这种现象,我跟一些发达国家的人说这个事,他们都不相信,但这却是真的。”

很多柬埔寨人在30岁左右就患上了糖尿病,在美国患糖尿病的平均年龄是54岁。当然现在的柬埔寨人比过去吃的多运动的少。但这不足以解释他们如此高的糖尿病患病率,其中肯定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最新的这一代糖尿病患者是在红色高棉政权期间出生的,即1975—1979年之间。科学家们认为他们母亲在怀孕时经受的饥饿为他们日后患糖尿病埋下了伏笔,除此之外科学们还认为也可能是后天因素造成的。母亲遭受饥饿很可能会使遗传给胎儿的DNA发生改变。

荷兰科学家Rebecca Painter在PRI上所说的故事似乎在暗示着表观遗传学是造成柬埔寨人过高糖尿病率的原因,动物研究出现了令人更加担忧的可能,Painter说:“这会在好几代人身上产生影响。”

科学真的很有趣。表观遗传学在过去十年里才得到关注,研究它的人并不多。红色高棉一代会是新的案例吗?如果是的话,这就意味着柬埔寨的医生不仅仅要注意这一代人的健康问题还要注意下一代人。

“表观遗传学”是指DNA序列不被改变但基因表达却发生了变化。例如一些小的化学基团添加到了基因上,先前的研究表明饥饿能使基因的表观遗传发生变化。

生物学家最初认为,无论人们生活的外界环境多么糟糕,遗传给下一代的DNA是不会发生改变的。但是最近,科学家们发现表观遗传的可继承性,就像DNA。这就意味着那些在1970年代出生的人他们的下一代的健康可能会受到影响。

Painter例举了表观遗传学的经典案例——荷兰的饥饿冬天。在荷兰饥饿的冬天里,纳粹禁止食品进入荷兰西部。荷兰人经历了极度的饥饿。之后科学家发现在那段时间里出生的婴儿比之前或之后出生的婴儿个头都小,他们的孩子个头也小。纳粹在两代荷兰人身上留下了印记。
PRI没有提到医生是否在红色高棉政权时期注意到儿童的健康问题。但这应该要获得人们的关注,包括柬埔寨的医生和全世界的科学家,也许会有相同的案例出现。

本文译自 Popular Science,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