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20 , 11:42

不是玩笑:失控的哭笑

某海军飞行学员正在进行编队飞行——飞行中的飞行员任何时刻心理压力都很大,尤其是要满足飞行要求——突然,这名学员开始大笑。歇斯底里地狂笑,甚至威胁到了飞行任务的安全。

这不是这位男士第一次在不正常的时间失控大笑,有时候这位年轻的飞行员经常在半夜笑醒,而周围的同伴都在沉沉入睡。

这名飞行员的入伍档案显示他并没有其他症状,经检查这名飞行员患有一种很罕见的痴笑发作病。而耻笑痴笑发作最显著的并发症就是不受控制地大笑。

哭也好,笑也好,只要时机不对,或者场合错误——比如演讲半途大哭,或者在葬礼上大笑——都会造成尴尬。

导致失控大笑的原因有很多种,例如葛雷克氏症、中风、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症,其他对脑部造成损伤或破坏大脑掌管交流区域的损伤都会导致失控大笑。病理学上对不受控制的哭或笑有专门的定义,叫做“非自主情绪表达障碍”,克利夫兰医院的研究人员正在测试一种新型疗法:右美沙芬(镇咳药)和低剂量的奎宁定(心律不齐药)搭配使用,帮助控制患者的这种不自主的情绪表达。

但是,“非自主情绪表达障碍”这个词本身就有错误。实际上,真心的笑和绝大多数情况下的哭都是不受控制的,《笑声:科学调查》一书的作者Robert Provine说。

“所有的笑都是不受意识控制的,”他说,“人可以选择说话的语气但是无法控制笑声。”

在书中,Provine提到了1962年发生在坦噶尼喀(现在的坦桑尼亚)的神奇故事。学校中有些女生开始大笑,其他女生看到了也跟着大笑。随后整个学校开始失控大笑。以至于学校不得不让学生们回家。这种不受控制的笑大概持续了六个月之久。

[-]

有些人脑部受损,或者神经受损,虽然他们对快乐和悲伤没有特别明显的感觉,但是也会发笑或痛哭,这样的病例一位经验丰富的神经学医生就可以指出病因。但是要解释为什么健康人也会失控大笑或者流泪,难度要比前者大。

斯坦福大学神经学博士Josef Parvizi就在研究病理学笑症或哭症,他也认为爆发的不受控大笑或大哭并非人们能够完全控制得住的,无论你怎么想努力控制也没有办法。

人类的大脑的各部分结构的互相连接不是固定不动的,这是几百万年的进化结果,Parvizi说。人类能像计算机编程一样控制自己的想法已经过时。

哭和笑取决于大脑各个区域的灵活合作,而有些结构是人类的先祖就拥有的。人们自己通常不会注意到这种合作关系,就像大脑命令心脏跳动。当神经交流混乱会造成心脏瞬间颤动,大脑某些区域也会控制人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哭笑。

神经科学家发现刺激丘脑底核会导致哭反应。科学家用电刺激前区扣带皮质区,人就会笑。

大多数笑声的原因不是听到玩笑,Provine说,“大多数笑声是植入大脑的社交反应。看大猩猩摔跤,人们会笑。看老鼠挠头我们也会笑。”

幽默实际上是很神秘的现象,至少从幽默作用大脑的方式上来看。虽然看闹剧听笑话的时候可以笑,但是绝对不能在葬礼上发笑。一种情况是被大众接受的笑,另外一种则不被接受。但是这两种情况都能激发笑的反应,而完全不受我们控制。

那么如何才能避免在不合适的场合笑出来呢?比如在宣读朱迪姨妈的悼词环节……Parvizi给出了建议:最好向大家坦白你的这个毛病。

本文译自 nbcnews,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